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目前似乎没有人想到这一层。

叶霜对神神鬼鬼之类的东西尤其敏感,所以在二皇子醒来的当日她就注意到这点了。

但她没有跟任何人说。

毕竟即使普通人知道有鬼也没有应对的法子。

当然,虽然她没有说,但是该有的提醒还是要有的。

叶霜特意叮嘱几人这几天要尤其小心,不要独自行动,不要落单。

四皇子与七皇子连连点头。

叶承文也是答应下来。

元祐帝处理完今日的政事后,傍晚时照例来到坤宁宫。

叶霜见他神色疲惫,想了想,说道:“父皇这段时日辛苦了,不若用过晚膳后直接在坤宁宫歇下吧?如此也不必来回折腾。”

元祐帝不是每晚都宿在坤宁宫。

他这段时间忙得很,基本上没怎么去过后宫,偶尔会在皇后这里休息,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在自己的寝宫过夜。

叶霜让他留宿在坤宁宫,也是考虑到她设下的阵法多少对元祐帝的身体有点改善。

元祐帝听她这么说,虽然不知道理由,但还是直接答应下来了。

第125章 方子研究出来了

元祐帝微微颔首,“既如此,朕这段时间就歇在坤宁宫吧。”

殿内伺候的宫人惊诧,竟然有人能够左右陛下的选择?

叶霜主动开口想要元祐帝留下来,在后宫其余人眼中,就是在帮皇后固宠。

众人知道此事后纷纷感慨,所谓母凭子贵,大抵就是如此了。

虽然皇后的出身已经足够显赫。

【完整版】(叶霜小说团宠公主被读心后,又爆料啦)精彩小说全本资源免费阅读结局无删节_团宠公主被读心后,又爆料啦全章节阅读

第二日。

元祐帝醒来后浑身轻松,他略微思忖过后,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想来这就是霜儿让他留宿在坤宁宫的原因吧。

虽然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元祐帝照例上过早朝之后,来到御书房批奏折。

然而没过多久,掌刑狱的廷尉慌慌张张地来求见。

元祐帝心头一跳,直觉不妙。

除了前不久他让廷尉收押的北齐与西凉使臣外,元祐帝想不出对方还能因为什么这么慌张。

事实也果真如此。

廷尉入殿后第一时间跪地请罪,“陛下,臣失察,竟不知何时让那西凉使臣逃走了。”

廷尉冷汗津津,不敢抬头。

元祐帝早有心理准备,听到这话后虽然怒火攻心,但还保持着冷静和理智。

“什么时候发现人不见的?”

廷尉将头埋得更低,“今日狱卒例行给他们送饭的时候。”

其实若说是说看管不当致使犯人逃跑,也不能说全是他的错。

毕竟廷尉只负责处理一干事务,而不负责监管犯人。

但是廷尉身为那些狱卒的长官,自然不可能洗清自己的干系。

那只会招来帝王更为可怖的怒火。

元祐帝神色淡淡,“还不派人去搜查?”

廷尉忙道:“回陛下的话,臣在发现犯人不见后就立刻派人去搜查了。”

尽管如此,元祐帝依旧吩咐另外多增派一些人加入到搜查当中,务必要把西凉使臣找出来。

至于有关廷尉的处罚,也没有落下。

叶霜得知西凉使臣越狱后,眉头微皱。

西凉使臣满腹算计,想也知道接下来定然不会安生。

只是不知道西凉准备怎么做了。

叶霜猜测,若是不出意外,西凉的矛头应当还是对准皇室。

这点从前段时间皇室成员接二连三的倒霉上就可见一斑。

那么……

西凉的下一个目标,又是谁呢?

叶霜思虑过后,最终决定再给坤宁宫加上一层阵法作为保障。

鉴于她此时的修为还未完全恢复,可以使用的灵力也不多,所以她没有给每个宫殿布上阵法,而是将一个巨大的阵法设在后宫中了。

如此一来,虽然消耗的灵力更多了,却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了。

当然,毕竟她的修为还没有恢复至鼎盛时期,所以阵法的功效也只能发挥个三四成左右。

尽管如此,作为保护众人不受鬼怪侵扰不受阴谋诡计影响的阵法来说,却是绰绰有余。

另外,元祐帝派人安抚城外百姓们的同时,中间也派人去太医院询问过一次进度。

终于在第五日,有消息传来。

前来通报的小太监喜形于色,“陛下,太医院那边将治疗瘟疫的方子研究出来了!”

第126章 解决瘟疫

元祐帝闻言下意识地一喜。

“好!”

小太监立刻道:“谢姑娘和太医令如今正在殿外候着,陛下可要传召?”

元祐帝道:“快去召他们进来。”

“是。”

谢知音与太医令入殿后行礼道:“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元祐帝虚扶一把,笑道:“两位爱卿快快请起。”

谢知音知道情况的紧迫,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寒暄。

她单刀直入道:“陛下,经过这些天的努力,臣女与太医院的诸位太医已经将根治瘟疫的方子研究出来了。”

元祐帝正色道:“爱卿这些天辛苦了。”

谢知音继续道:“眼下最要紧的是先安抚住城外的百姓,将这个消息告诉他们。”

元祐帝微微颔首,他原先是打算召见完两人后再派人将这件事宣扬出去。

既然现在谢知音提出来了,元祐帝便干脆直接唤来人,吩咐道:“你将此事张贴成告示,务必让城中城外的百姓们都知晓此事。”

又特意叮嘱道:“百姓们多不识字,记得安排两个人轮流诵读告示。”

“是!”

元祐帝将一切安排妥当后,目光转向御书房内的两人。

太医拱了拱手,恭敬道:“陛下,此次药方能够如此快的研究出来,谢姑娘功不可没。”

尽管最初他们对谢知音的医术敬谢不敏,但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法子确实有效。

太医院的太医们也从原来怀疑的态度变成信任有加。

更何况,太医刚才可不是谦虚,他说的是实话,若是没有谢知音,他们此次的进度也不会如此快。

太医令简直不敢想,在城外百姓们的恐惧一日一日蔓延累积的情况下,京城这边又迟迟给不出有效的解决方法,到时候会乱成什么样子。

所以他说谢知音功不可没也不是假话。

元祐帝对此显然也颇为认同,他道:“若非是有诸位爱卿,此次瘟疫造成的损失只怕是不可估量,你们都是有功之臣,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后,朕必然有重赏。”

谢知音闻言,心脏怦怦直跳。

她原本答应来太医院,目的正是为此。

此刻得到皇帝的承诺后,她只感觉自己这些天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太医令立刻就要叩谢圣恩,却被元祐帝扶住,他笑道:“爱卿等到赏赐下来的时候再谢也不迟。”

太医令动容,“是。”

“既然药方已经研究出来,那么剩下的事也该交给朕了,两位爱卿这段时日辛苦了,趁此机会好好休息下罢。”

谢知音与太医令紧绷多日的精神顿时松懈下来。

他们近来为着瘟疫之事几乎没怎么合过眼,眼下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

谢知音与太医令行过礼后就退下了。

元祐帝便着手安排人负责接下来的事宜。

京城外。

百姓们听说治疗瘟疫的方子被研究出来后,人群中或是喜极而泣,或是失声痛哭。

喜的是,他们有救了。

哭的是,他们逝去的家人,却没有被救治的机会。

元祐帝首先让人在城外施粥,另外还从京城征召了名医去为染疫的百姓们诊治。

同时令太医们将治疗瘟疫的法子告诉那些名医。

当然,他们的功劳也不会少记。

太医们见余下的事无需自己过多地亲力亲为,自然是乐见其成。

反正此次他们的功劳必不可少,陛下事后必有重赏,他们也不会去担心自己被抢了功劳。

京城,告示处。

随着官吏高声的宣读,周围的百姓们纷纷聚集过来。

人群吵吵嚷嚷,像是煮沸的热水一样。

有人大着胆子问道:“敢问官人,陛下说的方子当真能够救我们吗?”

诵读的官员瞪他一眼,“你这是在质疑陛下吗?”

那人连连摆手,着急忙慌地给自己解释。

“我、我只是没想到,昨天我还看见隔壁的老汉因为这个死了,结果陛下今天就告诉我,我们有救了……”

官吏见他没有恶意,也不是要故意煽动周围的百姓,便没有死咬着不放,只说:“下次说话万不可这般口无遮拦。”

那人连忙道谢。

告示处,得知这个消息的百姓们奔走相告,纷纷回到家里,告诉自己的家人。

——他们有救了。

无人注意到,旁边的巷口里,有身穿黑色斗篷的女子皱眉看着这一幕。

“啧……”

“真没想到,竟然让大夏皇帝这么快就解决这场瘟疫了。”

她神色有些烦躁,随即又在来人之前,迅速地消失不见。

城外的百姓们见京城开始有所动作,而不是放任他们自生自灭,惶恐的情绪也渐渐消弭。

元祐帝也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然而,或许是潜藏在暗处的危险仍然没有被揪出,元祐帝心中始终感到不安。

又像是一种莫名的直觉。

那在牢中消失不见的西凉使臣,让他十分在意。

元祐帝幽幽叹了口气。

今年发生的事情似乎格外得多,而且还一件比一件大。

他总有预感,接下来或许还有事情发生。

元祐帝已经不奢望从前的平静了。

他只希望,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再波及百姓了。

否则单单是拨下去的赈灾款,都是一笔巨额数字。

虽然国库还没到捉襟见肘的地步,但要是多来几次像瘟疫这种程度的灾难,光是想也知道,到时候就不止是赈灾这么简单了。

百姓们也会人心惶惶。

元祐帝对此也束手无策,身为帝王,他可以铲除奸臣贪官,却无法左右天灾。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