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这时蒋城聿的车也被门童开了过来,他上了车,轰了脚油门朝她们走的方向跟了上去。

Menky酒吧。

宋棠取下了眼镜,凌厉的气质淡了几分,她看着眼前的鸡尾酒,小口抿着。

赵曼豪气的灌了一口:“桉桉,你不知道,当你在包厢里出现的时候,夏莉安脸都绿了。”

宋棠扭头看她:“怎么呢?”

“肯定是因为蒋城聿看你的眼神啊,他……”

“好了,”宋棠打断她,“你知道的,我跟他现在已经毫无关系。”

赵曼识趣,也不再说,想起了另一件事:“伯母的后事,你处理好了吗?”

宋棠顿住,眼里闪过一丝哀伤:“嗯。”

“别太难过,你已经尽力了。”赵曼拍了拍她的肩膀。

灯红酒绿,两人没聊太久,赵曼就被一个小鲜肉勾走了。

宋棠知道自己酒量不好,也没有点那些烈酒,只是她到底是低估了杯中酒的度数。

她喝了两杯,脑袋便晕晕沉沉的,这时,身边人影一闪,有人坐了下来。

宋棠看着来人,顿时清明了几分。

蒋城聿看着她面前的空酒杯,淡道:“三年不见,还学会喝酒了。”

宋棠移开视线,声音也很冷淡:“我学的东西可不止这些。”

“是吗?”

蒋城聿跟酒保点了杯酒,轻描淡写。

宋棠摸不透他到底要干什么,但只是和他单独待着就感觉有些气闷。

她不想再待下去,径直起身,走向了洗手间。

蒋城聿宋棠小说免费阅读-(蒋城聿宋棠)言情小说讲的是什么

冷水扑在脸上,宋棠清醒了些许,她抬眸,瞳孔一缩。

镜子里,蒋城聿正缓步朝她靠近。

宋棠转身:“易律师,你想干什么?”

蒋城聿的舌尖顶了顶上颚,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他拉住宋棠,将她推进了隔间。

‘咔哒’一声,门落了锁。

第14章

男人身上的松木香将她牢牢裹挟。

蒋城聿在宋棠的唇上噬咬:“今天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

狭窄的空间里两人紧紧相贴,宋棠很清楚就能感觉到蒋城聿身体的变化。

宋棠脸色一变,抬手狠狠朝他挥去。

蒋城聿反应极快往后退去,本该挥在他脸上的手就落了空,但脖颈处还是被宋棠的指甲划了一道。

细微的痛楚传来,蒋城聿眼神冷了下去。

宋棠将翻涌的情绪压下去,用手背用力擦了擦唇:“蒋城聿,你发什么疯!”

蒋城聿看见她的动作,眸色一沉,淡道:“怎么,这三年你又找了人?”

宋棠一顿,唇角微勾:“易律师,你很在乎这件事吗?”

这时,有人在门外用力推门:“这么久了还不出来,干什么啊!”

宋棠将他推开,手去摸索门锁:“你放心,离开你以后,我找的每个男人都比你好。”

蒋城聿眼里突然划过一丝狠戾,他拉住宋棠,带着她往外走。

门外的人见此,想要骂两句‘野鸳鸯’什么的,但见蒋城聿一副不好惹的样子,自觉闭嘴。

宋棠本想挣扎,但随即眼里划过一丝思索,任由他将自己带上了车。

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蒋城聿的车就窜了出去。

上海是个不夜城,哪怕凌晨,路上车也不少。

等红绿灯时,蒋城聿听见宋棠的手机不断响起,他瞥了一眼,赵曼。

宋棠垂眸,有些犹豫要不要接。

蒋城聿直接拿起电话接通:“人在我这,不用担心。”

赵曼气的不行:“姓易的你什么意思?桉桉跟你已经分手了知道吗?你这是拐带!”

蒋城聿眼神冷了冷,没听她继续说,径直挂了电话。

车厢里一片寂静,窗外逐渐闪出熟悉的景色。9

宋棠微微愣神,三年了,蒋城聿还是住在公寓里么。

进了门,蒋城聿将她推进浴室,宋棠踉跄一下,心里涌上一股屈辱,她刚要开口,就对上了蒋城聿冰冷的眼。

宋棠蓦的心底发寒,跟了蒋城聿三年,她太明白这个男人隐藏在表象下的疯。

她识趣的不出声。

蒋城聿一言不发的走进浴室打开了花洒,热水即刻出来,将宋棠淋透。

他拿起毛巾,动作粗鲁力气却不大,将宋棠脸上的妆容擦去,露出那张素净的脸。

湿jsg透的衣服紧紧包裹住宋棠堪称极品的身材,她无意识的露出一丝惧怕和茫然,让蒋城聿的怒意突然就消了下去。

他丢了毛巾:“自己弄。”然后转身去了阳台抽烟。

等他再进来,情绪已经稳定不少,却看见宋棠裹着浴巾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蒋城聿脚步一顿,把人抱上了床,趁人之危的事他不屑干,也累了。

蒋城聿把宋棠往怀里一搂,鼻尖碰了碰她的发丝,才发出一声轻叹。

第二天,宋棠被阳光刺的睁开了眼,见着熟悉的场景,顿时惊住。

梦境和现实她还是分得清,但她不理解,为什么自己会在蒋城聿的公寓里。

她坐起身,发现身上的睡衣还是三年前的,里面更是真空着,宋棠脸色更加难看。

卧室门传来响动,蒋城聿穿着家居服,带着眼镜走进来。

宋棠有一瞬间的愣神,他那么冷静,就像横亘在他们之间那毫无交集的三年从来没发生过。

宋棠定定看着他,冷道:“易律师,你该给我个解释。”

蒋城聿挑了挑眉:“昨晚你在我怀里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

宋棠起身要走,又顾及着衣服下的光景,一时间进退两难,心里的怒意更甚。

“我的衣服呢?”

“在洗衣机里。”

蒋城聿也知道不能把人逗的太过,岔开话题:“我点了粥,你起来喝点。”

他自觉已经退了好几步,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宋棠今非昔比,不仅没接他的话茬,还找着自己的手机给赵曼打电话。

“你有空吗?来蒋城聿这接我一下,记得带套内衣。”

这回,脸色不好看的轮到蒋城聿了。

他走到床边,一只脚跪在床上,一只脚支在地面,居高临下:“就这么不想跟我再有联系?”

宋棠挑眉:“如果你是说这次的案子,我倒是有兴趣跟易律师讨论一下。”

想到这件略棘手的事,蒋城聿神色淡下去。

他淡淡道:“夏家是我家的合作方,我帮他们只是出于情分。”

宋棠定定的看着他:“我帮赵曼,也是出于情分。”

“易律师,我们现在是属于不同阵营,还是不要有过多接触的好。”

蒋城聿被她一句句顶的有些燥,他轻而易举的将人扣在床上,两人鼻尖的距离不过一张纸。宋棠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蒋城聿语带缱绻:“宋棠,赵家的事情你没必要管,夏家这边会给足赔偿。”

不巧的是,蒋城聿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他拧起眉头,转头看去,夏莉安。

宋棠看着他犹豫的脸色,嘴角浮起冷笑:“易律师,还真是忙。”

蒋城聿没跟她多说,接起电话走了出去。

隐隐约约的,宋棠听见他说:“别急,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态度十分着急。

宋棠看着蒋城聿的背影,不觉攥住了被子。

这时,她的手机‘叮’的一声,赵曼的消息亮在屏幕上。

“桉桉,夏莉安他爸心脏病发住院了!”

第15章

赵曼半个小时后到了公寓,等宋棠换好衣服之后,她的八卦之火就按不住了。

“蒋城聿这是什么意思啊?你们昨晚发生了什么啊?”

宋棠想了想,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什么都没发生。”

“他那样高傲只愿自己掌控主动权的人,我甩了他,他怎么能忍?”

赵曼仔细琢磨了一下:“嗯,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

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宋棠才问了重要事情:“夏莉安父亲的病是真是假?”

见赵曼摇头,宋棠就说:“开庭时间肯定会被延后了,你派人去查查,到底是真住院了,还是使了手段。”

赵曼顿时意会过来,咬牙切齿:“老骗子还真有一手!”

赵曼把宋棠送到家里就立刻去了公司。

宋棠走进房间,往床上倒去,这才白了脸。

她有严重的胃病,轻易不能喝酒,今早在蒋城聿家是强撑,现在终于是撑不住了。

宋棠捂着肚子拉开抽屉,倒出两粒胃药干咽了下去,等着药效发作。

想到蒋城聿前一秒还在找她求和,后一秒就温柔的接起夏莉安的电话,只觉得好笑。

更好笑的是,蒋城聿说那句话的时候,她是真的心软了。

宋棠在心里骂自己没用,等药效发作,她就慢慢睡了过去。

医院里。

蒋城聿站在病房门口,看着精神不错的夏父,冷声道:“夏伯父,你这样的做法实在不该。”

夏莉安站在他身边,也是埋怨:“爸,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北川更是一接到电话就过来了,你怎么可以骗我们?”

夏父看了她一眼:“哎呦,乖女,当时我是真不舒服啊……”

夏莉安无奈的转向蒋城聿:“抱歉,这件事是我的错,没有弄清楚就给你打电话了。”

夏莉安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漫上不甘。

昨晚,有好友在酒吧门口拍到了蒋城聿抱着宋棠上车的照片发给了她,只是昨晚她打不通蒋城聿的电话,等到今早才打通。

这一夜发生了什么事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