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点被他气得骂人:“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避让车,我现在立刻报警!”

傅司琛扣住时婳即将拨通的报警界面:“用不着报警,就这点小伎俩,还想围堵我?这帮人,怕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傅司琛突然加快油门,疾驰而去。

后面和左右的车见状,连忙加速跟上来。

在傅司琛的车子突然改道,驶入一个狭窄的拐道后,其他车只能有一辆跟在他侧面。

另外两辆车,只能被迫继续跟在他后面。

见傅司琛改道,其他车很快转换思路,一门心思想逼停傅司琛的车。

但傅司琛车技不俗,任凭其他车如何费尽心思,依旧设法躲开了袭击。

时婳在最开始的慌乱后,很快冷静下来,利用后视镜不断给傅司琛报点:

“九点钟方向,白色车即将撞上来!”

“后面的车,现在正准备加速!”

“后面的车改道跟在侧面的车后面,他们很可能会选择超过你在前面包抄!”

“怎么办?再这么下去,我们的车子被逼停后,只能原地等死!“

时婳很快分析出来:“那些人既然敢在看守所附近就选择动手,必定有备而来,他们车上的人和武器一定不会少。甚至于很有可能,他们今天根本不会给我们留活路!傅司琛,我真是被你害死了!”

一想到姚凤兰右脑里的芯片炸弹还没被取出来,还有父亲的死,现在只知道除了跟傅司琛有关联之外,对于当年的真相如何根本还没查清楚,自己就要因为乌龙坐上傅司琛的车,而被迫要给他陪葬……

时婳的心里恍然间只觉得,恐怕当年的窦娥都没她现在死得这么冤!

时婳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你车上有什么趁手的武器吗?我以前学过一段时间的柔道,实在不行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跟这些人硬拼了!”

傅司琛看向时婳,勾唇一笑:“别怕,有我。”

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傅司琛猛地一个急转弯,强行将车子变道。

这一突然的举动,让后头紧紧跟随的那些车根本来不及反应,在高速行驶下,竟连着一个个冲下了悬崖!

彻夜缠绵精彩小说-时婳傅司琛全章节免费阅读

悬崖之下,车毁人亡!

危机解除,只在短短的一秒钟之间。

时婳一脸震惊地看着身后一辆接一辆消失的车,一时间根本没办法反应过来。

那群人刚刚都秉着想杀死傅司琛和自己的心思,如今却自食恶果,时婳压根不会同情这些人的下场,只是,她对突然发生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幕,实在太难以置信了。

时婳看向傅司琛,诧异问道:“这不是原先的那个悬崖吗?你什么时候又开回了这里?”

“就在你刚刚喋喋不休,想着要拿武器打人的时候。”傅司琛一边操作方向盘,一边空出一只手揉了揉时婳的长发,“别怕,在我视线范围内,没人能动你。”

时婳心想,这世上为什么要发明童话?

大概就是为了这一刻,让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机会。

时婳缓缓抬眸,目光看向傅司琛。

不同于她的惊慌失措,傅司琛的面上始终气定神闲。

或许,早在傅老爷子在外头生的那些私生子找上门的时候,他便已想好了对策。

所以,才如此有胆色地说,不用报警。

时婳原本以为傅司琛疯了,想带着她一块玩命。

事实上,他确实有这个不但全身而退,而且还将敌人送入死局的本事。

时婳恍然想到,先前顾夫人还想拿着顾安然的婚事拿捏傅司琛,以为傅司琛只有跟顾氏联姻后,才能进一步稳固傅氏掌权人的位置,不怕被外来的那些私生子威胁地位。

但事实上,打从一开始,傅司琛就根本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无论是时婳,亦或是顾夫人,都对傅司琛的误解太深了。

她们一个个的,明显看轻了傅司琛。

因为他,远比所有人想象中更深不可测!

时婳想到刚才跟傅司琛做的约定,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从内心中所散发出的真正的恐惧。

她轻言答应了当傅司琛的情人,若是有朝一日,他不肯再放手,自己又该怎么逃?

时婳出神之际,听到傅司琛对着她说:“你今天受惊了,回家后好好睡一觉,休息好了之后再来公司上班。公司那边,我直接给你请假。”

时婳侧身看了她一眼:“你呢?你送我回去后,是不是打算去医院找顾老爷子谈判?”

“嗯。”

时婳下了决定:“我跟你一起去。”

傅司琛有所顾虑,提醒道:“我刚跟顾安然退婚,他们看到你,可能对你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他们之所以不会对我有什么好脸色,无非是怀疑我是勾引你的狐狸精。但现在,一切证实了,事实正如他们所看到的那样。”

即便之前并非如此,但在时婳跟傅司琛之间拥有情人契约的情况下,所有的一切都随之改变了。

“你是个聪明人。”傅司琛看着时婳,眼神倏地一顿,忽而意味深长地说道,“要是小星没死,不知道会不会是你这个样子。”

慕天星……

时婳不禁想到,要是慕天星知道,在她死后,这世上依旧有个人一直念着她,难以忘却她的存在,她会不会在走黄泉路的时候,面上还是带着笑意?

她感慨道:“看来,你真的很爱她。这么多年过去,依旧对她念念不忘。”

傅司琛忍不住点了根烟:“可能吧。毕竟,这世上也只有她一个傻子,心甘情愿用自己的命换我的命。”

时婳不知怎的,在听到这话的一刹那,心里突然闪过一阵钝痛。

仿佛在多年前,真的曾有人在她耳边说过,她就是那个在世界上最笨的傻子!

时婳闭上眼睛,内心纠结地看着傅司琛,艰难地开口:“我妈在清醒的时候,曾说过我以前去过临川。傅司琛,我们之间……有没有可能很早就见过面?”

话音落下的刹那,傅司琛猛地一脚刹车,在平整的路面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刹车线。

车子停下的那一刻,傅司琛一脸震惊地看着时婳:“你说什么?你以前……去过临川?”

第65章 顾安然跟了个老头?

时婳咬了咬唇:“说实话,我并不确定。”

傅司琛眉心微蹙:“为什么会这么说?”

时婳故意意有所指地说道:“我的脑海里并没有这段记忆,但是,我妈却说我曾经去过临川。”

傅司琛沉思片刻,道:

“凌博士的医疗团队放眼全世界都隶属于顶尖水平,要是能及早得到他的治疗,你母亲的病很快就能见效。到时候,所以的真相都会昭然若揭。”

要说在此之前,时婳并不敢确定,傅司琛是否真心愿意帮她。

因此,她故意说出这件事,引起傅司琛的兴趣,来为成功救下母亲的事情加一剂强心剂。

她相信,这次过后,傅司琛定然会真心实意、全力以赴地帮她。

傅司琛带着她直接驱车前往顾老爷子所在的医院。

诚如傅司琛所言,候在病床前的顾夫人看到他们,并没有给两人什么好脸色。

顾夫人生气地将两人赶出病房外:“你们还来这儿干什么?还嫌把我们家害得不够惨吗?”

傅司琛将时婳ʝʂɠ护在身后,对着她说:“我渴了,去外面帮我买瓶水。”

看这态势,明显是拿买水当借口,实则不想让她面对这种顾夫人的咄咄逼人。

时婳原先来医院不过是求个心安,如今见事情按照她计划的成功了一半,便没有再强求,点头应了下来。

最终,只留下傅司琛一人跟顾夫人和顾老爷子在病房内详谈。

时婳被傅司琛溜了那么多次,可以说,这还是第一次,由她在两人的关系中占据主动权,主动将傅司琛当成了枪来使。

每个人都有弱点。

时婳的弱点是姚凤兰,而傅司琛的弱点,则是慕天星。

住院楼里有自动贩卖机,时婳不消两分钟就买到了傅司琛想要的水。

回去时经过开水房,无意中听到两位保洁阿姨在那闲聊。

其中一个保洁阿姨说道:“712病房的医疗费已经拖欠了好一阵子了吧?医院里一直在回绝他们,偏偏他们一直赖着不走,非要说不给他们治,就是医院里的医生没有医德。”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anhu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