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萧承胥眸底愠怒翻滚:“容云绮,你在胡闹什么?快下来!”

容云绮缓缓回头,目色苍凉。

“萧承胥,你屠我容氏全族,夺我父皇皇位,连我们唯一的孩子都没放过。”

“我真的好恨,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

她一字一顿,心如刀割。

萧承胥黑眸一沉。

三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容云绮反抗。

他盯紧女人,狭眸微眯:“朕就在这,你有本事就杀了朕!”

容云绮凄然一笑,决绝的望着萧承胥。

“你以为我不敢吗?”

话落,她拔下发间的玉兰花簪,跳下城楼,用簪尖狠狠刺进萧承胥心口……

第六章

萧承胥没有躲,硬生生挨了她这一刺。

他忍着心口剧痛沉声,“你就这么恨不得朕死?”

容云绮红着眼没有回答。

她本以为萧承胥会躲闪,可他没有。

“陛下遇刺——”

不知是谁先喊出声。宫人登时乱作一团。

被赶来的御林军押住时,容云绮仍静静望着被宫女、太医拥簇的萧承胥。

他心口鲜血流淌,染红了龙袍,目光却凝望着她。

愿你我再无来生(萧承胥容云绮)全文免费读无弹窗大结局_萧承胥容云绮免费小说愿你我再无来生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萧承胥容云绮)

四目相对,好似隔了万水千山。

容云绮眼睫轻颤,一股悲戚涌上心间。

“把容云绮押入地牢!”

容云绮提线木偶般被御林军带离,扔进了漆黑潮湿的牢狱。

望着漆黑的四周,她蜷缩在角落,攥着那支带血的玉兰花簪不自觉的落下清泪。

一夜无眠。

连着三日,都没人管过容云绮。

直到这天,宋月歌一袭盛装出现在牢房门口。

她嫌恶的掩着口鼻,命贴身宫女拿出一张纸推到容云绮身前。

“签了它,本宫保你不死。”

容云绮一眼看见纸上明晃晃的“罪状”二字。

她本以为是承认行刺皇帝的罪状,可呈现在眼前的,却是逼她承认与朔凌松私通罪状。

容云绮一字一顿:“莫须有的事,我不认。”

宋月歌冷哼一声,轻轻拍了拍手。

很快,两个太监把浑身血污的朔凌松拖到牢房前。

容云绮一惊,猛地抓紧牢房门。

“宋月歌,你我之间的恩怨何必牵扯他人!”

宋月歌笑如蛇蝎:“朔凌松的腿已经断了,可他的手却还完好无损。”

“你说,要是把名动天下的琴师手指一根一根敲断,是否也会像琴音般悦耳动听?”

“你敢!”容云绮摇晃着坚实的牢狱门,眼眶猩红。

“我为何不敢?”

宋月歌最厌恶容云绮这副居高临下的语气,她毫不犹豫拔下发簪,狠狠扎进朔凌松的手背。

朔凌松痛到了极致才闷哼一声。

容云绮的泪霎时打湿了脸颊:“放过他,我签……”

容云绮颤抖着拿起笔。

旁侧朔凌松陡然发声:“公主……别签……”

容云绮的名字已经落在罪状角落:“现在可以放过他了吧……”

看着眼前卑微的容云绮,宋月歌恶劣的扬起眉:“好啊——只要朔凌松把名字写上去。”

容云绮猛地抬头:“你言而无信!”

说着,她扑上前去想要夺回那张写着自己姓名的罪状。

宋月歌轻轻抽走罪状,容云绮便扑了个空。

“容云绮,你知道你这副样子有多像一条丧家之犬吗?”

望着容云绮愤恨到极致的脸,宋月歌不屑道:“本宫已经没耐心了。”

太监捧出来一把铁榔头。

他们将朔凌松的手指根根绑在木板上,只听“咔擦!”一声,朔凌松一根指节被硬生生敲断。

容云绮几乎是在哀求:“求求你停下——”

朔凌松痛的额头冒汗,却仍旧缓缓抬起头,扯出一个艰难的笑:“公主,我没事……”

直到朔凌松十根手指全部软塌塌的垂下。

他们抓住朔凌松的手掌,蘸着血,盖在罪状上。

随后,宋月歌才满意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

隔着牢房门,容云绮拼命伸手想要去够到他,可哪怕用尽全身的力气,他们中间始终隔着半尺。

半尺,不到一步的距离,现在却宛如天涯咫尺。

朔凌松艰难的向前爬着。

曾经光风霁月的天之骄子,现在却满身血污脏泥宛如蝼蚁。

容云绮痛苦的闭上眼,绝望的捶打自己。

三年前,她护不住父皇母后、护不住孩子……三年后,唯一的好友都受她拖累。

朔凌松艰难的开口安慰:“公主别哭,我会心疼……”

半日后。

容云绮昏沉间,忽然听到开锁的声音。

她猛然抬头,却见太监总管走了进来,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陛下醒了,要见你。”

第七章

玉鸾宫。

容云绮带着沉重的镣铐跪在殿内。

一抬头,她就看到萧承胥揽着的宋月歌的腰坐在榻上。

两人依偎的画面,如针刺痛了容云绮的双眸。

萧承胥恍若没有看见跪在殿前的容云绮。

许久,宋月歌才假模假样的求情:“陛下,你罚也罚了,就让云绮姐姐起身吧。”

萧承胥冷哼一声:“她罪有应得,你不必为她求情。”

宋月歌闻言,继续求情:“臣妾现下刚有身孕,正缺人伺候,不如让她去臣妾宫中吧。”

听到这话,容云绮身体颤了颤。

天理不公,宋月歌刚把她的孩子挫骨扬灰,现在竟有身孕了?

萧承胥沉声拂袖:“允。”

宋月歌施然站起身:“谢陛下。”

随后,她又走下来,笑容得意的看着容云绮。

“行刺陛下可是杀头的大罪,陛下留你不死,还不快谢恩!”

容云绮一哽,猩甜的血涌上喉头,却被硬生生咽下。

望着萧承胥冷冽的脸,她深深底身叩拜:“谢陛下隆恩。”

容云绮被带回华清宫。

一进宫殿,宋月歌笑的刻薄又得意:“华清宫什么都不缺,本宫只缺个脚凳。”

冰冷的鞋履踏在背上,疼的容云绮唇间滴血。

宋月歌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太瘦了,硌得本宫脚疼,自去领罚吧!”

冬雪簌簌,北风吹卷漫地。

寒意好像顺着膝盖钻入了骨髓,痛的宛如凌迟。

第二天,宋月歌的轿辇早早停在殿外。

华清宫是离玉鸾宫最近的宫殿,本不需要轿辇。

容云绮知道,宋月歌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折磨自己。

“本宫的脚踏呢?”

宋月歌话音未落,两个太监已把浑身僵硬的容云绮拖到轿辇跟前。

跪了一整夜,容云绮早已支撑不住。

背上的重量压得容云绮摇摇欲坠,她的胸口涌上一股猩甜。

“噗”的一声,容云绮涌出一大口鲜血。

踩在她背上的宋月歌措手不及,也跟着崴了脚摔倒在地。

登时,宋月歌满脸痛苦地的捂紧小腹:“本宫的肚子好痛……”

大片血红紧接从她身下流出。弋椛

宫人看到这幕,吓的乱成一团:“快传太医!”

“陛下,这是我们第一个孩子,你一定要为臣妾做主……”

“姐姐,你是不是怪我占了麟龙池,所以才加害于我。”

宋月歌依偎在萧承胥怀中,哭的梨花带雨。

萧承胥亲手帮宋月歌擦去眼泪,出声安抚:“朕一定给你报仇。”

说罢,他起身走到容云绮面前,神色冷戾:“容云绮,你好狠毒的心肠,竟敢谋害皇嗣!”

容云绮喉咙艰涩的摇了摇头:“陛下,我没有……”

她话刚落,萧承胥就抬手一巴掌打来。

火辣辣的刺痛伴随他的震怒声传来。

“证据确凿,你还敢狡辩?!你现在给朕滚出去跪到慈宁殿,为淑妃的孩子祈福。”

心仿佛被万箭刺穿。

容云绮双眼通红的看着萧承胥,一字一顿——

“她的孩子是孩子,那我的晏儿呢?陛下杀他的时候,后悔过吗?”

第八章

萧承胥没想到容云绮会突然发问。

他眸色微沉,脱口而出:“那孽种死有余辜,朕怎会后悔。”

闻声,容云绮心底最后一丝期待被撕的粉碎。

哀莫大于心死,她再说不出一个字。

今夜的雪格外大。

纷纷扬扬的雪花鹅毛般飘落。

容云绮满身落雪,跪在雪地中一步一叩首。

每一叩拜,她都会哽咽着呢喃一句:“愿我容氏全族早渡黄泉,愿父皇母后和晏儿早日安息,愿我再无来生。”

身后叩拜的痕迹很快被风雪掩埋。

风雪愈发肆虐,呼啸的风声越发凄凉。

容云绮单薄的身影好像马上就要被淹没在这场大雪之中。

到后来,她额上的血凝固又化开,两膝绵延的血迹将积雪染得通红。

直至天色将亮,黎明来临的前一刻。

容云绮体力透支,轰然倒下。

在闭上眼的最后一刻,一抹玄色的衣袂闯入眼中。

她努力睁开被雪糊住的眼睛。

视野之间,萧承胥打着一把落满雪的油纸伞,在她身前慢慢蹲下。

容云绮恍惚以为是死前的幻觉,她伸出手,想要碰一碰他的脸。

可是用尽全力抬起手,还未靠近,便没了知觉。

萧承胥接住她垂落的手,握在手心,沉声低喃:“睡吧,睡完一切都好了……”

扔下油纸伞,他横抱起容云绮,一步步踏着厚厚的积雪往玉鸾宫走去。

很快,漫天大雪将他们来时的路覆盖淹没。

容云绮醒来,已是身在床榻。

她撑起身体,拉住榻前伺候的宫女问:“谁把我送回来的?”

宫女有些不耐的掀开她的手:“除了陛下,还能有谁。”

容云绮有一瞬怔住,她昏倒之前所见,原来不是幻觉?

一时间,容云绮心底五味杂陈。

另一边。

太和殿。

朝臣纷纷跪下:“陛下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