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拉肚肚”写的《 贺少天降未婚妻 》。主要讲述的是:避不开,那就迎头面对。闵先宁站在楼梯口,听着闵笑琳的叫嚣,直到她人来到跟前。她平淡地说:“是贺劲叫我公开的。”“贺劲哥怎么可能——”“不信你可以去问他...

让人眼前一亮的潜力好书《贺少天降未婚妻》,甜的别致爱的讲究,我念你如初

第32章 谢他全家


闵笑琳在打电话——

“你说什么?!”

“这……怎么说呢,都是家里的意思。”

“她竟然敢那么说?!”

路过餐厅时,就当什么都没听见,闵先宁绕过绿植,刚要上楼,就听见闵笑琳对着电话,说了声,先挂了。

很快,急匆匆的脚步从身后传来。

“闵先宁,你好意思么!竟然到处跟别人说,你是贺劲哥的未婚妻!?”

当闵先宁听见闵笑琳挂断电话的时候,她就知道,这场狭路相逢,是避不开的了。

避不开,那就迎头面对。

闵先宁站在楼梯口,听着闵笑琳的叫嚣,直到她人来到跟前。

她平淡地说:“是贺劲叫我公开的。”

“贺劲哥怎么可能——”

“不信你可以去问他。”

闵先宁定定地看着闵笑琳,她的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全都化在气质里。

这是因为,闵先宁的背后,有男人给她底气。

闵笑琳怔忪。

恍惚间,好像把闵先宁的脸,与另一个女人重叠在了一起。

好多好多年前,她记得也有这么一个女人,站在她和她妈妈面前,也是这么高傲的口气,冷漠的态度……

“笑林姐。”

闵先宁决定在转身离开前,一次性把话说清楚。

闵笑琳做防备状:“你要说什么?!”

闵先宁多了几分诚恳:“笑琳姐。你不如换个人喜欢。”

“你成绩好,人也漂亮,考上大学,找个好男孩不难。”

闵笑琳冷哼:“所以呢?你想说你什么都不如我,好不容易碰上贺劲这样的,叫我不要和你争吗?”

闵先宁摇摇头,未见丝毫恼怒。

“贺劲这样的人,光靠你争,就能争得到吗?”

“争到了,就一定是你的了吗?”

“贺劲就是块坟场,不知道葬了多少女人的真心。”

“你有力气,不如换个人喜欢。”

闵先宁转身上楼。

因为她得到了,所以就有恃无恐吗?

闵笑琳愣在原地,昨晚贺劲为闵先宁的加菜的瞬间,在脑海里一次一次的闪回。

苦涩和不甘,突然冲到喉头。

对着那个清冷背影,闵笑琳大喊——

“闵先宁,我倒要看看,你的真心,是怎么葬在贺劲这块坟地里的!”

————

周一。

指腹为婚的消息,大概已经传遍校园内外。

闵先宁还没踏进校门,就感受到身后一道一道的注目礼,隆重、热情。

同时,伴随着各种议论声——

“她就是闵先宁?”

“对,就是她。”

“未婚妻?”

“哇,贺劲也乐意!”

……

长这么大,闵先宁都没这么瞩目过,走到哪都能听见大家在谈论自己。

犹如明星出街。

不是感叹她太好运。

就是感叹贺劲衰运。

何其荣幸。

这一次,得谢谢贺劲,谢他全家。

……

闵先宁踏进高二三班的教室,那一瞬间,奇妙的注目礼,迎来高潮——

四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她。

一片安静。

内心小叹气,学生的世界大约还是太闲了。

闵先宁低头想笑,不过还是压了压情绪,当作无事发生,走到座位上。

像往常一样,掏书本,交作业。

她用最最最寻常的语气,最最最平静的动作,与每一个人发生交集。

吃瓜群众的记忆可能和金鱼差不多。

很快,教室气氛趋近正常。

闵先宁也交完了作业,坐回位置,开始背诵古文。

这一篇是今天要考的《六国论》。

论六国灭亡,为何秦独大。

为什么?

弱者畏惧强者,所以,强者愈强。

闵先宁在课本旁边,备注要点,写到一半,发现一只小手扯着自己的袖子。

她停笔,侧头。

小秋秋的圆脸,带着一抹赧色:“先宁,你不生我的气吧。”

“嗯。”

“嗯,是什么意思?是不生气,还是生气啊!”

闵先宁笑了,也不逗她:“咱们都是被别人算计了,我不怪你。”

小秋秋也说:“范辛海都跟我说了,贺劲……”

她怕招人侧目,看了一圈,见听见的人不多,赶紧改口。

“他……用作业贿赂范辛海,叫他引我吃醋,然后再让我发现你的作业,再然后……”

再然后,就是全班知道的部分了。

“平时看范辛海傻了吧唧的,没想到他被人点拨,算计我,我已经打过他,替你报仇了!”

闵先宁忍俊不禁。

不过小秋秋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我不该说你不要脸什么的,先宁,你别往心里去啊。”

“行,那今天你请我吃饭,我就不记恨你了。”

什么仇什么怨,是一顿饭无法化解的?

何况她们还是真朋友。

小秋秋连连答应,末尾,仍然暴露八卦本性。

“那……你想吃宫保虾球,还是想吃咕咾肉啊?”

哈哈哈。

闵先宁不予理会,转身去翻书包。

小秋秋又凑近一点,朝闵先宁眨眨眼:“虽然是联姻,可我怎么觉得,那谁,还挺疼你的呢。”

“就是表面上骚到要死,感觉很招桃花啊,先宁,你得看住了。”

“以后,咱俩结伴去楼上查岗啊——”

“……”

闵先宁略感无奈,还没说什么,正好,上课铃响了——

“秋秋,回座位。”

是班长陈子俊的吼声。

当众、大声、直指小秋秋,叫人有点下不来面子。

小秋秋离开闵先宁的桌子,狠瞪他一眼。

“凶什么啊。”

“赶紧回去吧,一会老师来了。”

闵先宁还是把小秋秋给推到位置上没,任小秋秋气不平,坐在位置上损陈子俊。

“这人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啊。”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

兼任语文课代表的陈子俊,开始发默写本。

闵先宁对着语文书,想最后扫了一眼《六国论》,加深一下记忆的。

默写本已经发到她跟前。

“书合上。”陈子俊仍然不留情面。

闵先宁倒没小秋秋那么大的反应。

她依言,不仅合上了课本,还收在桌洞里,接过默写本,闵先宁抬头和陈子俊说了句,“谢谢。”

许是没想到闵先宁会笑着抬头,又或许,是没想到那笑容,清澈不存任何涟漪。

陈子俊猝不及防,一阵难堪,然后,冷冷地把头别向另一个方向。

小说《贺少天降未婚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