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不用了,我和大姐不喜欢吃甜食。”

冷淡嗓音如冰水,顷刻浇灭了孟清叶的热情。

花了一天做的蛋糕,他甚至看都没看一眼。

她愣愣捧着蛋糕,张嘴动了动,还没想出怎么接话,却又被后进来的人打断:“漠河这鬼地方,都晚春了还冷死个人!”

陆娇斓从外面进来,一眼叫看见孟清叶手里鲜艳的蛋糕,瘦长的脸拉得更长:“呦,你这乡下丫头还赶时髦学城里人买蛋糕吃?”

明明是个客人,却比孟清叶还主人。

“不是的,这蛋糕我没花钱,是我自己——”

“什么不是?你半聋半瘸没有工作,一天在家什么都不做,哪来的钱买蛋糕?还不是尽挥霍我弟的工资!”

“好了,大晚上别吵到邻居。”

陆宸枭蹙眉打断姐姐的训斥,回头冲孟清叶吩咐:“你去里屋看看孩子醒了没有,把孩子照顾好,其他的事不必费心。”

细密的刺痛忽得蔓延心口。

孟清叶眼眶骤然一红,什么叫不必费心?

今天是她的生日,六年了……他还是不记得吗?

可她没有勇气反驳过他的话。

放下蛋糕,咬唇忍着委屈,她缓缓走向最里面的房间。

身后,陆娇斓的抱怨传来。

“宸枭,你看看孟清叶这没读书,没文化的废物样子,除了一张脸能看,给你提鞋都不配!”

“当初是她自己愿意给你带路进村,结果遭到雪崩瘸了右腿,又不是你的责任,给点钱打发就好了,你干嘛和她结婚?”

“现在好了,一拖就被她拖了六年,错过了无数次回首都的机会。你可是咱们第一军人世家的继承人,窝在小小的漠河不知道多闹笑话!”

字字句句,都在控告——孟清叶配不上陆宸枭。

主角叫陆宸枭孟清叶小说战帝神尊全文免费阅读

她狼狈躲进房间。

其实这六年来,‘配不上’这种话她听了很多次。

她是姥姥在漠河边捡到的孩子,从小左耳失聪,和姥姥相依为命。

陆宸枭是漠河驻军的营长。

六年前意外断腿后,陆宸枭主动提出娶她。

而她第一眼见他就喜欢……

她以为他愿意娶她,多少也有些情意,可六年来,他对她一直淡淡的,哪怕在床上,他也没笑过。

“哗啦!”

厚重的门帘被掀开,陆宸枭走了进来,打断思绪。

孟清叶忙站起,地上,男人的影子越靠越近。

她局促拉着衣摆,就听头顶上方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

“姐姐是医生,她习惯了首都的生活,因为我被借调来漠河医院,心里难免有怨气。”

“她的话难听,但其实是针对我,你别放在心上。”

难得的安慰叫孟清叶诧异抬起头,心头一暖。

“宸枭……你是在关心我吗?”

对视间,男人的黑眸比夜色还要浓醇,荡着她的心,她试探着抱上男人脱下外套后劲瘦的腰,他没有推开她。

像是被鼓励,她红着脸,满眼是光看着他,忐忑又紧张:“我好高兴!今晚……我们睡一屋好吗?”

但陆宸枭却冷淡推开了她:“不了,我还有事。”

说完,他转身就走。

原来他来一趟,只是为自己姐姐圆个场。

凝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心口抽抽的疼,她鬼使神差问:“你后悔娶我吗?”

陆宸枭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只说:“很晚了,早点休息。”

避而不谈的沉默,是不是就是默认?

夜风呼啸,无人作答。

今夜冷的可怕,孟清叶抱紧自己,盖紧被子却还是无法入睡。

一夜辗转。

……

第二天,她和往常一样,裹好围巾拎着菜篮子去食堂选菜,不料刚走到门口,就见一群人议论着朝外走——

“漠河舞厅今天办了人才欢迎会,听说热闹极了,就连不解风情,从来不凑热闹的陆宸枭也请假去了!”

“嗐!你这消息就不灵通了吧,新来支教的一个年轻女大学生,据说是陆营长的青梅竹马,两人当初差点结婚呢!”

“呦,那他那个又聋又瘸的小媳妇咋办?”

“啪嗒——”

菜篮子都掉在地上,孟清叶也没发觉,她死死拽紧手,只露在外头的眼睛早已经温热湿润。

紧着心,她跟着人群一步一步来到舞厅的外头。

人群热闹,气氛正好。

她一眼看去,就见人群中央亲密抱着起舞的亮眼男女。

男人,正是陆宸枭。

第2章

看热闹的人还在兴致勃勃议论。

“陆营长和这新来的孙老师跳着真好,真般配,我今天才知道原来冷情拧巴的陆营长居然也会笑。”

“哈哈哈!那要看他抱着的人是谁了不是?男人嘛,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自然高兴!”

“依我看,陆营长估计也快和那小媳妇离婚了,两人本来就不配。”

句句戳心。

是这样吗?

陆宸枭从不对她笑,原来不是不解风情。

而是她不配……

孟清叶踉跄这后退,直到撞到树干才稳住。

“你瞧,谁不说他们般配?”

身后忽然传来一句高高在上的嘲讽。

她回头,就见陆娇斓轻蔑扫过来:“要不是你不要脸非巴拉着宸枭,他早就首都和门当户对的孙如惠结婚了。”

“他们都毕业名牌大学,又两情相悦,而像你这样的人,只是活着就要拼尽全力,怎么配得上我弟?”

“给,这信封里有三千块,是你这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你要识趣就拿着,主动和宸枭离婚。”

三千块,是现在人人羡慕的钢铁厂工人工作十年的工资,在乡下能盖十套房子。

陆娇斓斜眼觑着人,料定了对方一定答应。

几米开外的人群,没人注意到这里的羞辱。

凛风呼呼的刮,吹散孟清叶的围巾,露出她气红的脸。

她死死盯着陆娇斓,却又不得不承认陆娇斓说的话。

姥姥如今已经年迈,她们没有地,也没有牛羊,自己从小左耳失聪,没读过书,右腿也瘸了,要不是陆宸枭,她和姥姥确实生活艰难……

可是——

她压着难堪,深呼吸一口气:“我不要你的钱,至于离婚……除非宸枭亲口说不要我,你说的不管用。”

陆娇斓脸色一变:“你竟然还敢顶嘴?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

孟清叶没再说话,抿唇攥进手转身离开。

她没说,如果陆宸枭主动开口要离婚,就算不要钱……她也会放手。

“你个狗皮膏药!”身后,陆娇斓气急败坏低骂威胁,“敬酒不吃吃罚酒,孟清叶你给我等着!”

孟清叶也没有回头,迎着风,忍着泪一脚深一脚浅走回家。

拍落身上的雪花,可落在心头的那片冰寒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她小心翼翼拿起陆宸枭随手给她,被她翻烂的中级俄语书,听人说,能考上高级俄语业证,大学会特惠录取,还能找份轻松赚钱的翻译工作……

要是能考上大学,自己是不是就能配的上陆宸枭了?

这书上的东西,她都会了。

犹豫了瞬,她头一次踏进陆宸枭的书房。

她想找高级俄语书看,想考上语音证,想……离陆宸枭近一点。

书房摆放简单,就一个书架,一张书炕外加一把椅子。

书架上码着整整齐齐的书,一丝不苟,像极了陆宸枭这个人。

她一眼,就看见放在上面的高级俄语考级书。

心头一喜,她紧张上前拿起。

“啪嗒!”

孟清叶手一抖,却见只是书内的一份精美书签掉到了地上。

她忙弯腰捡起来,却见书签上,是陆宸枭写的一手优美俄文——

【Ялюблютебя】

她看得一愣,这时,门口忽得传来冷淡质问:“谁让你拿这本书的!”

刚一抬头,就见陆宸枭一改平常的镇定,难得急切走过来,一把夺过书左右翻看,宝贝的样子唯恐被弄坏了。

知道他爱惜书籍,孟清叶本能道歉:“对不起,我……”

不料,刚一开口却被男人冷睨打断:“这是给支教孙老师的书,你别乱碰,以后也别乱进书房。”

轰!

孟清叶脑海骤然一白,猛地握着书签!

这上面,陆宸枭亲笔写的:【Ялюблютебя】

译为——

我爱你。

第3章

这一刻,孟清叶恨不得自己的右耳也失聪。

书是给孙如惠的,那这书里的书签也是给孙如惠的吗?

你爱的人,是孙如惠吗?

但直到陆宸枭拿了书离开,她也没有勇气问出口。

空荡荡的屋子,格外的冷。

良久,她抹掉脸颊的湿润,缓缓走向灶房烧火。

等炕热了,就不冷了,不冷……就不会想着陆宸枭抱一抱了。

不念着他,就不会去想他爱谁了。

傍晚。

孟清叶收拾好情绪去军区幼儿园接儿子,不料,还没到学校,却看到陆宸枭抱着儿子,和孙如惠有说有笑走来。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