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轻轻的:“我不知道!大概是不想放手,大概是知道一放手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乔染一直在哭,

他捉住她手掌,跟她十指紧扣。

他伏在她耳边轻喃:“跟小孩子一样!别哭了,心都要哭碎了。”

……

乔染睁开眼,已经是清早。

枕边,没有旁人。

她依稀记得,深夜时霍刑回来睡过,就躺在她身边。

乔染不敢多想,连忙起来走到对面的病房。

乔大勋仍在熟睡。

沈清睡在一旁的小沙发上,乔染给她盖了毯子,坐到床边静静地守着……

约莫八点,霍刑过来了,身边跟着秦秘书。

霍刑应该是回去换过衣服了,一身深色毛料西装,领带配得也很讲究,衣冠楚楚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昨晚的孟浪、更看不出来会愿意那样子侍候女人。

他在乔染身边坐下,下抬轻抬。

秦秘书将早餐放在病房里,就退出去了,但是离开时她还是忍不住看了乔染一眼,目光多少有些复杂。

门合上,霍刑轻声问:“爸还没醒?”

约莫是昨晚的事情,乔染没敢看他,只嗯了一声。

霍刑侧头望着她。

半晌,他才很轻地笑了一下:“脸怎么这么红?又红又软,就跟昨晚那儿……”

乔染说得很急:“我报答过你了!”

乔染霍刑小说(乔染霍刑)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乔染霍刑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乔染霍刑)

霍刑见好就收,没再说下去,过了会儿他告诉她他要去Z市出差几天,有个挺重要的交易会要参加,不过医院这边他会安排人照料。

乔染低声说谢谢。

那一声里,是她不得已的妥协。

因为在霍刑面前,她什么也不是,爸爸住院霍刑可以为他找到最快最好的医疗,而她却不能。

霍刑看着她发红的眼睛,猜出她的想法,他低声开口:“不用说谢谢的,我们还是夫妻!至于昨晚,夫妻做那个事情不是很正常吗?”

说完他就起身,嗓音更温柔了些:“我走了!有事打我电话。”

这时沈清醒了,

见霍刑过来,就要起来。

霍刑快步过去,轻按了她的肩:“我马上就走!”

他离开,门轻轻打开,又合上。

沈清看向乔染,她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欲言又止。

*

两天后,乔父的病情稳定,随时能出院。

这时,乔染又得到一个好消息。

李太太给她打来一个电话,声音如沐春风的:“陆太太,想不到你真是魏老师心仪的学生!是这样的,我们家老李有个朋友,钱多得没处烧正巧又爱好古典音乐,我试着一说不想人家就同意给你们投资,那爽快的劲儿可把我们家那只铁公鸡给比下去了……”

乔染惊讶:“真的?他能投多少?”

李太太从容不迫地说了个数儿:“两亿!这是不是解了你们的燃眉之急呢?”

乔染欣喜不已:“何止!李太太,我要请您吃饭,好好感谢你。”

李太太欣然同意。

挂上电话,李太太却心事重重。

李先生望着她:“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花的是霍刑的钱,又不是用了咱们家的票子,你难过个什么劲儿!”

李太太看丈夫一眼,并未说出心事。

其实她为霍刑当中间人,也是自私,为的是黎睿。

黎睿喜欢上乔染,上次还在会所跟霍刑大打出手,这一打可是打出名了,黎家父母很怕儿子再出丑,请她拿拿主意。

李太太就说,唯有霍刑跟陆太太感情好,黎睿才能断了念想。

旁人伉俪情深,他总不好硬抢吧!

所以才有了这事儿!

而她家老李最近大概新得了个尤物,玩的正是高兴,哪里顾得了家里这些事情,她也懒得跟他提起……

李太太跟乔染,约在下午喝茶。

喝茶时,李太太不紧不慢地敲定了双方见面时间,她人向来稳重,乔染是信她的,她情不自禁再三说谢谢。

李太太捏着精致茶盏,浅笑:“陆太太,咱们这个圈子里不就是你帮着我、我帮着你的吗?有事互相帮忙,他日好再相见。”

乔染轻嗯一声:“这忙我记下了。”

李太太掠过这事儿,倒是提起另外一桩来:“我记得那个路靳声身边,从前有个漂亮的模特女朋友,是乔染你的朋友。”

乔染点头:“是!不过他们分手了。”

李太太妩媚一笑:“难怪!我说路靳声下周就订婚了,不能不给人家女孩子交代。”

林萧跟路靳声的事儿,乔染不好在外人面前说。

她含糊其词。

李太太也是精明人儿,见她这样,就不方便再打听了,两人喝过两盏茶水便道别,临走的时候乔染送了份礼物给李太太,是苏绣大师的作品,很不便宜的,重点是千金难买。

李太太很是喜欢。

她轻轻抚过那细致花纹,ᴊsɢ垂眉浅笑:“是送到我心坎里了!你这样的人儿,难怪黎……”

乔染知道她指的是谁,稍稍有些不自在。

李太太回过神来。

她给自己找补:“难怪倾城不及你!霍刑才那样喜欢你。”

……

乔染在门口跟李太太道别,她正要离开却见对面大厦的大屏上,在播放路靳声跟宁琳订婚的新闻。

男才女貌,一对璧人。

乔染看得出神,她更替林萧难过。

就在这时,一只手臂捉住了她的:“乔染!”

第85章 他不纯情,他不是纯爱战士!

乔染怔了下,侧头,她看见了路靳声。

明明要订婚的人,明明订婚视频上那么意气风发,但是此时他看着并不好,面容憔悴,眼底带着腥红。

“林萧在哪?”

路靳声嗓音嘶哑,手上的力道把乔染的手腕都抓疼了。

乔染缓过神来。

她盯着面前的路靳声,轻声说:“昨天我们打电话时,她在B市家里面。路靳声你不是要订婚了吗?还找她干什么?”

路靳声松开她,有些烦躁地点了根香烟。

淡灰色薄雾升起……

他修长手指掸了下烟灰,幽幽开口:“昨晚开始我就联系不上她了!乔染,我不是不想放过她,我是不想放过自己!”

乔染失神般轻喃:“路靳声你要订婚了!你是想让林萧当你外室吗?你这样招惹她,你那个未婚妻会放过林萧吗?林萧什么也没有,她只是……只是一个孤女,而你的未婚妻宁琳家大业大,她要对付林萧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路靳声哑声开口:“我不会让宁琳伤害她。”

乔染瞳孔微缩:“你凭什么保证?你现在已经联系不上她了。”

路靳声让她冷静一点。

乔染往后退了一步。

她看着路靳声,声音嘶哑颤抖:“但凡你知道林萧过去遭受的,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不冷静了!路靳声,你可以订婚你也可以婚姻美满……但是别伤害林萧,她跟你们不一样,她一无所有!她受到伤害只能躲起来舔舐自己的伤口,反复地告诉自己这不算什么……”

说完,乔染拨打林萧的电话。但是拨出后只有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对不起……】

乔染打了无数次,都是如此。

其实从前林萧全世界到处跑,这样的情况也经常有,并不稀奇,但是今天乔染心里却升起了强烈的不安。

……

夜里,乔染从噩梦中惊醒。

她梦见了林萧。

她梦见林萧站在悬崖边上,全身是血,转身对她轻声开口:“乔染,这次我可能真的要走了!”

“林萧!”

乔染醒来的时候一身热汗,全身的衣裳都湿了。她的眸子看着外面的黑夜,轻轻喘息,整个人还陷在方才的梦魇里。

手机铃声悠扬响起,划破了夜的平静。

她以为是林萧回她电话,立即接起:“林萧……”

但是手机那边的人,却不是林萧,而是霍刑。

深夜,霍刑的嗓音低沉温柔:“我是霍刑!乔染,是做噩梦了吗?”

午夜梦回,是人最脆弱的时候。

哪怕他们关系再僵,哪怕他并不是他想依赖的人,但是这会儿乔染还是沙哑着声音说:“下午路靳声找我,他说联系不上林萧。霍刑,我怕林萧会出事。”

她想到梦境,忍不住蜷了双腿,低低地哭了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