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在了解完事情经过后,jing察调了监控视频,才刚将这些人的身份从系统里分析出来。

  突然局里的电话响了。

  其中一个接起电话,没一会儿凑到正在办案的jing察耳边说了些什么。

  办案的蹙起眉,显然很不悦,“这叫什么事?还有没有...”

  话没说完被旁边的人打断,“小声点,你出来。”

  两人一起走出去。

  言朔最是懂这些操作,虽说这不是横城,他刷不了脸,但他从小没被这么揍过。

  这口气想让他咽下,没门。

  两人走出去后,言朔也打了通电话。

  没一会儿出去的人走了进来,只是这次来到言朔和容夏很前的换成了另一个。

  那人道,“是这样的,你们这事我们肯定会好好处理的,但今苑太苑了你们先回去,等找到那群人,我们会在联系你们。”

  “要是找不到呢?”言朔反问。

  那人道,“那你也太小瞧我们的办案能力了不是,肯定给你们一个结果,你们回家耐心等消息。”

  “不好意思。”言朔语气格外冷,“我没这个耐心。”

  “....”

  对面大概觉得他实在有些难缠,语气跟着变差,“你没这个耐心,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办案需要时间的你要是愿意等,就坐这等。”

  说完从两人面前离开。

  但没一会儿,电话就又响了。

  那人过去接电话,不知道那边说的什么,只听到他一个劲的是是是,说话时还不停的朝言朔这边看。

  等挂了电话,态度就立马180°的大转变。

容夏言朔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容夏言朔全文赏析完整版

  亲自给言朔和容夏端来的两杯热水,陪笑道,“我们这边已经查到这群人是谁了,上面来了电话,这事一定得重视,这涉及我们玉桥县的脸面,绝不能姑息这样的不良风气。”

  “还要我等?”

  言朔冷看了那人一眼。

  那人忙道,“不用不用,案子就要趁热,您放心,今苑这群人一定归案,明天就上报处理。”

  言朔倒没心思真的坐这儿等,知道姑息不了,他就带容夏走了。

第139章 :点火

  “去医院吧。”

  容夏在局里就一直惦记着言朔身上的伤。

  言朔不想去。

  “皮外伤,去什么医院。”他说,“去药店买点药膏,我困了,回家睡觉。”

  容夏还是有些担心。

  言朔看出来,扯唇,“放心,死不了。”

  说着又将手搭上容夏的肩,整个人往她身上靠,“腿疼,走不动路,你扶我。”

  容夏知道他在装,却配合的扶住了。

  两人先是去了药店,买了些涂抹的药和棉签,才在路边拦车回家。

  到了家,就是一顿忙碌的烧水洗澡。

  言朔受了伤,本来不该碰水,但赵少有洁癖,不洗澡他连自己都嫌弃。

  今苑的热水是容夏给他烧的,借着受伤的机会,言朔体验了把翻身做主的感觉。

  容夏不仅不对他冷眼冷语了,反倒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有那么一瞬。

  言朔觉得他这顿揍,挨的不亏。

  真是够欠的。

  这想法一出来,他就恨不得给自己两拳,太没出息了。

  容夏把水温调好,出来叫言朔。

  刚才还在卧室翘着二郎腿的赵小爷,此刻又瘸了。

  招呼着他的小仆人,过来扶他。

  容夏对言朔的耐心全用在今苑了,装的再不像,她也只当看不到。

  过来配合的将言朔搀扶起,送进浴室还没完。

  言朔脆弱的说,“我担心会摔倒,要不你...”

  未免他提的要求过分,容夏主动道,“我在门口不走,你有事叫我。”

  说完关了门,还真没走,站在门外静静的等。

  像个贴身女保镖。

  浴室里很快传来水声,随着哗哗啦啦的声音,容夏的眼睛不由的就朝浴室门的方向看了一眼。

  木质的门框,但门板一大半都是玻璃材质的,带着看不清纹路的老旧花纹,隐隐绰绰的影子显印。

  容夏只看了一眼,就转开了视线。

  想到言朔上次问的,“你就不想?”

  不想么?

  容夏反问自己。

  食髓知味这个词有时候很有魔力,就跟烟似的,你抽了第一根,就会想要第二根。

  浴室水声依旧。

  容夏迈腿走到了客厅,客厅的桌子上,放了很多矿泉水,她拿起一瓶,拧开后喝起来。

  才刚喝罢,浴室里,言朔叫她,“容夏。”

  容夏走过去,问他,“怎么?”

  言朔说,“地滑,你扶我出去。”

  还真是把病号利用到了极致。

  容夏今苑莫名的就想惯着他,从外推开门,入目的第一眼。

  容夏顿了两秒。

  言朔故意只穿了睡裤,整个上半身赤着,上面有一些红紫的伤。

  给他本就让人血脉喷张的身材上,又添了几分性感。

  言朔这人,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穿衣显瘦,脱衣有料。

  勾引。

  且勾引的明目张胆。

  容夏品出来,却不动神色,只淡淡问言朔一句,“不冷?”

  怎么可能不冷。

  冬天住惯了有暖气的房子的言朔,住进容夏这连空调都没有的房子里,其实很不习惯。

  他说,“你这破房子,该装修了。”

  “住两天就回,没必要。”

  容夏说着,从旁边的放衣服的架子上,把言朔的睡衣外套拿起丢给他。

  “穿上。”她说,“别感冒了。”

  本来听了第一句,言朔还挺失望,觉着容夏这定力,堪称当代女唐僧。

  但接了后面那一句,他挑了下眉。

  这感觉可就大不一样,容夏关心他,已经关心到能将自己的欲望先抛之一边。

  这说明什么?

  说明容夏很在意他。

  啧啧--

  言朔暗爽,他可真厉害,能拿下容夏。

  自我攻略后的结果就是,他穿睡衣的速度很快,显得很听话。

  像只顺了毛的狼狗。

  容夏唇边弧度若有似无的上扬,等言朔穿好了衣服,她主动过去扶他。

  等言朔回了卧室,容夏才折返开始自己洗澡。

  容夏洗澡的时候,言朔把药拿了出来,本来打算自己上药,免得耽误他之后发挥浪费时间。

  但拿起后,他犹豫了两秒,把药又放下了。

  一直等容夏走进来。

  他跟个大爷一样的,发话,“给我上药。”

  “嗯。”容夏配合的点了头。

  很快就坐到了床边,把药拆开,又拿出棉签,然后看着言朔。

  “我现在开始擦药,你别动。”

  把言朔当成小朋友一样的交代,言朔乐的当这个小朋友,弯起嘴角,“保证听话。”

  又痞又帅又乖,直戳人心脏。

  容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anhu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