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傅璟天对着厨房那边的人道:“从今天开始,她的一日三餐,记我账上。”

徐栀初点头,急忙跑去打饭。

这一次没人敢调戏她,对她动手动脚了。

依附强者的感觉,真不耐。

打饭的时候,她得到的是最好的食物,和一个苹果。

徐栀初太久没吃水果了,走到袁媛身旁,分给她一半。

袁媛啃着苹果,感叹道:“夜先生好帅啊?男人为女人刷卡的姿态,太特么迷人了,性感极了。”

徐栀初低头大口大口的吃饭,没回答袁媛的话。

还没吃几口,身体被袁媛拉了一下,“婉婉,快走。”

徐栀初尚未来得及反应,便被不知名的东西淋了一身。

她抬眸便瞧见付愧面目扭曲,双目圆睁。

“贱人,不要以为攀上傅璟天了,老子就不能收拾你,不能睡,我可以折磨死你。”

徐栀初用衣袖抹去脸上的汤汁,愤怒尚未爆发出来,付愧的身体便被人一脚踹到。

付愧本来站在徐栀初餐桌对面,被那一脚踹的飞过餐桌,撞击在对面的餐桌上落地。

痛的叫都叫不出来。

徐栀初惊骇的看着踹人的傅璟天,他像一匹敏捷的豹子,轻松跃过七十公分的餐桌。

走到尚未爬起来的付愧面前,一脚踩住在他胸口上。

“你敢碰我的人。”

付愧抱着傅璟天的腿,艰难的说话,“寻哥,我错了,饶了我吧。”

徐栀初从付愧说话的声音就听得出,他受伤了。

简仪穆司明(简仪穆司明)小说免费下载全本-简仪穆司明(简仪穆司明完整版)免费阅读无弹窗

“去给苏小姐磕头认错。”

傅璟天移开了踩在付愧胸口的脚。

付愧连滚带爬到徐栀初面前,虔诚的磕头。

“苏小姐,我错了,我不该对你有非分之想,我不该打你,你原谅我吧,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做什么都行,求求你原谅我。”

他一个头一个头的磕,脑磕在地板上,砰砰的响。

没几下,他脑袋上就有一个很大的包。

徐栀初冷漠的看着他,在心里一下一下的数。

五十……八十……

还没到一百,付愧就浑身抽搐,倒地晕过去了。

李离怕付愧真死了,走到徐栀初面前道:“苏小姐,他磕头认错了,这事就算了。”

付愧是诈骗的好手,每月能都能给李离创造几十万上百万的业绩,他自然是要保付愧。

而徐栀初还什么业绩都没有,她的地位自然不如付愧。

徐栀初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不给李离的面子,那就是找死。

适可而止的分寸,徐栀初还是掌控的很好。

“李哥,是我不懂事,惹祸了,请你原谅。”

李离哈哈一笑,“小苏,你进步很快呀,我很看好你哦。”

言毕,他吩咐厨房,“小苏的饭没了,还不送一份来。”

又对着其他人命令,“把付愧抬回房间。”

付愧被人抬起来,怨恨的看了徐栀初一眼。

很显然,是看见她不原谅他,他装晕蒙混过关的。

这些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

午餐继续,袁媛小声道:“夜先生刚刚那一招行云流水,用力精准,一看就是练家子,他到底什么来头?”

张强道:“李哥的救命恩人,据说是两年前,李哥差点被抓到,是傅璟天救了他,后来李哥就带在身边做保镖。”

下午,徐栀初开始干活,把园区的监控和电力改造了。

傅璟天跟着她,她忙的时候,他站在墙根,双手抱胸盯着她。

那眼神,和黑暗中盯着她的那双眼睛一模一样。

“夜先生,谢谢你救了我。”

傅璟天不说话。

徐栀初见识到他连李离的话都敢不回答,自然不敢指望他会回答她的话。

“听说你是给李哥做保镖的,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甘愿来这种地方?”

“苏小姐这样的人,怎么也来这种地方?”

傅璟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徐栀初被怼的哑口无言。

干了一下午的活,天快黑了,徐栀初才搞定。

她站在傅璟天面前,盯着他深邃的眼眸,“真要我搬你房间去?”

“嗯。”

“我又臭又脏的。”她低头看了自己的身体一眼。

衣服上还残留着之前付愧倒的汤汁。

“我带你去买衣服。”傅璟天转身就走。

徐栀初刚要跟上去,李离来了,手上拿着一支烟,带着几个手下。

“我来看看苏小姐下午的劳动成果。”

徐栀初就指着上面的摄像头,“这个被我改造成红外热成摄像头,以后只要有人经过摄像头拍摄范围,就会发出警报。”

她又指着围墙上的铁丝网,尚未来得及解释,一只老鼠突然从外面探头探尾进来,碰到了铁丝网,身体瞬间被烧焦。

徐栀初就不需要多解释了,“我上一次就是从这里爬出去的,现在别说人,一只老鼠都出不去。”

李离惊讶得嘴里的香烟都掉地上了。

“靠!这特么就是传说中的哥斯拉电圈。”

“是特斯拉线圈。”徐栀初纠正。

李离肩膀搭在徐栀初肩膀上,“苏小姐果然是个人才,你看咱们电机房最危险,要是被人断电,这一切都白忙活了,你说是不是?”

“是,所以我准备给电机房外面也弄一个这个。”

徐栀初知道李离想要什么,就立马给出。

李离满意了,一手勾着傅璟天的肩膀,一手勾着徐栀初的。

“傅璟天老弟,还是你眼光好,苏小姐虽然不好看,但是好用,今晚在床上,你可要好好表现,替我把人哄好了,今年咱们得业绩要是能做到十亿,哥就能去第二区了,哥带你一起去。”

第16章给我铺床叠被

这是徐栀初第二次听说第二区这个地方了。

张强想去,李离想去,所有人都想去,那是缅北园区奋斗的目标。

所有人都想去的地方,徐栀初却不想去。

她很清楚,越是光鲜亮丽的地方,越是黑暗。

再加上,她还想逃。

上一次跑完全是一时冲动,没有任何攻略,下一次跑,她就会一次性成功。

傅璟天带着徐栀初去买衣服,园区是监狱改造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监狱后面,有一块几百平方的院子。

院子里有理发店,小超市,服装店。

徐栀初诧异道:“这里怎么有开店的?”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unm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