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宫人战战兢兢跪在那里,秦君牧怒喝:“滚下去!”

人走之后,秦君牧胸腔中的怒意一点点冷下去,最后,他轻声低喃:“嬅嬅,最后你还是没选朕。”

片刻后,他眼中划过一抹冷意。

“既然如此,那便莫怪朕无情了。”

整整五日,祝家和其他世家的人才终于在阳城集合,而盛绵绵的母亲,也被黎时野喊人带出了京城,安顿在阳城。

这天,宋云锦正跟祝母说着话,却听门被敲响。

伺候的人去拉开门,转身道:“夫人,小姐,是盛姑娘。”

宋云锦站起身来,热情的将盛绵绵迎了进来。

“来找流景玩的吗?她在后院练字,我让人去叫她。”

宋云锦也是后来才知道,盛绵绵竟跟祝流景是同窗好友,只是进宫之后两人便断了联系。

她也从祝母口中得知,盛绵绵的父亲是秦君牧手下最得力的手下之一,而盛绵绵的母亲,却是罪臣之女,而判她全家流放的,正是盛绵绵的父亲。

这是上一代的恩怨纠葛,宋云锦也只是当个八卦听了,只是心中对盛绵绵的疼爱,又多了几分。

盛绵绵摇摇头,道:“云锦姐,我是来找你的。”

宋云锦一怔。

盛绵绵小声开口:“我在宫中时,只要避开陛下,便没人敢管我,那日我去找你,是想告诉你,我偷听到几个宫人说话,陛下赐给瑶华宫的檀香里,有令人无法生育的药物。”

“我本想告诉你这件事的,但那日沈答应和萧贵嫔都去了,我便也找不到机会说。”

宋云锦以为自己听到此事会很生气,可实际上,她心如止水。

秦君牧那些肮脏手段,前世今生,她知道的清清楚楚。

宋云锦笑着摸了摸盛绵绵的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盛绵绵这才走了。

秦君牧宋云锦(秦君牧宋云锦)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秦君牧宋云锦全文阅读_笔趣阁(秦君牧宋云锦)

祝母看着坐在那里的宋云锦,低声道:“云锦……”

宋云锦抬头,温婉一笑:“娘亲,女儿无事。”第39章

心死之人,又怎会去在乎曾经。

在重生一世后,宋云锦便对秦君牧没有那么深的执念了。

如今的桩桩件件,不过是方便宋云锦更好的将这份前世今生的执念消除罢了。

秦君牧不管再对她做什么,也确实对她造不成任何伤害。

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在秦君牧的兵马下,保全阳城。

此事,四大世家的家主与黎时野正在商量,而宋云锦却想起一件事来。

前世,秦君牧对世家最大的忌惮,便是他们手中有一物,可动荡江山社稷。

而这样东西,被分开放在四大世家的家主令牌中。

宋云锦眼中幽光一闪,或许,也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宋云锦心思电转间,忽然听得身边的一位婢女道:“小姐,二爷又来找您了。”

宋云锦下意识看向门口,只见管家在前,而他身后,那一袭白袍,眉目清隽的人,不是黎时野,还有谁?

黎时野早已开始蓄发,如今已长齐肩头,看上去更显风流。

跟秦君牧狭长的双眸不同,黎时野生就一双桃花眼,眸色微垂间,带着几分慵懒之气。

虽然宋云锦心知肚明他的身份,可看到那张跟秦君牧九分相似的脸时,她还是觉得别扭。

这时,黎时野也看了过来,当看到宋云锦时,他轻轻扬起手中的糕点,朝她眨了眨眼。

就这么一瞬,宋云锦心底忽然涌现出一丝莫名的情绪来。

她陡然记起,她和黎时野并非毫无交集,七岁时,她从祝家出来,便看到黎时野提着东西屁颠屁颠的朝她走来。

“云锦,这是我父皇给我的赏赐,都给你,以后还有好东西,也都给你。”

那时,秦君牧已然被立为太子,而黎时野在众人眼中,不过是个被丢弃的棋子,是个不祥之人。

祝父为了避嫌,早已跟府中人交代过,不许宋云锦接触黎时野。

可架不住黎时野无人管,日日出宫在祝家前门后院堵宋云锦……

“云锦,在想什么?”黎时野走到屋内,朝她问道。

宋云锦回过神来,却发现不知何时,祝母带着人早已退了下去。

宋云锦有些无奈,低声道:“想起小时候,你追着我要送东西的样子。”

黎时野一怔,随即笑了。

他笑得跟秦君牧不同,前者隐忍多年一朝解放,自然是犹如脱困的笼鸟自由洒脱,而秦君牧……身为帝王,他注定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无忧无虑的时刻。

黎时野将糕点放下,低声道:“我手中可调动的势力,加上四大世家,足以跟秦君牧对抗,你莫要担心。”

宋云锦一顿,低声道:“皇权,真是叫人欲罢不能。”

另一边,京城。

秦君牧站在祝家门外,看着空荡荡的宅院,冷笑一声:“把这里,给朕毁了。”

背叛之人,向来不配得到善终。

秦君牧身后的禁卫军即刻冲向了祝家宅院里。

他听着那打砸之声,脚步却朝着宋云锦的屋里走去。

入宫多年,她的闺房仍旧保留着,依稀能看出宋云锦在此生活的痕迹,可见祝家父母对她有多宠爱。

秦君牧随意拉开柜门,整个人突然一怔。第40章

秦君牧看着里面放着的衣物,寻常的靛青色,唯一不寻常的,是袖口用银线勾勒一只栩栩如生的蜻蜓。

当年他遭遇刺杀,以为自己再无生还的可能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只蜻蜓,只是还没等他看清,便晕了过去。

再醒来,他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沈芯竹。

秦君牧一直以为是沈芯竹救了自己,而那次相救,是他被立为储君后,为数不多的温暖时光。

虽然从那之后,他再也没见过沈芯竹穿过这样的衣服,但并不妨碍他视沈芯竹为此生的救赎……

可为什么,宋云锦的卧房中,会出现这件衣服?

秦君牧想到一种可能性,向来冷静的思绪几乎全盘崩溃。

他朝门外怒声道:“于逢,让他们停手!”

不多时,打砸声即刻停了,四下静悄悄的,秦君牧的脑子里却发出嗡嗡的响声,让他头疼欲裂,甚至眼睛都是赤红的。

站在门边的于逢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小心开口:“陛下?”

秦君牧猛然回过神来,他看向于逢,一字一顿:“去将沈芯竹带来这里,朕有话要问她。”

他将柜中的衣服拿出来,视若珍宝的放在膝上,那只展翅欲飞的蜻蜓,如同一把利刃,狠狠扎进他心上,几乎能听到血液潺潺流出的声音。

秦君牧坐在那里,整个人彷如一尊雕塑。

直到屋外传来脚步声,他才抬起头来。

沈芯竹越过地上的障碍物,站在他面前,轻言细语的开口:“臣妾,见过陛下。”

她一脸茫然之色,并不知道秦君牧将她喊到这里来,有何用意。

秦君牧看着她,心中犹疑一瞬,薄唇开合:“你可还记得,朕当年昏迷时,你穿的是什么衣服?”

沈芯竹下意识看向他膝上那件衣物,心里隐隐流出不安。

她的沉默,让秦君牧险些压不住心中的暴戾。

“说!”

沈芯竹身子一颤,不自觉的在他面前跪下:“陛下,臣妾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