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赵耀从后面抱住她,“婉婉,跟我走吧,我已经安排好了。”

洛星晚压根没听赵耀说了什么?只会转身抓住他的衣襟,“刚刚你来的时候,看见什么人没有?”

赵耀摇头,“我来的时候,你就在椅子上睡觉,什么人都没有。”

一瞬间,洛星晚大脑一片空白。

难道真的是她喝多了,睡觉出现幻觉。

忽然,游泳池的门被人暴力地推开,赵麟带着一群人大步流星进来。

就看见原本度蜜月去了的赵耀居然跑回来了,还抱着洛星晚。

赵麟打了一个手势,他身后的保镖一拥而上,将赵耀请到他面前。

赵麟扬手就甩了赵耀一耳光。

啪的一声,在空旷的游泳池响起。

所有人都低头不敢看这个画面。

赵耀脸瞬间肿了起来,他咬牙切齿道:“爸,你不该这样对婉婉,他是我的人。”

赵麟冷笑,“你的人?你在你老子面前,你什么也不是,业务能力还不如我手下的一个经理,你有什么资格喜欢女人?”

“我早晚有一天会比你强。”赵耀不服输地反驳。

赵麟不屑一笑,“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一个人赤手空拳来缅北,闯出了现在的基业,而你,现成的家业你都继承不了,一个废物,没有资格谈爱情。”

赵耀还想反驳,又挨了一耳光。

赵麟气急了,“果然,生孩子要看母亲的智商,你完全继承了你母亲的愚蠢,原本指望你业务不行,至少还能联姻,给我生个有用的孙子,很显然,你联姻哄女人都不会,现在孙子也不用你生了,我自己来。”

赵麟教训完儿子,目光落在洛星晚身上,瞬间变得温柔。

“苏小姐,你过来。”

洛星晚走到赵麟身旁站着。

傅琛洛星晚抖音新书热荐傅琛洛星晚-傅琛洛星晚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我的继承人,将会从她肚子里生出来,而你……”

赵麟残忍一笑,对着手下命令,“把少爷送回马尔代夫,度完蜜月后,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回总部。”

赵耀还想反驳,被人捂着嘴,当死狗一样拖出去了。

赵麟对着洛星晚绅士一笑,“你是不是觉得我残忍?”

“你是一个好父亲。”洛星晚实话实说。

为了让儿子上进,无所不用其极。

并且无论赵耀怎么折腾,赵麟都没有放弃教育他。

只可惜,他的儿子并不领情。

赵麟听闻,居然是愣了一下,随即眼神更加的柔和了。

“没想到,你还是我的知音。”

洛星晚不想听赵麟的悲春伤秋,心里念着傅琛。

“赵先生,我衣服上的一个饰品丢了,我可以去看看监控找一下吗?”

洛星晚不相信刚刚是梦,傅琛一定来过,既然没办法从她自己身上找到答案,那就去查监控。

第123章爱情是抹了蜜的刀

“监控被赵耀刚刚黑了,我们就是发现监控有问题,才来找你的。”

赵麟说到这里,表情更加冷酷了,打了一个电话出去,“把少爷的卡停了。”

“监控被黑了多久?”直觉告诉洛星晚,监控和赵耀没关系。

“大概四十几分钟。”赵麟准确的回答。

洛星晚这下可以确定,不是赵耀干的。

赵耀黑了监控,不可能坐在她身旁那么久不叫醒她。

如果傅琛还活着,他黑了监控倒是很有可能。

“你怕黑?”赵麟以为洛星晚一个人在游泳池停电了,吓坏了,现在才呆呆的。

洛星晚胡乱的点头,“宴会结束了吗?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赵麟对着一众人道:“大家好好玩,我先带苏小姐回去。”

洛星晚回到园区,被安排在一个新的房间。

这里是单人宿舍,二十平方的房间,一个简单的浴室,房间里就放得下一张单人床。

洛星晚仔细地检查了房间,确定没有监控。

去了浴室,把衣服全部脱了,站在镜子面前,仔细的检查身体。

她的皮肤很白,容易留下痕迹。

如今除了之前和人打架的伤痕,身上没有任何痕迹。

甚至被咬过的耳垂,都没有留下痕迹。

洛星晚有些懵,难道真的是幻觉?

就在她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忽然发现脖颈上之前赵麟留下的牙印。

已经过去了一天,痕迹应该是深红。

现在牙印居然是鲜红,并且牙齿整齐的过分。

洛星晚用手摸了一下,好疼!

可以确定,之前她在浴池真的和男人睡了。

那个人如果不是傅琛,是谁?

如果傅琛没死,他现身找她,肯定不是为了干那事。

他一定会留下什么。

洛星晚想起了脖子上的项链。

她穿好衣服,把项链取下来,扒开两头,优盘接口露出来。

接口里面空隙的地方,塞了一张纸条。

洛星晚把纸条拿出来,打开一看。

上面写着一行字,“优盘只需插入电脑就能用。”

洛星晚立马将纸条撕得粉碎,丢马桶里冲走。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之前在游泳时,她和一个男人睡了。

还有就是,傅琛的同事在她昏迷后接近过她。

傅琛的同事都是保家卫国的英雄,只会保护她,不会对她乱来。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傅琛是不是没死?

他如果没死,为什么不和她说清楚?

洛星晚需要给自己找傅琛没死的证据。

洛星晚出去,对着门口的保安道:“可以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吗?”

保安瞄了她一眼,摇头。

“那你知道人类在水里憋气极限时间是多久吗?”

保镖很专业的回答:“一般花样运动员能在水里憋气十分钟左右,吉尼斯纪录最长憋气时间是二十几分钟。”

洛星晚听闻,心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

保镖看见她眼里的光,还补充一句,“这个要每天锻炼,一点一点进步才有效果,不过一般人,也就四五分钟的样子。”

洛星晚点头,“谢谢。”

她回到房间,关上门,兴奋得手都在颤抖。

也就是说,傅琛有机会活下来的。

哪怕机会渺茫到零点零零零零零一,也是机会!

傅琛他那么厉害,肯定能活下来。

缅北,最安全的富人区别墅里。

一个修长的黑影坐在落地窗前,他背脊笔直,双腿修长。

月光落宛若一把利刀,从他下巴倾斜而下,把他的脸分割成黑白两段。

下巴以上的脸隐藏在黑暗中,唯有那双比黑曜石还要闪亮的眼眸,比黑夜还要深邃。

屋里沙发上,还坐着另外一人,“你今晚违规了。”

“嗯。”窗边的男人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这样做会坏了我们全盘计划,我们为了这个目标,牺牲的人已经够多了。”

余下,两人都没有交流。

冷冽的空气凝固了一般,沉重得叫人喘不过气来。

“爱情会害死人,你明知道……我会和组织打报告,你不适合留在缅北了。”

窗边的男人动都没动一下,声音沉稳冷静。

“临阵换帅,组织不会同意的,再说,我没有耽误正事,我这一步棋,百分百成功。”

“你对她这么有信心?”

“除了她,没人能做到。”

“好,半年时间,如果她做不到,你自己承担责任。”

“好。”窗边的男人笃定的说了一个字,抬头看向月光。

柔和的光晕落在他脸上,他水墨画一般眉眼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完美得叹为观止。

放在膝盖上的那双手,修长漂亮,在月光下性感极了。

他把手抬起来,放在唇边吻了一下,仿佛还能品尝出女子皮肤的香味。

爱情,就像抹了蜜的剑。

明知道锋利无比,却还是情不自禁地去舔舐刀刃上的蜜。

只有敢于尝试的勇者,才有资格享受它的甜蜜。

一旦尝到的味儿,哪里还放得了手。

缅北,园区。

洛星晚起了一个大早,和所有人一起去食堂吃早餐。

早餐相对以前在监狱那边,就丰盛很多了。

她排队打饭,轮到她的时候,厨房的人就给了她一个馒头和咸菜,一碗米汤。

其他人是炒饭,各种点心,和香喷喷的粥,还有水果……

洛星晚眼巴巴的看着,咽了咽口水,端着自己的早餐去吃饭了。

她一口馒头一口咸菜,后来嫌弃馒头太硬,撕碎了,丢米汤里,一起喝了。

洛星晚运动量大,饭量也很大,她没吃饱。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姐姐,我来了!”

凰弟端着满满一盘子早餐,坐在她对面。

他盘子里面有水果,煎鸡蛋,皮蛋瘦肉粥,培根,春卷,韭菜盒子……

洛星晚看傻眼了,“你怎么吃这么好?”

“买的呀,你不知道吃饭要自己掏钱,免费的只能饿不死。”

凰弟疯狂地往嘴里送食物。

“我没钱。”洛星晚以前被傅琛养着,她的金主现在生死不明,没人养了。

凰弟被她眼巴巴的盯着,抠搜搜地从盘子里给了洛星晚一个水果,煎鸡蛋,最后犹豫了半天,把皮蛋瘦肉粥也分给她了。

洛星晚生怕他抢回去,二话不说大快朵颐。

“你小子,哪来的钱?”

凰弟道:“我虽然是十八线小演员,我演戏的时候也赚了几十万,够吃饭了。”

洛星晚自己的账户被冻结了。

她开始怀疑是厉锦天搞的鬼。

“那你怎么被放出来了?”

凰弟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道:“我本来是等着你来救我出来的,结果我快饿死了,你也不来救我,我就答应他们骗人,他们就放我出来了。”

洛星晚觉得他太幸运了,这样也能。

他长得雪白粉嫩的,压根没受过苦。

可见,也不是谁来缅北都和她一样被折磨地生不如死的。

凰弟察觉到洛星晚打量的眼神,嘿嘿一笑。

“我好歹是个演员,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