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电梯门打开,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眼眶通红的窦雨稚就站在里面。

抬头看到姜慕宜,窦雨稚瞳仁一颤,看了眼姜慕宜身旁戴着口罩的高大男人,低声唤道:“余学姐。”

姜慕宜没搭理窦雨稚,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谢景渊就揽住姜慕宜的肩膀走进电梯。

窦雨稚和他们一样都是下地下车库。

窦雨稚和助理挪到电梯里面,仰头看了眼谢景渊又看向姜慕宜……

她听说沈俞安在夜宫打架被砸了脑袋送到医院,她匆匆赶了过来,沈俞安倒是醒了,可听顾语声说不知道怎么了把所有人都赶出了病房不许进去,她刚才去敲门,沈俞安竟然让她滚!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她最开始以为是沈俞安听错了声音,把她当成小护士或者别人,可她的助理敲门说来的是她,沈俞安竟然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砸了门,让他们滚远点。

明明南琛哥今天走的时候,还说想想办法救姚姐……

到了晚上南城哥就这么对她!

窦雨稚看着姜慕宜,见姜慕宜身边这位身姿挺拔的男士手上带伤,心突然揪紧。

难不成,南城哥是和余学姐身边的人打架的?

今天南城哥是不是去找余学姐了?是不是余学姐在南城哥面前说什么了?

还是……南琛哥想起什么了?

窦雨稚脑子乱得一塌糊涂。

“噹——”

电梯一到,谢景渊牵着姜慕宜的手出去。

窦雨稚的助理有些不满:“什么人啊,雨稚姐你主动打招呼她竟然不搭理。”

走到车旁,谢景渊拉开副驾驶车门示意姜慕宜上车。

姜慕宜反而走到驾驶座拉开车门:“你喝酒了,手上还有伤!我开。”

姜慕宜沈俞安(姜慕宜沈俞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姜慕宜沈俞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去我那。”谢景渊上车后道。

把车从医院地下车库开出来,姜慕宜侧头看了眼摘下口罩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的谢景渊,觉得还是得给谢景渊解释一下。

“今天我在云城大学的两个学姐还有一个学弟来了京都,他们明天就要回去,所以一起吃了顿饭,学弟……就是顾语声,他也是沈俞安的表弟,吃过饭顾语声请我们去夜宫玩儿,没想到在那里会碰到沈俞安,也可能是沈俞安主动找过来的,我和他单独谈了谈,他说想让我放过窦雨稚那个经纪人,我拒绝了!”

谢景渊想到在夜宫偏门那条停满车的僻静街道上,姜慕宜拽着沈俞安的领带和沈俞安离得很近的画面,侧颜咬肌轮廓越发清晰。

“陈峦人呢?”谢景渊嗓音低沉。

“在火锅店吃完饭,我看小伙子挺可怜的一直在车上等,就让他回去休息了。”姜慕宜打了转向灯右转,“实在是没想到会在夜宫就遇到了突发情况,你别怪陈峦,是我让他走的。”

“你倒是会替别人着想。”

谢景渊这话说得不咸不淡,姜慕宜听不出意思,只能目视前方好好开车。

“你今天怎么会在夜宫?是去谈生意吗?”姜慕宜没话找话试探问。

“嗯。”

见谢景渊不太想说话,姜慕宜调高了冷气温度,沉默地开车往回走。

姜慕宜不知道此刻的谢景渊只有闭上眼不看她,才能制止更多荒谬的念头。

在看到姜慕宜拽着沈俞安领带拉近两人距离之后,他后悔留给姜慕宜到林老先生寿宴的时间,他恨不得用各种极端的……无耻的手段,强迫她留在他身边,强迫她爱上自己。

谢景渊抬手扯开领带,松开衬衫最上方的两颗纽扣。

他承认自己在嫉妒。

他也承认,自己是因为嫉妒失控。

但,既然答应了留给她时间,就要做到。

毕竟,这个决定关乎她和他的以后……

“热吗?”

“嗯。”谢景渊含糊地应了一声。

姜慕宜又将温度调低。

车开进二环寸土寸金的别墅区,姜慕宜把车停在独栋别墅的停车位上,车库卷门缓缓落下,她侧头见谢景渊似乎是睡着了,便小心谨慎凑近谢景渊替他解开安全带,拽着安全带轻缓让安全带归位。

还未来得及完全松开安全带,姜慕宜细腰就被谢景渊揽住,将她从驾驶座抱到了他的腿上。

安全带扣砰一声轻响,撞在车厢壁上。

第127章再叫小乖了

车库卷闸门已经完全落下,车内黑得可怕,姜慕宜看不到谢景渊极具攻击性和侵略性的目光,只能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

谢景渊下颚绷得极紧,闭了闭眼才勉强稳住呼吸,推开车门,将姜慕宜抱出去。

车库感应灯亮起,他将姜慕宜稳稳放在地上,拿过副驾驶的西装外套甩上车门,输入密码往屋内走:“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跟在谢景渊身后的姜慕宜脚步微顿,还是快步跟上谢景渊进入电梯上楼,看着谢景渊拨通司机电话让司机把车开到别墅正门,姜慕宜背在身后的手蜷缩攥紧。

她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些许失落。

或许是在夜宫停车场时,谢景渊明明那么急切,现在到家了却让她回去。

是她没有解释清楚,还是她的拒绝让谢景渊生气了?

又或者,谢景渊腻了?

没等姜慕宜多想,手机响起,姜慕宜看了眼将西装丢在沙发上,扯开领带脱了马甲,去厨房冰箱拿水的谢景渊拿出手机。

是沈俞安的号码。

姜慕宜眉头一紧,拉黑了沈俞安,面前就多了一瓶水。

她抬头,看着五官无波无澜的谢景渊,接过水:“谢谢。”

别墅外亮起的车灯从落地窗看出去一清二楚,谢景渊说:“车到了,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姜慕宜攥着水点头:“你手上的伤不能碰水,小心点。”

目送姜慕宜离开,谢景渊随手将水杯放在角几上,解开衬衫纽扣上楼,立在酒柜前,拿出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一口饮尽。

姜慕宜坐在轿车后排,头靠在车窗上看着京都繁华街道的灯红酒绿。

她有些不明白,谢景渊是怎么了。

或许是因为感情经历太少,而曾经和沈俞安的那段感情,沈俞安是个十足的进取派,她从不用去猜沈俞安的心思。

但谢景渊……

姜慕宜觉得有些看不明白他。

在姜慕宜的眼里,谢景渊永远那么居高临下,好似不论什么事情都游刃有余,有着超越常人的智商和魄力,当然也有着对情绪绝对的自控能力。

她从来不曾想过,谢景渊那样的人会失控动手打人,这不像他。

明明是一个冷清冷漠到极致的人,却会在他们两人独处的时候让姜慕宜感到直白的让人心慌意乱,那种让人脊背发麻的占有欲和情欲强势的几乎要把姜慕宜淹没。

而昨晚和刚才,明明他吻自己的时候恨不得吃了她。

可昨晚他没碰她,还说寿宴前都不会去她那!

刚才也只是递给了她一瓶水,就让她离开。

姜慕宜大脑有些混乱。

·

医院里。

医生给了沈俞安镇定剂才让沈俞安睡了过去。

顾语声脸上也有伤,他坐在病床前看着在熟睡中依旧不安的沈俞安眉头紧皱。

他看了眼自己胳膊上的伤,叹气……

刚才沈俞安和疯了一样赶走了未婚妻窦雨稚没多久,就发疯似的要出院去找姜慕宜。

顾语声有种怀疑,沈俞安可能是恢复记忆了。

他拿出手机,手指摩挲着手机边缘不知道该不该打电话给姜慕宜说一声。

但,想到刚才护住姜慕宜把姜慕宜带走的那个男人,他又担心姜慕宜现在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他这通电话过去,万一让人家两个人产生误会了怎么办?

现在沈俞安有未婚妻,人家姜慕宜身边也有了守护者,最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anl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