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 小说团宠八零:嫁最猛硬汉生最萌崽崽 》,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 刘团圆卫南凛 ,是作者大神“凤鎏香”出品的,简介如下:卫南凛一怔,不解地回身,看到刘团圆身前的白皙,他赶紧又转过脸来“为什么说对不起?”卫南凛低声说道“总之想说就是了!”刘团圆笑笑,抱着老二到床上坐着卫南凛将小老三抱在怀里轻轻晃着,犹豫了一下说道:“其实我想说谢谢你!”“谢谢我?”这下子轮到刘团圆诧异了“你可知道昨日去家里,是这一年来,父亲第一次主动与我说话之前那个勋章,我是连碰都不能碰的,父亲也没有说这勋章的来历,但是我知道他丢了勋章之后...

刘团圆卫南凛完结版小说_小说团宠八零:嫁最猛硬汉生最萌崽崽全本未删节

第37章

“就是就是!”有人附和着,“这以前,卫副团长一个月回不来几次,如今不管出去出任务多晚,只要晚上不值班,能回家,就赶紧回来,这洗尿片子做饭,还一大早给排队占茅厕,如今可是咱们大院里的五好丈夫,这谁家姐妹不羡慕啊!”
“是啊,我那天还让我家那位去给我占茅厕去了,不去,不好意思,挨了一鞋底才去,结果占了两天又不去了,只有卫副团长坚持下来了!”
“人家团圆妹子坐月子呢,不能久站,你们一个个都好好的,健壮如牛,还让大老爷们站在女茅厕前,哎呀,不懂事!”胖大姐一边帮搀扶着刘团圆向前走,一边说道,这会儿她之前背着的四个大包袱,都有大家伙给背着,浩浩荡荡的七八个女人,堆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十分热闹。
刘团圆被大家关心着,心里十分温暖。
“团圆妹子,你这里面都是些啥?”终于有人忍不住问了。
“没听说么,是服装厂剩下的下脚料,我听王爱玲说,你要跟王爱玲合伙开服装厂,可是真的?”那位瘦大个问道。
刘团圆感激她刚才出手,也就点点头说道:“是的,这不缝纫机也买回来了,就是没地方,暂时放楼上呢,想着弄点料子回来缝补一下,看看能不能卖点钱。你们也知道,老卫就那点工资,我家五口嘴呢,花用多。”
这若是之前,大家伙一定会说,不过是一些残次品,下脚料,能卖多少钱,但是之前王爱玲可是将服装厂不要的破毛衣卖出了天价,王爱玲一个跑腿的,就赚了一百多块,就连胖大姐也上百块,这事儿可是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大家伙互相看了一眼,最后陈嫂子就说道:“卫家妹子啊,以后如果有需要,就喊我们,家属工厂有时候活不及时,咱们有时候也闲着呢!”
刘团圆立刻点头说道:“这一开始啥也没安排好,但是肯定是需要人手的,服装店,私人饭店,我都要开,既然嫂子们开口了,若是有需要用到嫂子们的,那我就不客气了,自然我也不会亏待嫂子们!”
大家伙一听,今天这趟是来对了,全都点头。
卫南凛今天回来得早,骑着自行车刚到大院门口,就见刘团圆怀中抱着孩子,被大院的女人簇拥着,说说笑笑前来。
卫南凛眨眨眼睛,还以为自己眼花瞧错人,大院里人人不喜欢的刘团圆,什么时候成为众星捧月的人物了?
“卫副团长,就你回家积极,这天不黑就回来了?”陈家嫂子打趣道。
卫南凛点点头,“今日大比武,结束得早,我就早回来了。”
“那我家那位呢?”
“是啊,怎么只见你自己?”
女人们七嘴八舌地问道。
卫南凛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肯定又一堆男人聚在一起吹牛去了,要不然就来打球、打扑克,就怕回来看孩子做家务!”胖大姐说道。
这话一出,立刻引起大家伙的共鸣来,还有的彪悍的嫂子,直接挽了袖子要去部队逮男人。
大家闹哄哄的一片,还故意供着火让那嫂子去。
卫南凛趁着大家伙闹腾的时候,赶紧看了刘团圆一眼,示意刘团圆赶紧走。
卫南凛将自行车停好,与刘团圆一起进门。
房间里,隔壁的林家妹妹正逗弄着两个孩子玩呢,见两人回来,立刻起身来,准备回家。
“林家嫂子,这话是昨日买的番瓜,你别嫌弃,你拿一个回去吃。”刘团圆将昨日买的番瓜,拿了一个给林妹妹。
林妹妹犹豫了一下,推脱家里有。
“快拿着吧,回去给孩子包个包子吃。”刘团圆坚持要林妹妹拿上。
林妹妹只得拿了,道了谢出门去。
刘团圆将大娃放下来,拍了拍腰。
本来这几日睡得好,腰好得差不多了,这走了一会儿,腰还是有些疼。
“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抱着孩子出门了?而且这脑袋都没有包一下!”卫南凛望着刘团圆问道。
刘团圆出门的时候太急,倒忘记包脑袋了,这会儿才觉察到。
刘团圆将今日发生的事情说了,又说道:“没有想到大院的嫂子们,在关键时候还真的能帮我,你是没看到那个场面,嫂子们在关键时候很维护我!”
卫南凛从刘团圆开始描述这件事情就一直紧皱着眉头,他低声说道:“你怎么不让守卫的兵士去通知我?”
“你今天不是大比武么!”刘团圆说道,“再说,这都是小事儿!”
卫南凛伸出手指来,大娃立刻紧紧拉住。
“月子里,都抱着孩子出门了,还是小事?”卫南凛低声说道。
刘团圆愣了一下,感情这男人是心疼他闺女,怕他闺女吹了风。
“你放心吧,我给大娃收拾好了才出门的,今天还多亏她,不然还要去派出所呢!”刘团圆说着,有些闷气,转身面向里躺着,将背对着卫南凛。
卫南凛听见刘团圆的语气不太好,赶紧抬头,就见刘团圆背对着她,似乎生气了,他愣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那句话说错了。
他只是看她用手捶背,又见她没有包着头巾心疼了而已。
刘团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到了下午三四点钟才坐起来,就听见隔壁没主人的那个房间里,霹雳乓啷地响。
刘团圆穿好鞋子下地,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就见隔壁的库房打开了,卫南凛正在从里面向外丢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是……”刘团圆问道。
“如今咱们家一下子三口人,达到了分三间房的标准,我跟部队申请了,将这间库房分给咱家了,这样下面两间就住人,上面做库房,孩子太小,住楼上不安全。”卫南凛说道。
其实楼上不住人,很大原因是这个年代的楼板很薄,楼上算是阁楼,夏天热冬天冷的,厨房茅厕都在一楼院子里,上上下下的确不方便,所以大家都住一楼,二楼放一些东西。
刘团圆瞧了瞧隔壁的房间,与她现在居住的房间差不多大,那晚上,卫南凛就能去隔壁睡了!
一时之间,刘团圆竟然还有些失落。
"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