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傅璟天一把将她抱起,走出去压在了床上。

“夜先生……”徐栀初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紧张地喊了一声。

傅璟天用一个狂热的吻把她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我们在外面都急不可待,回来了,不做一次,他们会怀疑。”

徐栀初还没来得及放松,便被攻略城池。

傅璟天的腰很好,爆发出来的力量惊人。

两人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所有人都没睡,坐在客厅玩味地看着他们。

李离骂了一句,“徐栀初,你可以再大声一点,屋顶还没被你掀翻。”

徐栀初知道李离对她意见大,不敢反驳,只是乖乖的跟在傅璟天身后。

王千雪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坐在李离大腿上。

“李哥,克劳斯先生让我们去开会的。”

李离这才站起来,指着徐栀初。

“祸害,你要是再敢在外面勾引我兄弟,给我惹麻烦,我就弄死你。”

在李离眼中,徐栀初就是一个耐不住寂寞,无时无刻不在勾引傅璟天的女人。

傅璟天拉着徐栀初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

“哪里是你勾引我,分明是我勾引你。”

徐栀初羞涩的脸红了。

李离骂了一句脏话,“兄弟,你眼光可以高一点吗?这么一个货色,你到底看中她哪点?”

傅璟天一笑,“她的好,只有我知道就好。”

秦珏魏亦熙是什么小说 秦珏魏亦熙正版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

他对着她安抚一笑,让她不要在意李离说的话。

徐栀初点头,她在意也没用,在强权面前,不得不低头。

李离一脚踹开门,骂骂咧咧地走了。

第35章他是懂女人的

他们去了院子,院子里草坪上,摆放了西式的美食。

克劳斯站在前面对着他们讲话。

“今年咱们的业绩,一共十五个亿,放礼花鼓掌,礼花不停,掌声不停,开始。”

徐栀初和所有人一起鼓掌,看着漫天的烟花,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回到了国内。

烟花响了半个小时才停下,克劳斯表扬了好几个人。

最后把李离给叫出去,因为他没有完成业绩,被骂得狗血淋头。

嚣张跋扈的李离,像一条狗一样对着克劳斯点头哈腰。

骂完了,克劳斯还拍着李离的肩膀,对着一众人道:“大家给他爱的鼓励。”

所有人开始鼓掌。

李离回到大部队,克劳斯的演讲还没结束。

“咱们这个区之所以能完成这些业绩,全是上帝的保佑,我们要感谢上帝,要有一颗感恩的心,大家一起唱一遍感恩的心。”

全体开始唱歌。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这天,在漫天的烟花下,他们一群中国人,感恩着不知名的上帝。

一群恶魔,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做了,却还要神佛保佑!

真讽刺!

这一晚,所有人都喝醉了。

傅璟天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一直靠在椅子里面睡觉。

徐栀初知道,他是装睡。

这种场合,谁睡得着!

徐栀初也喝了不少,歪着脑袋,欲睡不睡。

宴会没结束,谁也不敢离场。

天快亮了,克劳斯突然走到徐栀初身旁,“苏小姐,优盘在哪里?”

“什么优盘。”徐栀初本能的想要站起来。

却因为喝太多站不稳,又跌坐回去了。

克劳斯一笑,“没什么?你们玩。”

他一走,徐栀初脑袋一歪,闭上眼睛就睡。

在一天中人最困还喝醉的情况下突然袭击,是很好的方法。

克劳斯还是不放心他们,这是最后的试探。

因为天一亮,他们就会离开,回到自己的园区。

刚刚徐栀初要是真的疲惫不堪,回答错一个字,现在就有可能身首异处了。

保镖给他们一人发了一个眼罩,根本没给他们机会说话,就让他们上了车。

徐栀初闻到身旁男人的味道不是傅璟天,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干脆装醉,闭眼睡觉。

徐栀初还真的睡着了,听见有人喊下车的时候,她才醒来。

摘下眼罩,发现他们回到之前的山里。

所有人熬夜,精神都不好。

徐栀初拎着她的衣服,跟在人群后面,下车就看见傅璟天站在车门边等她。

“我来拎。”他拎走她手里的衣服,“自己能走吗?”

徐栀初愣了一下,“我怎么不能走?”

走在前面的付愧讽刺道:“不分白昼地做,腿张开合不拢了,自然不能走。”

傅璟天只是看了付愧一眼,他吓得立马跑开了。

“我可以的。”徐栀初还是坚持拎一些购物袋。

傅璟天把很轻的衣服给她,他自己拎着较重的化妆品。

走了半天的路,回到了园区。

一进门,袁媛就跑过来,抱住徐栀初,“婉婉,你回来了。”

徐栀初点头,看着傅璟天道:“夜先生,我可以把我的东西分给袁媛一些吗?”

东西都是傅璟天买给她的,她不敢随便送人。

“既然是你的东西,你有权利决定它们的去留。”

傅璟天丢下一句话,就上楼了。

徐栀初把买来的衣服和护肤品,都分给袁媛一半。

袁媛看着这些大品牌,流口水。

“天啦,都是夜先生给你挑选的,他怎么那么懂女人?”

“据说,他是有过女朋友的人,应该懂这些吧。”

徐栀初看着已经上楼的傅璟天,背影冷得像一块冰。

袁媛挑了几样东西,手在徐栀初眼前晃动了一下。

“别看了,人都走远了,你这痴汉的眼神,不会是爱上傅璟天了吧?”

徐栀初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没有。”

“没有最好,感情不是什么人都玩得起的,咱们不要碰最好。”

袁媛勾着徐栀初的胳膊,两人去了洗手间,对着镜子试用口红。

“婉婉,你怎么不说话。”

“我不知道说什么。”徐栀初靠在瓷砖上,脑海里浮现傅璟天刚刚上楼的那个背影。

之前的亲密和情话,瞬间消失了。

温暖的怀抱和激情褪去,他们的关系,回到了起点。

傅璟天对她一直都不来电,之前每一次亲密,不过是演戏,演给摄像头背后的人看。

很显然,他演技很好,骗过了克劳斯。

也……让她意乱情迷。

徐栀初回到房间,看见傅璟天一个人躺在床上,呼吸平稳,很显然是睡着了。

之前他们都没怎么睡,神经一直保持着高度紧绷,如今放松下来,瞬间被疲惫感淹没。

徐栀初爬上上铺,腿酸痛难忍,她躺在床上,揉着自己的大腿。

之前她的腿一直被傅璟天抬高,维持一个姿势太久。

现在腰也很酸,浑身不得劲。

她很累,很疲惫,却睡不着。

徐栀初必须抓住这一次知道傅璟天秘密的机会,和他谈判,成为他一样的人。

将来出去,她指不定还能免罪。

这天李离第一次没有和王千雪做那事,徐栀初睡了一个安稳的觉。

翌日。

李离把人集中在院子,拿着喇叭训话。

把之前在克劳斯那里受到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看谁不顺眼就踹。

他最看顺眼的自然是徐栀初,他走到徐栀初面前道:“徐栀初,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听见了。”徐栀初大声的回答。

“重复一遍。”

“我们今年的业绩最低两亿,完不成剁手。”

徐栀初一字不落地重复了李离的话,他挑不出毛病,只能对所有吼。

“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工作,包括王千雪在内,只要努力,积少成多,就是业绩,所有人,冲冲冲……”

“冲冲冲……”

全体配合的高喊,仿佛谁的声音大,谁的业绩就多一样。

李离对大家的士气很满意,“我宣布,休息半天,下午开干。”

国庆节休息两天,现在还能休息半天,全体欢呼。

“李哥牛逼。”

全体开心的拍手庆祝。

徐栀初看着傅璟天走到偏僻的树下坐下,她慢慢地跟过去。

“夜先生,我可以坐在你身边吗?”

“嗯。”傅璟天靠在树上,眼神一片冰冷。

仿佛前两天,那个看见她眼睛就有光的男人不是他一样。

“夜先生,我想要加入你。”

徐栀初昨晚都想清楚了,她不能留在这里等死。

“之前我们不是谈好了?”

傅璟天指的是他们第一次的时候谈的条件。

“我不止要这个,我还要和你在一起,一起做完未尽之事。”

徐栀初一直都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利益才能维持稳定的关系。

第36章白嫖别人老公

“什么事?”傅璟天抬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徐栀初愣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