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空气安静得能听到墙上时钟的声响。

“她……她到底怎么了?”

此刻的左怀希心里有无数个问题迫切想要得到答案。

此刻贺楠心中的愤怒足以将整坐医院燃烧起来。“姓左的,楚楚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全家人陪葬。”

左怀希在贺楠的眼睛里看到了杀意。

他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心下没来由的一紧。

心跳更是异于往常。

怎么会这样,他明明很讨厌她才对?

可此刻却极度担心,害怕她真的会出点什么事。

“不会的,她不会死的,她是我的妻子,没有我的允许绝不可以擅自去死。”

他相信,一个能在雪地里跪上几天几夜,能从监狱那种地方活过来的女人。

绝不会这么轻易死去的。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主治医生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两个男人同时冲上前去。

“她怎样了?”

两人异口同声问到。

“她醒了,可……哎……对不起,我尽力了。”

医生说完指了指贺楠,“进去吧,她有话对你说。”

主治医生是贺楠的朋友,在妇产科是出了名的神刀手,如果他都束手无策,那……

贺楠意识回笼,身子一下子像是坠入万丈冰潭。

林慕楚左怀希(林慕楚左怀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林慕楚左怀希最新小说精彩推荐

迅速冲进了手术室。

“左总,你不能进去。”

左怀希也要跟进去却被医生拦住了。

“这是林小姐的意思,她现在的情绪极不稳定,如果你再进去,恐怕……”

左怀希顿住了脚,一脸沮丧地在那喃喃自语,“她的意思……她不想见我……到死也不想见我……”

突然他一把揪住主治医生,“她到底患了什么病?为什么连头发也掉光了?”

“难道你不知道?”医生震惊之余更是同情,对林慕楚的同情。

按说来,她的病已经有段时间了,可作为她的丈夫,即便是前夫,也不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啊。

“哎胃癌,已经有段时间了。按说来这病是可以通过医学手段得到控制的,她还年轻若加以控制活个几年也是很有可能,可她……哎,偏偏要留下这个孩子……”

胃癌?孩子?左怀希恍如当头一棒。

第28章我只要你活着

“你是说她肚子里怀了孩子?”

“是啊,孩子都已经四个月了,只是林小姐身子单薄,营养又没跟上,不显怀罢了。”

她怀了孩子?

可她为什么不告诉他?

四个月,应该是那天晚上。

她怀了他的孩子,宁愿告诉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却不告诉他。

左怀希心底感到无比悲恸。

他感觉自己就像个笑话,自己妻子得了癌症不知道,自己妻子怀了孩子依然不知道。

这么多年,他从未关心过她,从未在乎过她的感受。

他只会惩罚她,侮辱她。

甚至将那么重的椅子砸在了她的身上。

左怀希的瞳孔骤然缩紧,双眼猩红,声嘶力竭的吼到,“救她,一定救活她,如果你敢让她死,我让你也活不成。”

“左少息怒,我们已经尽力了。”

云市人都知道左家这位少爷相当不好惹。主治医生哪里见过他发这么大火,吓得脸都白了。

就在此时,手术室的大门打开,贺楠推着担架从手术室出来。

刺目的白将女人整个身子裹住。

左怀希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害怕看到白色。

那个女人躺在那里,被一张白布罩着?。

他的心底骤然一空,好像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正一点点的从他心底剥离……

最后彻底离开。

“不,她没死,你们都在骗我,骗我。”

在他还没有看到林慕楚之前,他是不会相信的……

他从来都不信林慕楚,即便是这一次,他同样也不会信。

????她就是个骗子。

骗了他的婚姻,现在又来骗死。

?左怀希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艰难的朝担架走去。

每走一步心里的痛就漫延得更长……

所有人都屏气凝息。

然而白布掀开的那一瞬,左怀希心里的那点信念轰然倒塌。

毁天灭地的黑暗席卷而来。

“姓左的,你满意了吗?她死了,她和孩子都被你害死了,现在你高兴ᴶˢᴳ了吗?”

贺楠抡起一拳重重捶向左怀希的胸膛。

左怀希没有躲开,身上痛感袭来,他才意识到不是梦,一切都是真的。

可身体的痛却抵不过心里的万分之一。

为什么,为什么她死了他会如此心痛?

男人脸庞有异物滑过,他轻轻拭去,才发现自己居然会为了那个自己最讨厌的女人流泪。

他擦干眼泪和自己说,林慕楚就是想要逃避那些流言蜚语,所以才装死骗他。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密密麻麻的疼痛布满整颗心脏,此时就连呼吸都带着痛。

??????他兀然伸出手来,颤颤巍巍地去试探女人的鼻息。

不过终究只是几秒钟罢了,他却紧张得不敢呼吸。

然而,下一秒,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他突然发疯一样抱住女人,“你醒过来,林慕楚你给我醒过来,我的账还没跟你算完,你装什么死?你醒来,你的命是我的,我的,谁也不能拿去……”

若是以往,她一定会倔强地怼回去。

??可现在,她闭着眼睛,睡的很沉。

“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林慕楚,我再给你三分钟时间,你如果还不睁开眼的话,我就直接让你母亲去死。”

左怀希从喉咙逼出这恶狠狠的话。

那是林慕楚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他知道,这些年她的心里一直都记挂着母亲。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她没有愤怒地坐起来,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敢!

她就这样安静的躺在床上,她再也没办法顶撞他了,再也没法来碍他的眼了,他应该开心才对。

可他感到自己的心正在一点点撕开,肺正一点点裂掉。

?四肢百骸的痛楚让这个一向强硬的男人,控制不了的跪在了担架面前。

男人缓缓抬起手,轻轻抚摸上女人的脸颊,泪水毫无知觉地从他的眼里落在她的脸上,“林慕楚,你起来呀……只要你起来我什么都可以不计较……你爱和谁在一起就在一起,只要你活着……我只要你活着……”

第29章要不是他,她不会死

“左怀希,放开你的爪子,别碰她。”贺楠握住左怀希的手臂往外一扯。

这次左怀希还手了,只见他愤怒摔开对方的手,贺楠差点被甩在了地上。

“她是我的妻子,我凭什么不能碰。”

“你们已经离婚了。”贺楠的眸光像是无数尖刀刺进左怀希的眼睛里。

好像在告诉他,如果再不躲开,便会刺死他。

“离婚?我都没签离婚协议又算哪门子离婚?”

当初是秦霜霜背着他干的,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姓左的,她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怀疑她,找上门来她又怎会死去。不管你们离没离婚,今天只要有我贺楠在,你休想再动楚楚一根手指头。”

是啊,要不是他,她不会死。

说到底,他从来没有信过她,要是他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去调查清楚,再找她。

要是见到她的时候不发那么大的脾气。

要是他不和贺楠动手……

她是不是就不会死?

是他害了她,他是杀人凶手,杀死自己妻子和孩子的凶手。

左怀希的底气一下子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两大最权势的人动手,吓傻了身边的医生护士。

所有人都低着头。空气一下子安静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左怀希的秘书赶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在哪家医院?”

左怀希闻言大步朝着电梯口奔去,临走时留下一句话。

“贺楠,你给我等着,等我处理完手上的事,新仇旧怨咱们一并算。”

左善于住院的消息第二天便见了报。

原来是他看到了那些不堪的照片和言论,被气得摔了一跤。

好在送得及时,保住了性命。

这段时间左怀希一直守在父亲身边。

可三五天过去了却一直不见醒来。

“医生,你不是说抢救过来了吗?为什么还不醒?”

“是啊,医生我们不缺钱,你一定要让他爸醒过来。”左母在旁急得焦头烂额。

“左少,左夫人,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如果三天后还不醒,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然而医生话刚落,左母便晕了过去。

左怀希不忍心看到父亲下半辈子躺在床上度过。

联系了m国最好的医院,亲自送父亲去了那边治疗。

等左怀希料理好父亲这边的事再回到医院时,林慕楚的尸身已不见了踪迹。

“说,尸体到底去哪了?”

“左少,林小姐的尸体真的被送到了火葬场,您若不信,可以去火葬场查。”

左怀希盛怒,院长只得亲自出面解释。

“我会去查的,倘若你敢骗我半句,我定将你这几年背地里干的好事全部抖出。”

在他们这个位置,谁没个黑料。

院长吓得两腿发软,“是是是左少,你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骗你啊。”

从医院出来后,左怀希直接去了火葬场,也确实在登记簿上看到了林慕楚三个字。

从火葬场回来后左怀希便大病了一场。

一个星期后,病情才刚一有了好转,他便开始忙起工作来。

除了去公司外他的时间都把自己关在家里。

任何人都不肯见。

秦霜霜来了好几回都被拦在了外面。

别墅上上下下二十几个房间,只有左怀希一个人。

他穿梭在黑暗里,也不知道在找什么。

最后窝进了林慕楚生前最喜欢的沙发角落里。

所有的灯都管关着,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骗自己,她只是睡着了而已。

左怀希透过昏暗的灯光好像看到林慕楚站在门口,她朝他笑。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