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说完这一句话,两个人眼眶都有点红。

两人坐下去,从以前聊到了现在,就连未来,他们都畅想到了。

想到什么,孙姐忽然俏皮笑笑:“惊眠啊,上次你电话里的那个男人…”

“是我老公。”她眉眼间染上笑意。

看到她这么幸福,孙姐也放心了。

“他对你怎么样。”

“很好。”她丝毫不犹豫说。

客观来说,他对他确实很好,几乎有求必应,上辈子结婚三年,除了占有欲太强,以及有些偏执之外,他对她确实很好。

知道她不待见他,不愿意和他相处,他就把她死死绑在身边。

但三年来,他从没强迫她,有时候连碰都不敢碰她,因为她在面对他的时候,会显得很极端。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俩都是同一类人吧。

“那就好。”

孙姐欣慰一笑,她不希望以前发生的事情,磨灭她对生活的希望。

“那之后的事?”孙姐问。

“不急。”宋惊眠眼神微冷。

“先把那个人渣解决了。”

“惊眠你……”孙姐有些不可置信,瞪大了双眸看着她。

“孙姐,我有的是办法,只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助。”

看着她那坚定的眼神,孙姐觉得这些年的等待有了有意义,她第一眼看到她时,就知道她注定会火。

只是时间问题。

(薄惊辞宋惊眠)小说在线阅读-热文薄惊辞宋惊眠小说全文阅读

事实证明,她看的没错。

只是谁也想不到,中途会发生那件事情。

“好,只要我能帮得上忙。”

——

跟孙姐聊完之后,她便要走了,她要回家照顾孩子。

两人分别之后,宋惊眠看着现在时间还早,便打算去逛个商场,给薄京辞买点东西。

每次出差都是他给他带礼物,她作为妻子,怎么能不回报一下他呢。

爱都是相互的。

她今天身上的这一装扮,大多都是薄京辞买的,特别是那个包,他最近出差回来给她带的,是她最喜欢玫红色,精致又大方。

是Shehappy家新出的一款包包。

当她这一身装扮进店的时候,立刻吸引到了导购小姐的目光。

该说不说,大家都是识货的,看到这么有钱又有气质大美女进来,还不快给人服务着。

“您好小姐,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吗?”

宋惊眠推了推眼上的墨镜,摇摇头道:“我就随意逛逛。”

“不用介绍了。”

店员懂事地往旁边站。

她漫无目的地闲逛着,没看到她一眼就觉得惊艳的东西,兴致缺缺,正准备转身离开。

忽然,视线被一条领带吸引住了。

是一条湛蓝色条纹状的领带,款式简洁又大方,她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他白皙白的肤色,修长的脖颈。

她没见过他打过这个颜色的领带,但她现在一眼看到这个,莫名觉得适合他。

她示意店员:“这个不错。”

说着,店员就准备接过。

此刻,一道略微尖利的女声响起。

“喂,小姐,这个我们已经看上了。”

宋惊眠蹙着眉,略微不爽地抬眸。

一看到来人,墨镜下的眼神毫不掩饰地弯了弯。

嘴角也不自觉上扬。

赶巧啊,好妹妹,自己送上门来了。

身后站着两个女人,一个就是她那个所谓的“好妹妹”白思思,另一位没见过,估计是是小姐妹小跟班之类的。

她勾唇冷声道:“什么时候变成你们看上了?”

那个跟屁虫一脸理所应当:“就刚刚。”

她刚刚跟白思思一起,听她说过两天白家要邀请薄京辞过来,所以她想给薄京辞准备礼物。

正好逛了没多久就一眼相中了这个,正准备让店员拿时,却有另一个女人先行一步。

为了在白思思面前好好表示一下自己,她立马做出自己早就看上那个领带的姿态。

闻言,宋惊眠嗤笑:“哦,那又怎样。”

“关你屁事。”

“你!”跟屁虫气红了脸。

而在她刚开口的时候,旁边穿着一件可爱风的白色小裙子,宛若一朵洁白的花的女人已经认出她了。

宋惊眠冷笑,这不一妥妥白莲花吗?

开得真盛大,旁边还有绿叶呢。

“姐姐。”白思思立马拉住身旁的跟屁虫,上前小心翼翼地叫她。

他妈的上辈子就是被她这副鬼样子给骗的,这手段可真高明啊。

宋惊眠半拉下墨镜,上下扫荡了她一眼,最后停在她手腕处。

“妹妹今天带的百达翡丽吗?”

白思思眼眸纯真,瞪大了眼,随后无辜的点点头道:“啊,是呀。”

宋惊眠闻言,顿时忍住笑意,抬手把刚刚半拉的墨镜推上去。

“好表啊。”

说完,也不管那一花一绿叶什么反应,直接吩咐店员把东西收好,转身抬脚要离开门店。

就在她要走的时候,身后又传来那个跟屁虫的声音。

“姐姐,你是思思的姐姐是吗?”

宋惊眠原本不想理会,但想着今天闲来无事,索性就陪她们玩一会。

“打住。”她伸出手做了个手势,“我可没有你这个妹妹,别喊我姐姐,怪恶心的。”

跟屁虫没想到,她这么不给面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话。

白家那点事她也听说了,知道她才刚刚被白家找回来,现在就迫不及待装腔作势了。

而且,还被当成挽回家族危难的工具,她爸妈都没舍得让白思思联姻呢。

这说明,她的地位也不怎么样。

况且,白思思还在呢。

跟屁虫只知道表面,却不知道白思思其实是被领养的,这件事情,也是她回白家不久后才知道的。

“这个领带是思思要买来当礼物的,你这样……不觉得过分吗?”

“哪样?”

宋惊眠想到了什么,凑到白思思面前。

“哦~难道是想给我老公买礼物啊?”

她前两天刚接到爸妈的电话,说她好久没回家了,让她带薄京辞回家看看。

“这就不劳烦你费心了,我老公我自己会来宠。”

白思思没想到,一段时间没见到宋惊眠,她居然伶牙俐齿成这样,而且,对她有莫名的敌意。

但是她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白思思委屈巴巴低头道:“姐姐,既然这样我就重新选另一个吧。”

宋惊眠嗤笑:“我记得妹妹刚签约了经纪公司吧?”

白思思不懂她话题为何跳转如此快,但她下意识还是回了一句:“是的姐姐。”

宋惊眠意味深长,语气带着些许不解道:“签的哪家公司呀?”

还没等白思思回话,她便勾唇自己回答了。

“这么能演?”

第16章 男人嗓音嘶哑:过来

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晚了。

虽然去逛街的时候遇到了两个智障,但总体来说,她心情还算不错。

白思思远远没有今天表现的那样平静,或许有外人在,她还是端着那副架子。

指不定现在心里扭曲成什么样,估计是一条蛆吧。

“太太回来了?”

看着她是手上的大包小包,刘姨抬手给她接过去。

“嗯。”她应了一声,“薄京辞呢?”

“少爷还没下班。”刘姨平时话很多,又是从小照顾薄京辞到大,所以别墅里的上大下小都很喜欢她。

“太太您这是给少爷买的?”

宋惊眠眉上浮起笑意:“是呀!”

“诶呦太太你可真有心。”

最近他们夫妻两个的相处她都看在眼里,她甚是欣慰啊。

从小照顾少爷,也知道了少爷受到了什么样非人的待遇。

所以从小时候开始,他整个人变得阴狠又暴戾,性情阴晴不定,也从不把什么人放在眼里。

这么多年来,刘姨从来没有看到过少爷对那个人上过心,更别说是女人了,所以当她知道少爷誓死要娶她时,她便知道了。

所以少爷一但爱上了一个人,那便是要倾尽全部也要去爱。

“刘姨,我们去做饭吧!”

她想做饭等他回来,想让他一回来吃到的就是亲手做的菜。

两个人在厨房里一会,没过多久,热气腾腾的饭菜也快做好了。

还剩下一个汤,宋惊眠打算做个海鲜汤,她记得上次他可是喝下了一大碗,肯定很喜欢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