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这么好看的姑娘,季队一把就拿下了,真是深藏不露。”

第25章

议论声纷纷扰扰。

王则民知道当年的内情,状若无事的咳嗽两声:“季队的私事你们也聊,就不怕他加训?”

众人面面相觑,立即低下头,继续干自己的事情。

林星辞被阮南烛放在副驾驶,又看着男人又小心翼翼给她系上安全带。

她心跳如擂,甚至连带着脸上都烧红起来。

可脑子却下意识阻止自己,不停盘旋着:“你不能喜欢他,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随着阮南烛的退离,林星辞上头的情绪缓和不少。

两人沉默着,各有所思。

阮南烛转动钥匙,点燃发动机:“你就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林星辞有些愣:“什么?”

“哦!赵梅的案子是什么情况,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阮南烛握着反向盘的指骨泛白:“就这些?”

林星辞疑惑:“不方便说吗?”

“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什么私事要问我?比如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比如我……”

“季警官这样做自然有季警官的道理。”

林星辞打断他,“你要是想说,该我知道的我自然会知道。”

阮南烛眉头一皱,心乱如麻。

上车前他其实已经做好了坦白一切的打算,但是听见林星辞这番论调,他难以遏止的想起之前的那三年。

周嘉鱼阮南烛知乎免费小说_周嘉鱼阮南烛免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毫无疑问,和林星辞在一起的那三年,是他最快乐又最煎熬的三年。

每当到了深夜,他就会捏紧了警徽。

想那上面究竟沾满了多少同僚的鲜血,才让他卧底到这个地步,他怎么能够对林世汉的女儿动心!?

可无论怎么提醒自己,他依旧越陷越深。

爱上一个注定不能爱的人,清醒着沉沦……

林星辞说的对,她不无辜。

她用着林世汉剥削来的钱,过着国家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过不上的生活。

她挥金如土,她高高在上。

可林世汉做的一切她终究不知情。

自己也确实不该利用她的感情去抓获林世汉……

对国家和人民他问心无愧,可对林星辞呢?

他始终是亏欠的,亏欠到午夜梦回都会看见她哭的红肿的双眼,看见她声泪俱下的问:“为什么?”

阮南烛偏头,扫了眼副驾驶的林星辞。

在心里悄然感叹: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林星辞觉察到他复杂的视线,别过头看向窗外。

就这样沉默着,车也驶进了赵家村。

阮南烛在赵诚家门外停下,解开安全带下车,绕到副驾驶想要抱林星辞下车。

林星辞却先一步打开车门,忍着疼下车。

她径直越过阮南烛搀扶的手,走进赵诚的家门。

阮南烛眼底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失落,接着紧跟着林星辞进门。

农村的自建房都是大差不差。

只是赵诚家的格外简陋,只堪堪用红砖垒砌成两三间房,什么装修都没有。

屋子里也空空荡荡,除了必要的桌子和床,其他一概没有,甚至连房间都只有两间。

进门后,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扑鼻而来。

林星辞捂住鼻子往里走,终于在最角落里,看见了浑身沾满鲜血的赵梅!

第26章

林星辞的心上像是被人狠狠劈了一刀,鲜血不止,疼痛难忍。

她没有丝毫犹豫大步向前,将赵梅搂进怀里。

“赵梅,是我,是林老师。”

林星辞不断抚摸着她的头和背:“对不起,是老师来晚了……”

赵梅愣愣的,黑白分明的眼睛转了转。

好久之后,才回过神,抓紧林星辞的衣角:“林老师……”

低软的声音如同重锤砸在她的心上,林星辞霎时眼眶通红,声音哽咽:“老师在。”

赵梅吸了吸鼻子,泪如雨下:“老师……老师……”

纵使血腥味刺鼻,林星辞还是搂紧她,想将身上仅有的温度传递过去:“赵梅,老师在的。”

赵梅骤然放声大哭,撕心裂肺的声音让林星辞也忍不住掉眼泪。

阮南烛站在门口,目光沉沉的看着两人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指骨握的泛青。

不出五分钟,赵梅的声音就哭哑了。

林星辞低声哄她:“不哭了,老师来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和老师说。”

赵梅抽晚.晚.吖泣着,头低低埋着:“老师……我对不起你,那天赵海深……我都没有帮上你。”

林星辞想起那天,赵海深给她灌迷药,赵梅被推到一边。

她小心翼翼的掀开赵梅的额前发:“你不说我都忘记了,那天你被赵海深推开,有没有受伤?”

赵梅轻轻摇头:“没有。”

林星辞舒了口气,轻声开导她:“你还小,即使在场也不能怎么样,赵海深人高马大,一个能打你5个。”

赵梅揪紧了衣服,不讲话。

林星辞看着她:“能告诉老师吗?你这一身的血是怎么弄的?”

赵梅深深垂下头,泪珠一滴接着一滴的落在衣服上,晕开早已干涸的血迹。

林星辞不催她,只是静静的陪着。

好久之后,赵梅才再次开口:“林老师……你会讨厌我吗?”

林星辞坚定的语气给了赵梅一丝丝勇气。

阮南烛走到林星辞身边,神色是说不出的复杂。

赵梅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低下头:“林老师……”

林星辞握住她的手,看向阮南烛:“季警官,你能先出去吗?”

阮南烛迟疑一瞬:“我就在门口,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直到看着阮南烛的背影出门,赵梅才带着哭腔开口:“林老师,是我杀了我爸……”

林星辞心中大骇,惊了好久才颤手摸赵梅的头:“别害怕。”

只是这话不知道是安慰别人还是安慰自己。

她下意识问:“除了我,你有和别人讲过吗?”

赵梅红着眼摇头:“我不敢,我不敢告诉别人,很多人问我,我害怕……”

她很贪恋头上这片刻的温暖,却很克制的将头挪开:“老师,我身上很脏,你不要沾上了。”

“能跟老师说说,你为什么……”林星辞顿了顿,“或者这几天发生了什么?”

赵梅点头:“那天赵……赵老师那样对你,我很害怕,就回了家……”

“我爸他喝了酒,想要对我动手动脚,我不想,我用碗砸了他,他很生气,要动妹妹……”

“妹妹还那么小……”赵梅说着,又忍不住开始掉眼泪,“我就拿刀砍了他……”

“他晕了过去,我带着妹妹躲到柴房。”

她咽了咽喉咙,脸上满是惊恐:“第二天……他就死了。”

“林老师,我会坐牢吗?”

第27章

赵梅紧紧拽住林星辞的衣角,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林星辞答不上来,只能说:“梅梅很诚实也很勇敢……”

自从赵诚死后,赵梅的精神一直紧绷着,她一直没睡,任由谁哄都没用。

现在吐露了心事之后,赵梅反而放松下来。

林星辞哄了几句,她就睡了过去。

林星辞手上有伤,没法把赵梅放到床上,只能压着声音:“季警官?”

话音刚落,阮南烛就缓步走了进来。

林星辞用眼神示意让他把赵梅抱到床上,阮南烛了然。

走近轻松抱起赵梅,放到一旁的床上。

林星辞松了口气,想起身时才发现四肢都发麻痹,僵的使不上劲。

阮南烛一眼就看穿了她的窘迫,走到林星辞面前蹲下。

小心翼翼的握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