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面一家一户地发送着物资,他每去到一家都会问关于孟清叶的事情,得到的大部分回答都是不清楚不知道。

偶尔也会遇见一些认识孟清叶的人,但是他们的回答基本都是当时没看见她。

陆宸枭觉得自己跟个无头苍蝇一样,找不到方向,但是他并没有气馁,接着前往下一家打探消息。

功夫不负有心人,陆宸枭终于在这家得到了想要的消息。

这家人正是洪水来临那天,被孟清叶救起的沈唯和她奶奶。

陆宸枭先是给她们发放了救助物资,然后问道:“老人家,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孟清叶的人?”

闻言,老太太看向他:“认识,请问你是?”

“我是她丈夫。”陆宸枭回应。

一旁的沈唯听到,忍不住开口:“你是凌老师的丈夫?!那你知道她去哪了吗,凌老师之前跟我说过会来找我的,可是她到现在还没来……”

陆宸枭听到旁边传来稚嫩的声音,转头看去。

这一看,他愣住了,刚才都没怎么注意这个小女孩,现在仔细一看,发现竟和果果有几分相似!

沈唯看着面前这个一直盯着自己的男人,心下产生了几分怯意,慢慢挪到了奶奶后面。

陆宸枭看到她的动作,回过神来:“对不起,叔叔刚刚吓到你了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沈唯。”躲在奶奶身后的小女孩轻声回应。

闻言,陆宸枭回:“很好听的名字,你刚刚说到凌老师说要来找你是怎么回事?”

沈唯看到陆宸枭并无恶意,于是大胆起来:“就是洪水来临那天,我当时被冲到树上挂着,然后凌老师将我从树上救下来,后来我记得她让我抱着一棵树,说是要跟我玩游戏,叫我闭上眼睛千万不要松手,等会就来找我。”

“然后呢?”陆宸枭耐心道。

“然后我就听她的话,闭上眼睛一直抱着那棵树,但是我后来一直没等到凌老师,接着有几个穿着红黄相间服装的哥哥看到我将我从树上抱下来。”

听完沈唯说的话,陆宸枭心里有了个底,他猜测孟清叶应该是将那棵树让给了面前这个小女孩,自己却被洪水冲走了。

只是不知道孟清叶会不会也被冲到树上,巧妙得救了?

孟清叶陆宸枭(孟清叶陆宸枭)全文阅读完整版_孟清叶陆宸枭(孟清叶陆宸枭)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减(孟清叶陆宸枭)

想到这,陆宸枭接着问:“那你还记不记当时的位置在哪?”

沈唯低着小脑袋思索了一会,摇了摇头:“不记得了,当时黑乎乎的,我没看清。”

唯一的线索断了,陆宸枭只能放弃追问,不过他至少得知了当时的情况。

一旁的老太太从头到尾都听着,这时她说道:“凌老师是为了救我孙女才被洪水冲走的,这份恩情我们记在心里,你有什么需要帮忙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们。”

陆宸枭听着,说:“老人家,谢谢您告诉我这些,等我找到千雪,就带她来看你们。”

“好,但愿她没事。”说完,老太太闭上眼睛祈祷着。

陆宸枭跟她们说完再见,走了出去。

第十八章 崎岖

等到全部物资发放完毕后。

陆宸枭迫不及待地要去寻找孟清叶。

他找到管理人员,找了个借口,说自己去周边看看,不会走太远。

负责人看到陆宸枭一个大男人,心想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嘱咐了一下不要去危险的地方,就同意了。

时间不知不觉过了一大半,已经下午了。

陆宸枭走出安置区,看着面前的山水,这里就是孟清叶这一年来生活的地方,确实跟她本人一样清秀宁静。

没再多想,陆宸枭踏上了寻找孟清叶的路程。

因为下过雨的关系,本就崎岖的山路湿滑无比,陆宸枭沿途找了一根比较坚固的树枝,当作登山杖。

距离陆宸枭从安置区出来已经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往哪边走,他失去了方向,只能继续漫无目的地前进。

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陆宸枭心想,不管怎么样,他一定要找到孟清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天色黑了下来。

负责人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一人,反应过来才想起陆宸枭自从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他赶紧找到陆宸枭的联系方式打了过去,然而始终都是无人接听。

没有别的办法,负责人只好找到搜救人员,大致描述了一下陆宸枭的模样,让他们在搜救的时候留意一下。

陆宸枭拿出手机,发现没有信号,电量也快没了,但是他并没有慌张,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着前方的路,一步步地往前走。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的电量再也支撑不住,关机了。

光也灭了,周围陷入一片黑暗。

陆宸枭停住脚步,等到眼睛渐渐看清周围的环境时,才接着走下去。

一路上也没看到什么人家。

陆宸枭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只觉得天色越来越黑,他现在完全是摸黑走着,全靠着手上的那根树枝。

渐渐地,他走累了,决定先停下来休息。

他靠在一颗被洪水压倒的树上,思考着这应该是灾发地,陆宸枭想象了一下当时孟清叶遭遇的环境,心口一疼。

她当时应该挺害怕吧。

但是她又是那么地善良,明明自己也很害怕,却还是选择了去救人。

陆宸枭开始捶打自己的胸口,暗骂自己真不是个男人,孟清叶在救人的时候,他又在干什么,居然过了一周才知道她出事了。

想到这,他没再休息了,接着往前走。

许是一天没怎么进食的缘故,陆宸枭从树上起来的时候脚下一打滑,身体不受控制地朝前倒去,没记错的话,前面有个斜坡。

他赶紧伸手想抓住东西不让自己倒下,却什么也没摸到。

原本握在手上的树枝也不知道掉到了哪里。

完了。

陆宸枭心想,随后而来的就是身体接触地面的疼痛,他不受控制地滚了下去,然后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昏了过去。

第十九章 雏菊

陆宸枭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他看了一下周围,这是一间木屋。

他正准备从床上起来,身体顿时传来一阵疼痛。

“别动,你受伤了。”陆宸枭身后传来好听的女声。

只是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闻言,陆宸枭想转头看过去,结果只看到一抹白色的衣角,随后消失在了门边。

看来这间木屋是刚刚那个女人的,陆宸枭心想。

他现在身体不能动,只能转转头。

于是陆宸枭开始打量起这间屋子,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桌上摆着一瓶小雏菊,整体环境还是很整洁的,面积的话估计不怎么大。

他思索的这段时间里,门口处进来了一位妇女。

妇女看见陆宸枭睁着一双眼睛望着天花板,随即说道:“你醒了?”

陆宸枭看着进入自己视线的女人,长着一张很普通的脸,年纪看上去比他大。

这个女人不是刚刚跟自己说话的那位。

陆宸枭得出答案,随即他开口:“请问这是哪里?是你救了我吗?”他只记得他滑倒了,然后顺着那个斜坡滚了下去,再就晕过去了。

“这里是临县周边的山上,我丈夫下山砍柴看到你一身伤躺在地上,才将你带了回来,我们就住在旁边。”妇女回答他。

闻言,陆宸枭点了点头,然后说着:“谢谢你们救了我,叫我成锐就好,你们怎么称呼?”

“哈哈哈没事没事,”妇女笑着:“叫我阿珍就行,我丈夫他叫阿强,哦对了,还有一个女孩子,跟你差不多大的样子,待会她来了,你们主动认识一下。”

看来就是刚刚那个让他别动的女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陆宸枭的心里开始期待起来,他赶紧扫除脑海里的想法,不断洗脑自己,只是声音有点像孟清叶才关心的。

这时,阿珍说道:“你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需要就叫一声,我们在旁边能听见,我先去准备晚饭,你都快一天没吃东西了。”

原来自己睡了这么久,从昨晚昏迷到现在睡了一天。

而一开始跟他说话的女人这段时间也没再进来过。

陆宸枭闭上眼睛,决定先好好休息一下,他要把身体赶紧养好,然后继续去寻找孟清叶。

等陆宸枭再醒过来时,天已经全黑了,他闻到了饭菜的香味,肚子不受控制地叫了起来,确实有点饿了。

门被打开,阿珍端着饭菜进来,她把饭菜放到床边桌子上,然后将陆宸枭慢慢扶起来。

“快吃吧,饿了一天了都,吃完饭才好得快。”阿珍说着。

陆宸枭对她笑了笑:“好,谢谢。”闻言,阿珍拍了拍他,离开了房间。

另一边的屋子里。

阿珍回来之后看向坐在饭桌前没有动筷子的白衣女人,脸上露出笑容。

她挨着自己的丈夫在饭桌前坐下:“吃饭吧。”

白衣女人给阿珍和阿强各自碗里都夹了一块肉:“尝尝我今天做的红烧肉,我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阿珍无奈地笑了笑,咬了一口碗里的红烧肉,入口即化,肥而不腻:“嗯,真不错,千雪的手艺又见长了!”

是的没错,这个白衣女人,正是被洪水冲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孟清叶!而此时隔壁的陆宸枭全然不知情。

第二十章 寒温

事情回溯到灾害发生那天,孟清叶被第二波洪水冲走后,呛了好几口水,就在她感到呼吸不过来时,一棵树挡住了她,这才没被洪水继续冲下去。

然而那时的孟清叶早已精疲力尽,再加上长时间泡在水里,刺骨的寒温弥漫了她全身,脸色苍白一片。

幸好那棵树足够坚固,她靠着树干终是支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anhu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