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因为她也是余家人。

“这大概是缘分。”顾燕临笑着转头凝视姜苏苏。

要是没有人说,任谁都看不出林谨桦的精神不是很好。

和姜苏苏坐了一会儿,林谨桦就牵着圆圆和西西去阳光花园房浇花。

林老先生见姜苏苏视线一直追随林谨桦,端起茶杯开口:“下个月我寿宴,安安有时间过来吗?”

“您寿宴我是肯定要来的。”姜苏苏笑着应下。

“不好了!快来人啊!小姐晕倒了!”徐妈惊慌失措的喊声从远处玻璃房传来。

林老先生惊得站起身来,姜苏苏和顾燕临连忙朝玻璃房跑去。

林老先生拄着拐杖跟在后面,看到保镖背着林谨桦出来,徐妈面色惨白拉着两个孩子在后面小跑,声音不住拔高:“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

顾燕临从保镖背上接过清瘦的只有一把骨头的林谨桦,往屋内走,吩咐道:“请董医生过来!快!”

“不知道是谁在送花苗来的时候,把绳子忘在阳光房没拿出来,小姐看到尖叫着就晕倒了!”徐妈紧紧攥着两孩子的手,“要不是西西抱住小姐,小姐的头就要撞在花盆上了!”

西西和圆圆看到姜苏苏就跑了过来,两个孩子一左一右抱住姜苏苏,看起来像是被吓着了。

姜苏苏牵着两个孩子跟在顾燕临身后,刚走没几步就被林老先生拦住。

“安安,你先带两个孩子回去吧!刚才谨桦受了刺激,一会儿要是醒来看到你想起什么对她病情不好……”

“好!”姜苏苏没有一点介怀,她紧紧攥住两个孩子的手,“那她要是醒了,您让林先生给我电话说一声。”

林老先生看着姜苏苏关切的眼神,点了点头,吩咐司机送姜苏苏和两个孩子先回去。

还没到家,姜苏苏就接到顾燕临的电话,林谨桦醒来了。

大概是刚才受了刺激,所以精神状态有点不稳定,现在不让任何人靠近,缩在角落一直嚷嚷着别打她。

泪水就在姜苏苏眼眶中打转。

余家村给林谨桦带来的伤害太大。

姜苏苏顾燕临无广告小说(姜苏苏顾燕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姜苏苏顾燕临在线阅读

“妈咪……”圆圆往姜苏苏怀里拱了拱,深情用脸蹭了蹭姜苏苏,“林美人以前是不是被蛇咬过啊,怎么那么怕绳子?”

为什么那么怕绳子?

因为绳子是林谨桦的噩梦,她从被拐到余家村开始,就一直被绳子绑着,就连生孩子的时候都被绑着。

姜苏苏将两个孩子紧紧拥在怀中:“每个人都有自己害怕的东西,林美人当然也有,所以以后我们西西和圆圆要保护林美人好不好?”

“妈咪放心吧!圆圆一定会保护好林美人的!”

“我也会保护好林美人的!”西西也道。

回到家,两个小不点将自己的行李箱分别拖回自己的房间整理。

西西看着电脑屏幕上查出的关于傅南琛的消息,还挖出一些古早的关于傅南琛和姜苏苏早期恋情的事。

别人都叫他天才,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妈妈曾经也是天才……

妈妈都是为了这个叫傅南琛的人才拒绝了京都大学的直博邀请,可这个男人那天在门外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和妈妈说,不要别人说妈妈一句天才妈妈就真以为自己是天才,还问妈妈拿什么养活他们!

这男人不知道妈妈是恒基生物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吗?

看来,妈妈以前的眼光也不怎么样,看上这么一个脑子有问题的男人,这男人还不如顾燕临呢。

下午,门铃响起。

姜苏苏开了门,见是林志国身边的周特助,问道:“她怎么样?”

周特助道:“用了镇定剂小姐睡一觉起来后好多了,就是在找圆圆和西西,董事长让我过来接两个孩子,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姜苏苏回头看了眼正在客厅玩儿的两个孩子,侧身让开门口:“您先进来坐,我给两个孩子收拾东西。”

和两个孩子简单交代后,姜苏苏把两个孩子的行李箱交给周特助,蹲下身亲了亲两个小宝贝:“你们乖乖陪着林美人。”

“妈咪放心!”圆圆特别懂事地抱住姜苏苏,“圆圆一定会照顾好林美人的!”

目送两个孩子上车离开,姜苏苏长长呼出一口气……

她在想,今天林谨桦看到绳子突然情绪崩溃,是不是和她也有一点关系?

果然,还是不能出现在林谨桦的面前吧!

这么多年,她都一直平安无恙,可她一出现……

姜苏苏抬手擦去眼角泪水,只希望两个孩子的陪伴,能让林谨桦好一些。

·

按照傅氏和恒基生物科技公司的合同,明天就是恒基生物科技公司交货的时间。

傅南琛请恒基生物中国区负责人白归处来会所玩,白归处助理王宽都答应了,结果晚上白归处还是没有来。

第104章偷配方

“不好意思,我们恒基生物的创始人回京都了,白总这才临时爽约,还请傅总不要介意。”王宽笑着脱下西装外套,在傅南琛身边坐下。

“恒基生物科技的创始人?”傅南琛端起酒杯递给王宽,“是为了这次合作回来的吗?”

王宽摇了摇头:“不知道,白总没说,应该是吧!”

“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恒基生物科的创始人一起吃顿饭。”傅南琛笑着询问。

“我试试和白总说一下!不过……听白总说,创始人一直醉心在实验室,平时公司的事情都是交给白总还有和欧洲区的董总负责,不知道会不会答应。”

听王宽这么说,傅南琛表情意外:“这么说你也没有见过恒基生物的创始人?”

王宽颔首:“我这种身份哪里够格见创始人!整个恒基见过创始人的,也就只有董总和白总了。”

傅南琛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和王宽碰杯,刚喝了口酒,王宽手机便响了。

王宽连忙接通:“喂,白总,对……我和傅氏的傅总在一起。”

傅南琛听到王宽提到自己,转头看向王宽。

“好……什么?好好好!我会和傅总说的。”

见王宽挂了电话,傅南琛问:“怎么了?”

“傅总,你们公司和叶氏合作了?”王宽问。

“对,恒基的单子时间紧,合同里似乎也没有说明不允许和叶氏合作!”傅南琛放下酒杯,“不过,后来叶氏出了纰漏,最后还是在我们傅氏完成的。”

“那你知道叶氏集团的那位叶少,把恒基的配方卖了吗?”王宽问。

傅南琛搁在膝盖上的手收紧,眸色沉了下来:“王特助,这话可不能乱说。”

王宽打开微信,点开视频递给傅南琛……

视频里,是叶长明将配方交给王哥的画面。

傅南琛攥着手机猛然站起身来。

王宽也跟着起身:“傅总,您和我们恒基生物可是签过配方保密的协议,现在配方泄露我们是必须要报警的,很可能我们创始人已经报警了。”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傅南琛将手机递给王宽起身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就匆匆往外走。

一上车,傅南琛就拨打叶长明的电话,但没有人接。

傅南琛手都在哆嗦,拨通窦雨稚电话。

窦雨稚接电话很快:“喂,南琛哥……你怎么知道我结束拍摄了,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想我了?”

“叶长明在哪儿?”傅南琛语声阴沉。

电话那头窦雨稚愣了一下:“南琛哥,是不是长明又闯祸了?”

“你知不知道叶长明把恒基集团的配方给赌场抵债了?”傅南琛声音止不住拔高,“傅氏和恒基生物科技公司是签了保密协议的!叶长明到底知不知道他这么做会害死傅氏的!”

窦雨稚闻言也是大惊:“这……这怎么可能?”

“他在哪儿?”傅南琛声音里带着浓重的杀意。

窦雨稚攥紧手中电话:“在……在我京都的那套平层。”

“恒基生物科技已经报警,叶长明这一次等着把牢底坐穿吧!”傅南琛说完挂了电话,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