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他退,他进。

  静一元君见到顾眉时,倒是被她吓了一跳。

  “怀信说你有事出京,让我派人看顾一下许家,你这是去了哪里?怎瘦了一圈?”

  顾眉摸了摸脸,日日看着的脸,倒是没觉着瘦了。

  不过,她出京的事没有外传,而是说去了翠微观和静一元君清修。

  “瘦了才好穿嫁衣啊。”

  静一元君瞪她:“这些日子好好地给你补一补。瘦骨伶仃的,哪里有之前好看。”

  两人好些日子不见,静一元君细细地问了她出京时的情形。

  难得见静一元君如此,顾眉笑呵呵地看着,应着。

  两人正在说话时,外头妙远来报,说是宫中有内侍前来传旨,说要顾眉进宫面圣。

  静一元君眉头一皱,问妙远::“来的是什么人?你可认识?”

  妙远道:“是皇帝身边大太监赵林的徒弟,问了几句,好像是朝堂上出了事,要请师妹去做证。”

  静一元君冷笑:“这就奇怪了。什么事,要一个女郎做证?”

  顾眉笑了笑。“只怕是有人进宫向皇帝告状了。”

  “你出京一趟难不成还得罪了什么人不成?”静一元君问。

  顾眉面色平静地说道:“谢文死了。”她的口气仿佛在说今天天气是晴天一般的平常。

  静一元君愣了一下。一时间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这两个人可真是沉得住气啊。一出去就做了这么大一件事,回来后也不第一时间说一声。

  她对妙远说:“你去打发人走了。就说等会本君带着她进宫。”

  “你们两个混球,到底是发生什么事,还不赶紧招来。”

贺兰宴顾眉(贺兰宴顾眉)全文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贺兰宴顾眉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贺兰宴顾眉)

  顾眉将在驿站发生的细细地讲了一遍,也将她去时就发现的异常给说了。

  静一元君面色很不好,“竟然敢跟梢你,还对你动刀?杀得好。”

  “罢了。”她对顾眉说道:“死都死了。还能怎么样?更何况有证据是你们杀的吗?”

  “走。本君倒要看看那靖安侯有什么脸面敢进宫告状。”

  顾眉知道静一元君是真心的庇护她,本身这事不论做得多么天衣无缝,谢文一出事,靖安侯必然进宫告状。

  谢文出京做那些事,难道靖安侯不知道吗?

  否则,他怎么会有的放矢地直接朝皇帝告状,让皇帝传召她进宫。

  “皇帝那里,这两年越发不像话了。乱成这样算怎么回事。”

  不过,她也劝慰顾眉:“靖安侯那里你也不用怕。有本君帮你撑腰。”

  只是两人还没出门,就有东宫的侍卫来传信:“顾女郎,殿下让属下来传信,你刚回京,又即将大婚,留在府中好好歇息即可。”

  贺兰宴从许家离开后,回东宫的半路就被人叫进宫去了。

  进宫后,就见到靖安侯正跪在皇帝面前,满脸涕泗横流。

  贺兰宴神色平静地看了眼他,理清思路,慢慢地踱步入殿。

  靖安侯看到贺兰宴进来,哼了声,胡乱作揖:“殿下可算来了。”

  话还未说完,就被贺兰宴一手掐住脖颈,直直地怼在冰冷的地板上。

  “太子殿下。”靖安侯慌乱地大叫。

  贺兰宴面色沉凝,死死地掐住男人的脖子,“靖安侯。你教了个好儿子。”

  靖安侯被掐得无法呼吸,手舞足蹈地胡乱比划。

  皇帝本在震怒中。谢文出京做什么,他自然是知道的。

  原该是手到擒来的事,不但没完成,竟还丢了性命。

  现在,贺兰宴竟在宫中大肆行凶。

  下一个是不是要杀他了?

  他腾的一下站起来,“贺兰怀信。你想干什么?这是何处,是你撒野的地方吗?”

  贺兰宴闻言松了送,神色依旧如一潭无波的死水:“陛下。谢文为臣所杀。此前,他勾引素心在前,在得到素心死心塌地的喜欢后,又妄图对前妻行不轨之事。”

  “靖安侯教子无方,纵容其生事,简直天理不容。”

  “孤这是在为陛下清君侧。”

第171章 算账

  贺兰宴的语气平缓,如同陈述旁人杂事。

  “孤若是再晚一点过去,可能收尸的就不是靖安侯,而是孤了。”

  “作为男儿,在未来妻子被人威胁时,如何能忍住不出手?”

  “更何况……”

  他从袖兜中拿出厚厚的一本册子,“这是孤审问谢文带去的那些人,竟都是谢家的死士。”

  “一个朝臣,竟然养了许多死士,他想做什么?借着陛下的信任,推翻陛下吗?”

  一直垂手立在一侧做鹌鹑状的赵林迈步接过。

  大殿内一下子寂静了下来。

  就连靖安侯也好像停止喘气般,瞪大眼睛看着贺兰宴。

  什么谢家的死士。那是他们为皇帝培养的私兵。

  但是靖安侯此刻哪里敢将皇帝供出来。

  若是他敢将真相抖出来,别说贺兰宴这儿,皇帝那里都能立刻下了旨意,将谢家诛了。

  “哐当……”茶盏摔碎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皇帝狠狠地甩袖扫落面前桌案上的东西,又将那册子狠狠地砸在靖安侯的脚边。

  “好。很好。死士!谢卿,你想做什么?”

  靖安侯原本提着的心此刻松了下来。

  皇帝如此狠厉地发作,反而意味着在保他,那他也不用顶着,只要顺着皇帝的台阶下就是了。

  他被贺兰宴狠狠地摁在地上,颤颤巍巍地认罪:“是臣的错。臣养的那些侍卫原来不过是到处流浪的孤儿。臣受陛下的庇佑,头顶有伞撑,这才想着为陛下做一些善事。”

  “是臣想得太浅薄了。这才惹来这些祸事。”

  皇帝冰寒的目光审视着他:“行了。不要打着朕的名义来说话。朕是天下之主,也不过是御林军这么点人手。你倒好!”

  “来人。把靖安侯拖下去。”

  薄凉的话语如同冰冷的利箭。

  靖安侯闭了闭眼,“臣错了。求陛下看在臣一片忠心的份上,臣愿意将那些侍卫都交给陛下调配。”

  皇帝睥睨而下,并未接靖安侯的话。

  这是个蠢货。什么交出来。

  贺兰宴静静地看着君臣二人你来我往的演戏,低了低头,轻笑了两声。

  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拳头砸在靖安侯的脸上,顿时他脸上喷射出血花。

  “别骗人了。”他语气带笑:“陛下英明。可不要被这贼人给骗了。那些死士是谢家的银钱给喂大的,认的是谢家为主。”

  “什么交给陛下调配,这分明就是打着明面上和陛下求和,暗地里却让那些死士近陛下的身,好置陛下于死地啊。”

  “你胡说。”靖安侯牙关打颤,“谢家世代对皇室忠心耿耿,哪里会做出那些谋逆之事。”

  贺兰宴粗鲁地一把将靖安侯头拎起又砸在地上,粗鲁地打断他的话。

  “是吗?对皇室忠心耿耿,难道孤不是皇室中人吗?还是你就是看人忠心,只巴着一人忠心。”

  “如此,那就更不能留你了。如今陛下在,你还有忠心之人,若是哪一天陛下仙去,没有你忠心的人,还不反天吗?”

  靖安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不管正的反的都被太子说了,他说什么都是错。

  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难道就这样完了?

  他惊恐地抬头去看皇帝。

  皇帝的眼神碰到他的,立刻挪开。

  “太子说的没错。朕怎知道你的人有没有二心?朕还清明着,可不敢做那个梦。”

  “行了。下去吧。朕会让人好好的彻查彻查你的行事。”

  “犯了这样的大错,本已是死罪,朕让你再好好的多活几日。”

  靖安侯连连称是,发了一身冷汗,仿佛在水中浸泡过一般。

  谁知,贺兰宴阴恻恻的一笑,用力地掐住靖安侯的胳臂,用力地一扭,咔嚓一声,靖安侯发出一声尖叫。

  “怀信……”皇帝见状厉声喝斥。“你住手。”

  贺兰宴勾起唇角笑了笑。“既然陛下发话,那臣自然从命。”

  说完,他提起靖安侯,随后手一松,让他摔倒在地,发出沉闷的声响。

  靖安侯被折腾的僵硬地张了张嘴:“……救命……”

  贺兰宴眼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