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李离气笑了,“你小子,重色轻友,怕了你。”

徐栀初乖乖地靠在傅璟天怀里,像个听话的小媳妇儿。

李离看了一眼,就别开脸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越来越渴望徐栀初。

不得到一次,他就心痒痒的,一直惦记着。

翌日。

上午工作,李离把所有女孩和帅气的年轻男孩叫去虞美人这里听学。

李离拍了拍虞美人的肩膀,“宝贝,给他们演示一下,你是怎么赚到钱的。”

“好的,李哥。”虞美人拿着手机开始玩游戏,双排,专门匹配男人。

暧昧的挑逗,什么哥哥谈恋爱,加好友,发清凉照片,对方打钱,一气呵成。

半个小时,虞美人赚了五千块。

李离满意地拍手,“一个小时一万块,一天十五万,一个月,四百五十万,这才是精英,垃圾们,学会了没有?”

李离把徐栀初叫到跟前,“按照这种模式,模仿一次,可以吗?”

不可以的下场,就是断手断脚,徐栀初哪敢说不可以。

“当然。”徐栀初下载了游戏,和人打双排。

一开麦,对方那个男人就说:“你开了变声器吧?声音这么奇怪,哪有这么好听的御姐声音,把变声器关了。”

徐栀初:“我没有关,哥哥,这就是我的本音。”

结果对方被她一声哥哥喊得受不了,自雷了。

徐栀初放下手机,就看见虞美人双手抱胸,得意的看着她。

“李哥,婉婉姐老了,非要装少女的声音,别人要是知道她又丑又脏,隔夜饭都能吐出来。”

陆泽沈如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陆泽沈如烟)全文在线阅读大结局

虞美人扬起下巴,高傲的看着徐栀初。

“这里虽然不比外面人多,可是也要讲卫生,穿得干净,婉婉姐不会是乡下长大的吧?我说错了,人家乡下人都讲卫生,婉婉姐却不知道。”

言毕,她还嫌弃地挥了挥手,仿佛是要把徐栀初身上的臭气挥开。

徐栀初笑了笑,没说话。

袁媛气不过,“婉婉,你怎么不骂回去呀。”

“我们年纪大一点,要有风度,吵吵闹闹不符合我们的身份。”

徐栀初真不擅长说这些茶言茶语的话。

“你是忍者神龟吗?这都能忍。”袁媛都想要去扇虞美人几巴掌了。

徐栀初拍了拍袁媛的肩膀安抚,“李哥,很抱歉,我很努力了。”

李离盯着徐栀初看了半晌,这人和傅璟天在一起就化身为勾人的妖精,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是一本正经的御姐了。

真够虚伪的。

虞美人看见李离对徐栀初不满意,急忙添油加醋。

“李哥,婉婉姐每天住在你房里,你不嫌臭吗?看着也有碍观瞻,你把她踢出来,我搬进去好不好,只要你答应我,我每月业绩做一千万。”

李离闻言,眼珠子都发光,“你有什么办法能赚一千万。”

“裸聊呀!”虞美人妩媚的扭着她的水蛇腰,女子身材线条美感,被她展现得淋漓尽致。

别说男人,徐栀初这个女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我还能一边聊一边跳舞呢!我只是玩个游戏就能赚这么多,别说裸聊,李哥若是不信,我现在就能来一段脱衣舞。”

第56章虞美人的挑衅

李离本来就好色,对这个很感兴趣。

“那你来一段,给这帮人打个样,让他们知道日后怎么完成业绩。”

所有人都集中过来看表演。

虞美人以前学的是爵士,她是真会扭。

该有力度的时候有力度,该软的时候软,把女子的柔软线条美感,跳得淋漓尽致。

还没开始脱衣服,男人们都受不了地嗷嗷叫。

“脱一件,老子给你一百块。”

这里的一百块,是真的值钱。

对徐栀初这个上班一两个月买不起卫生巾的人来说,深有体会。

有人拿钱开始往虞美人身上砸。

虞美人一边跳舞,一边对着男人们抛媚眼,开始脱衣服。

她里面穿着运动内衣,因为不大,所以啥都看不见。

不过腰那是真的好,人年轻,皮肤好,扭得男人们都热血沸腾。

“美人,哥哥喜欢你,今晚来哥哥房里,命都给你。”

袁媛道:“这虞美人,是真有两把刷子。”

王千雪道:“看来,以后园区热闹了。”

虞美人跳完舞,脚下已经有一堆钱了。

她弯腰捡起来,递给李离。

“李哥,你看,我不需要做慈善,就在咱们园区,跳支舞,就能赚个万把块。”

李离勾着虞美人的肩膀,喜欢得不行。

“好样的。”李离对着徐栀初他们道:“你们这些垃圾,都给我听着,从现在开始,所有人跟着美人学,尤其是你们几个长得漂亮的男的,富婆的钱永远比男人的钱好赚,你们腰扭得好看一点,钱就来了。”

李离拍了拍虞美人的细腰。

“你真不错,哥喜欢,你下班了,来我办公室,我给你破例,把你手机给你。”

虞美人开心地笑了,“谢谢李哥。”

李离拿着喇叭对着一众人喊话。

“都他妈给我听着,美人是我的摇钱树,谁要是敢伤她一根头发,我就薅光他,谁要是让她掉一块肉,我就把他五马分尸。”

李离的权威,是不容挑衅的。

哪怕好色的男人蠢蠢欲动,也不敢招惹虞美人了。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地方,无论男女,要么你的武力值碾压对手,要么你的业务能力第一。

而虞美人,就是后者。

在园区来说,她的确是强者。

有几个女孩很崇拜虞美人,围着她请教怎么骗钱。

虞美人得意的走到徐栀初面前,展颜一笑,美丽动人。

“姐姐,你说我跳的好不好?”

“好。”徐栀初温婉的微笑。

“姐姐你表面上说我好,心里其实在骂我不知道收敛,锋芒毕露,必招天谴吧?”

虞美人委屈的眼眶瞬间红了,我见犹怜。

一旁好几个男人都看不下去,对徐栀初投来敌意的目光。

徐栀初依旧是冷静从容。

“你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证明你不简单。你这个年纪,就该锋芒毕露,年少不轻狂,这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虞美人眼前一亮,激动道:“姐姐,你夸我吗?”

“嗯。”徐栀初弯腰把她的衣服捡起来,披在她身上,“你好好表现,我看好你哦。”

“姐姐,你主动搬出来吧,这样我也不会和你对上,我们还能做好朋友呢!”

虞美人还委屈上了,她拉了拉徐栀初的衣袖摇晃撒娇。

“美人妹妹,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能让傅璟天开口叫我搬,我二话不说,立马搬。”

“姐姐,你好过分哦,脸皮也特别厚。”虞美人娇嗔地跺脚。

王千雪听不下去了,一把抓住虞美人的衣襟,把她拖到跟前。

“你有病是不是?是谁厚脸皮抢婉婉男朋友,你还倒打一耙,你妈没教过你,别人的东西不要惦记吗?”

傅璟天不喜欢王千雪,她认了,现在随便冒出来一个小嫩芽,也敢抢傅璟天。

王千雪心里自然不会让虞美人轻易得逞。

虞美人害怕的举起手,嘴里喊着,“李哥,救我。”

李离一个阴冷的眼神扫向王千雪,她吓得立马松了手。

虞美人笑得甜美又漂亮。

“千雪姐,我妈妈的确教过我不能做小三,可是李哥也教我,要什么靠自己去争取,完成业绩,就能得到一切,我现在是园区的一份子,我自然是要听李哥的话。”

这话,不但把李离捧上天,还把王千雪给坑了。

以后王千雪要是再骂虞美人是小三,抢别人的男朋友,那就是对李离的不尊重。

她气得咬牙切齿,却不能动手。

徐栀初拉着王千雪,“我们比她大几岁,不要计较太多,上班了。”

回到座位上,继续吭哧吭哧地打电话,网上聊天。

袁媛聊了一会儿,丢了键盘道:“那个虞美人也太嚣张了吧,别的白莲花是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她这朵白莲花可是火力全开,没有半点收敛,这叫什么花?”

王千雪道:“黑心莲。”

袁媛冷哼,“婉婉,你怎么忍得了?”

徐栀初一笑,“她很真诚,对待事情一腔热血,懂得变通,适应能力强,如果有人好好引导,走正道,将来是个人才。”

王千雪都傻眼了,“婉婉,你是不是被人夺舍了?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