阅读全文

她明白宋之凛的办法可能是自己离开皇宫,离开封诏绫的唯一机会。

如果拒绝,那她这辈子都会在这暗无天日的宫墙里,和封诏绫纠缠,互相折磨……

真的要走吗?

柳若水有些迷茫。

这时,渐渐黑下来的天幕中,突然出现几道火光。

紧接着,只听‘咣’的一声,长安宫的宫门被大力踹开。

封诏绫走了进来。

他没看柳若水,直接吩咐:“所有宫人都换掉,贴身伺候太后的……全部杖毙。”

他话语里的肃杀气息那么重。

柳若水心中一紧,强撑镇定:“封诏绫,你这是什么意思?”

封诏绫凛冽的目光落到她身上,紧接着一步步朝她走来。

这样的威压,让柳若水莫名想起了被灌绝子汤的那日。

她忍不住害怕的后退,到最后退无可退,摔坐在床榻上。

封诏绫堵在她面前,手钳着她下颌:“你不是想逃?怎么不跑?”

他环顾了眼四周,手上更加用力:“想跟着宋之凛跑?朕竟不知你与他这么熟?豁出去这条命也要带你走!”

柳若水脸ʝʂց色一阵煞白,她不知道封诏绫怎么知道的,只是心中的恐慌越来越浓。

“你把宋之凛怎么了?”

“欺君之罪,你说呢?”

欺君,是死罪。

柳若水本就冷透的心像是坠进了冰河。

封诏绫柳若水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封诏绫柳若水在线阅读

是她的错,她不该犹豫,她该直接拒绝宋之凛的!

她不该把一个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柳若水紧紧抓着封诏绫:“放过宋之凛!”

“我没有要和他走,我不会跑,你放过他好不好,我求你!”

她双眼泛红,里面的担心那么明显。

封诏绫看着只觉得刺眼。

可突然他笑了,不达眼底:“放过他?可以,取悦我。”

柳若水只觉得备受屈辱!

但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宋之凛因为自己,失去性命。

柳若水死死攥着手,最后缓缓伸出手,在封诏绫的注视下,一点点解开了他的腰封……

第8章

柳若水的手都在颤抖,却没有一点儿收回的意思。

封诏绫看在眼里,心里无端升起股无名怒火。

他一把抓住柳若水手腕:“为了宋之凛,你就这么豁得出去,什么都能做?!”

柳若水没说话。

只听到头顶封诏绫又问:“你和宋之凛到哪一步了?!他也是你裙下之臣?!”

柳若水心脏像被一把刀捅穿般!

她猛地抬头看向封诏绫,不敢相信这话是他说出来的!

他当自己是什么?!

曾经自己对他那些爱慕依恋,他当真就一点都没看见吗?现在居然质疑她与另一个男人的关系!

柳若水心里像堵着一口淤血,呼吸都带着血腥气。

到最后,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封诏绫,没有回答,没有出声。

这种沉默,让封诏绫心生烦乱!

最后一把拂开柳若水,转身离去。

柳若水不知道封诏绫会不会放过宋之凛。

却清楚,哪怕自己追上去,也未必能改变什么。

她瘫坐在榻上,看着他背影消失……

长安宫外,被杖杀的宫人哀嚎声不断。

柳若水听着,连带着入夜都在耳边萦绕不断。

她无法入睡,也根本不想睡。

一连三天,柳若水的身体也越来越差。

直到这日,沈清棠忽然来了。

她捏着丝帕掩着口鼻,一脸嫌弃:“这长安宫里血腥味可真重,前几日死了不少人吧?”

柳若水却清楚的瞧见她眼中的幸灾乐祸和得意。7

一瞬间,她明白了什么:“是你告诉封诏绫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清棠笑得眉眼弯弯:“是又如何?”

柳若水无法接受:“你知不知道你害得是人命!”

沈清棠不以为然:“那是他们活该,谁让他们跟着你伺候,你又护不住他们。”

“再说你如今是人人喊杀的妖后,谁站在你这边都不会有好下场!”

听着这些话,柳若水没有办法反驳,心脏里却一阵一阵泛着冷意。

妖后,人人喊杀!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喜欢封诏绫,和他纠缠不清吗?!

可她也挣扎过,想逃过,也求过封诏绫,希望他能放自己走!

是他不允!

难道这辈子都要这样下去,不得解脱吗?

柳若水眼底的黯色越来越浓,心里有个念头却越来越清晰……

这时,一道唱鸣声响起:“皇上驾到!”

紧接着就见封诏绫从沈清棠背后缓缓走来。

见到他,沈清棠立刻换上了娇羞的神色:“见过陛下。”

封诏绫也嗓音温润:“阿棠今日怎么在这?”

沈清棠微微一笑,话语也挑不出任何差错:“臣妾来陪太后娘娘说说话,聊聊天。”

封诏绫点了点头:“既然没什么重要的事就先回吧,朕有要事要同母后商议。”

沈清棠的笑容有些凝滞,还想说点什么。

封诏绫身边的太监就已经开了口:“娘娘,这边走。”

沈清棠心有不甘,却又不敢真的违逆封诏绫。

封后大典已过去几日,封诏绫就没来过凤仪宫一次,更是不曾与她亲近过,反而隔三差五的来长安宫,见柳若水……

想到封后大典那日她身上的那些红痕,沈清棠更加妒忌!

但最后只能福了福身,顺着封诏绫的话转身离开。

刹那间,长安宫又安静了下来。

柳若水和封诏绫面对面站着,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曾经他们也有这样对立而站的时候,只是那时柳若水心里都是少女情丝,如今……

物是人非罢了。

她垂了垂眼睫,到底还是先开了口:“你有什么事?”

“你不想知道宋之凛如何了?”

听到宋之凛的名字,柳若水瞳孔一震,难道他还活着?!

她盯着眼前眉眼凛冽的男人,想问的念头打了个转就咽了回去。

无论封诏绫想做什么,自己除了接受,也没有别的选择。

既如此,又何必多问。

柳若水垂下眼睫:“他的生死我管不了。”

“沈清棠已经走了,你该去陪她。”

她说这话时很认真,好像真是这么想的。

封诏绫却觉得一股烦躁叫嚣着涌出。

他抓住要走的柳若水:“朕想去哪儿何时轮到你安排?还是说你在妒忌?”

柳若水心脏像被人重重捏了一下,又疼又酸。

她试图扯谎,否认。

可还没开口,就听封诏绫说:“既如此,那朕便将你也纳进后宫当嫔妃如何?”

第9章

柳若水变了脸色,她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封诏绫,你疯了?!”

哪怕她只做了一天的皇后,哪怕她和先皇没有肌肤之亲,但在皇家文牒上,她都是先皇的继后,封诏绫的母后!

可他现在竟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封自己做妃嫔?!

他为了折辱她,连天下的悠悠众口都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