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盛京和瞳孔缩了缩,定格在窗外一片飘落的雪,坦荡从容道:“没有,你也不要再问了。”

第365章 离开你多开心

“为什么不问?”

秦漫漫终于咄咄逼人起来,当着盛京和的面,她一改往日的怯弱,毕竟这是有关盛望的事情,她的出现,也都是为了现在,“我只要一个联系方式而已。”

“要到了又能怎么样?”

房间灯暗下来。

玻璃上模模糊糊印着盛京和的面容,他透过玻璃,还能看到秦漫漫的表情,她急切,冒失,甚至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候,“你不用管怎么办,我就是要。”

盛京和眼下是疲惫的颜色,口吻更加无力,“我说了,我没有,事发之后我也找不到人了。”

或者说不是找不到,是人被藏起来,他们谁都找不到。

当年他们都没有能力去查清事情真相,现在秦漫漫有了,她说什么也要找到真凶,盛京和曾经试过,可被人千万百计的阻挠。

那人是谁。

他们也都清楚。

盛康当时不想将他有私生子的事情闹大,今天依然不想,他仍旧抱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

就算那是他最喜爱的儿子也一样。

秦漫漫在当年就看透了盛家人的嘴脸,一个比一个凉薄冷血,她早就不将希望放在盛京和身上,“你也知道是有人故意害他对吧?”

“不知道。”盛京和心力憔悴,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他喘不上气,恨不得乞求秦漫漫,“你走吧,你说得那些我不知道,等会儿画画就回来了,我不想让她看到我跟你单独在一起。”

“画画?”

秦漫漫站起身,对盛京和露出怜悯的笑容,他现在看上去的确就像个病秧子,不再会有人爱的病秧子,申嘉歆,盛康,亦或者是辛画,都不会爱他。

“你的画画现在正在医院楼下跟别的男人玩雪呢,你现在下地,走到窗前,就能看到她离开了你有多开心。”

辛画盛京和(辛画盛京和)全文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辛画盛京和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

这一趟去吃饭又买了日用品。

花了不少时间,又要到了新年,成恪硬带着辛画去看电影,出来天彻底黑了个透,他开车送她到酒店开了房间,东西收拾好才送她回医院。

到这儿楼下,下了一整天的雪到了脚踝。

成恪家乡没下过几场雪,简直像见了新大陆,在医院楼下像个小孩似的玩起雪来,辛画被拉着去玩,脑袋被雪球砸了好几下。

头发上也沾满了雪粒子,在零下几度的夜里,她玩得浑身发热,快流出汗来。

她没有成恪玩性大。

在一旁累得大喘气,成恪却还没停,不知在手里团了个什么跑过来,肩膀上满是雪,头上也是。

辛画伸手帮他挥去,“行了,你不冷吗?”

“不冷。”成恪将手掌摊开,中间放着一枚用雪堆成的心形,洁白冰凉,“这个给你。”

“够幼稚的。”

这是什么行为,辛画很了解,她清楚自己不会再面对感情,有意逃避,“玩够了我就上去了,天都黑了。”

“玩够了。”

她不要。

成恪便老实收回自己那里去,强求从来都不是他的宗旨,到辛画走,他还站在雪里,面带微笑目送着她。

直到掌心里那枚“心”慢慢被体温融化,消失不见。

辛画还带着给盛京和买的衣服,她记得他的尺码,可明显感觉到他这两年瘦了些,感情没了,人也刷新,连回忆都不那么准确了。

带着衣服到了他的病房外,辛画先敲门,听到盛京和的声音才推门进去。

他半坐在床头。

腿上脚上都敷着药,药膏之下是烫伤的皮肤,不知是这伤让他看起来脆弱,还是他本身的脆弱,辛画站在门外,被他哀哀切切的样子卷进虚幻的漩涡。

好像踏进这扇门里,就会被他的悲伤同化。

第366章 这段以后没有我

“怎么不进来?”

盛京和发了话。

辛画拎着两套新衣服,从里到外,买的很齐全,之前生活在一起,她没少帮盛京和置办行头,隔三岔五就要跟他去买,无论是正装还是休闲装,都经过她的手。

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双方几乎都相信,他们谁都离不开谁。

可现在看,分开了,照样能活下去。

辛画还能活得更好。

盛京和都看到了,他忍着痛走到了窗前,每每呼吸一口,窗上就会浮现一层若隐若现的白色雾气,那样的颜色会朦胧外面的雪,楼下的人。

昏黄的灯光是天然的滤镜,罩在辛画身上,美的像是一幅高饱和的油画,是雪地画作,画里的人还有成恪。

他们打打闹闹,一起玩雪,有着情人之间最自然的神态,若不是辛画封闭自己,恐怕早就被他吸引,跟他在一起。

而盛京和。

或早或晚,要退出她的生活。

辛画面对盛京和,只有冷漠和公事公办的态度,“衣服给你买来了,你自己换着穿。”

盛京和垂着眼睑,气压很低。

见他不吭声,辛画放下东西就要走,一口冷气被盛京和吸到心里,他哽着喉咙问:“你要去哪儿?我还没吃饭呢,自己不方便,你能帮帮我吗?”

辛画跟成恪的那些被盛京和选择隐藏。

他藏着不说,就不会戳破他们现在的和谐。

辛画收紧掌心,门把手有些锋利,割的皮肤都疼,她也有些忍无可忍,背对着盛京和,不看他受伤的样子,“秀姨呢?”

“她也要休息的,就这一次,可以吗?”

辛画松开手,折返回去。

帮盛京和拿起筷子给他喂饭,其实他们都很清楚,他只是脚伤了,手没有问题。

更何况这份饭,已经冷了。

“你就吃这些吗?”

“够了。”

盛京和小口吃着,心如刀绞,脑中混混沌沌,全是他们在雪地里的样子。

从认识辛画开始,她的眼里只有他,生命里也同样,一旦闯入了别人,无论是谁,他都无法接受。

盛京和吃得很慢。

慢到辛画的手都泛酸,食物冷透,她抬头去看,已经快十点钟了,“吃好了吗?”

盛京和摇头,酸痛的眼睛渐渐变湿。

咽下一口冰冷的食物,颤声问:“你赶时间吗?”

“有点。”

“是要去见成恪吗?”

辛画夹菜的手顿住,慢慢垂到饭盒里,她没有再喂,而是将东西放在了一旁,略显无奈,“你耍我是不是?”

“我耍你什么?”盛京和抬眸,眼眶的红色触目惊心,“我不过是问问,你喜欢他吗?”

房间的暖气,室外的雪,盛京和即将垂落的眼泪。

这些是今夜的记忆点。

辛画看向别处,很轻微地“嗯”了声,“也许会喜欢,等我们正式离婚了,我可能会跟他在一起。”

盛京和神情冷淡,额前散落的发在他眼下投射出片片阴影,将人显得阴郁不少,他轻笑,“挺好的,你都打算好了。”

“我总要为自己的以后打算。”

“所以这段以后里是没有我了对吗?”

这是骗他的话,可为了能断得快些,干净些,撒谎算什么?

辛画冷着面容,“嗯,你也考虑考虑别人吧。”

她拎起包要走。

湿润滚烫从眼角坠下,盛京和竭力隐藏他的悲痛,“如果跟他在一起不开心,还可以回来找我。”

辛画摔上门,决绝留话,“永远不会的。”

第367章 替他说话

走出盛京和的病房,辛画心如止水,按下电梯按键的那刻,才骤然觉得堵闷。

用力捶了心口几下,那痛感稍有缓和。

电梯从左边升上来,秀姨急急忙忙冲出来,看到辛画,拉住她的手,“画画你也在这儿就好,快跟我下去,老太太出事了,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被他们推进去急救了。”

感情的事要翻篇。

当前最要紧的还摆在眼前。

老太太躺了一整天,原以为有所缓和,却突然严重起来,辛画给申嘉歆打电话,叫来了一大家子的人守在急救室外。

下午辛画便订了明天一早的机票。

原本打算今晚老太太没事,她明早就回松江,自己早就不是盛家人,在这儿也没有任何意义。

情况有变。

她只能退了机票,装作担忧的样子,跟所有人一起等在急救室外,申嘉歆坐在她身边,没什么慌张。

老太太如果真出了事,对她来说,或许是好的。

少一个人保尔恩,她就多一份机会将人赶走,盛康坐在那儿,焦头烂额,时不时站起来走走,秀姨是最慌张的一个。

等了两个小时。

等来了盛庭书,他早一天便在往这儿赶了,临时又去了趟谈家,接到消息,半夜便赶了过来。

申嘉歆看到盛庭书,意识才所有苏醒,忙站起来去关怀,“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过来了?”

盛庭书看着急诊室的方向,“奶奶怎么样了?”

“不知道呢,听说是心脏病突发,明明今天还好转了的。”

发病的时候秀姨并不在身边,连她都不清楚。

辛画坐着,尽量隐形自己,盛庭书还是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