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语声沉稳眼神和声音里对苏尹尹的维护之意几乎要溢出来。

“爷爷您年纪大了,交给我吧!”苏尹尹说。

“不,你不能动手,对外你和谨舟一样只是林家的养女,虽然林志文父女没有对外公开过……但有不少集团的老人都知道他们是林家人,你一旦动手所有人都会觉得你是为了林家的家产,但我不一样。”林老先生说完,转头看了眼周特助。

周特助会意点头,抬脚走出林家。

林老先生笑着摸了摸圆圆和西西的小脑袋,目光都跟着柔和下来,那种疼爱和温柔都要从眼底溢出来。

“太爷爷会给我们西西和圆圆安排好无忧无虑的未来!”林老先生看着这两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两个小重孙,“让你们两个人快快乐乐长大!”

曾经林志国只有林谨桦一个女儿,对女儿有着极为深厚的期待,所以在女儿还很小的时候安排了很多的课程,他给了女儿全部的爱,也给了女儿很大的压力。

否则,当初女儿不会被林志文蛊惑,想偷偷跟着林志文出去放松。

他不会再这样对待他的两个小重孙,只希望他们能快乐平安幸福地长大。

送林老先生上楼后,苏尹尹听徐妈说林谨桦今天早早用了安眠药睡下了,便轻手轻脚上三楼,推开林谨桦的房门往里看了眼。

夜灯勾勒着林谨桦熟睡的侧颜,苏尹尹眼眶湿润,又轻轻将门带上……

徐妈瞧见苏尹尹的样子眼角都是笑:“就知道你在这里,放心,这段日子谨桦都很好,现在有西西和圆圆还有你陪着,以后谨桦会更好的。”

林谨桦是徐妈看着长大的,现在看着苏尹尹就像是看着年轻的林谨桦,又怎么能不心生怜爱。

徐妈怀里还抱着给苏尹尹准备的睡衣,笑着道:“泡澡水已经给你放好了,这是前阵子谨桦亲自给你挑的睡衣,已经过了水可以直接穿,洗漱用品和常用衣物都是谨桦和西西、圆圆一起给你挑的。”

“谢谢!”苏尹尹和徐妈道谢。

徐妈见苏尹尹一脸珍视的模样笑容更深了:“其实,我知道老先生虽然嘴上不说,其实是希望你能回来住的,上次谨桦被麻绳吓晕是个意外,谨桦很喜欢你,血脉是一种很神奇的力量,就算是见一面……也是很喜欢很喜欢的!”

苏尹尹紧紧攥住徐妈准备的睡衣,她不知道……

她和林谨桦的情况很特殊,她不是林谨桦正常结婚后,在林谨桦满怀期待中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

虽然是年幼的事情,可那个时候苏尹尹已经有了记忆,她清楚记得林谨桦看着她满目憎恨的眼神,如果林谨桦想起曾经,或许会恨不得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吧!

“我看过你的节目岁晚,不止你的节目,还有你参加各类比赛的演讲。”徐妈说着眼眶也红了,“你十三岁站在国奥比赛讲台上的演讲我看了,就像是看到了十三岁的谨桦,那样的熠熠生辉闪闪发亮!你是谨桦的孩子……你像她!一点都不像余家人!你是林家人!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怀疑这点。”

苏尹尹秦时宴小说(苏尹尹秦时宴)_全章节小说完整版阅读(苏尹尹秦时宴)

徐妈说完笑着拍了拍苏尹尹的肩膀,转身擦掉眼泪下楼。

苏尹尹在林家老宅的房间被安排在秦时宴的隔壁,两小只已经洗完白白换好睡衣,像两只软糯软糯的小汤圆坐在苏尹尹卧室地毯上和秦时宴一起玩卡牌游戏。

手机振动,秦时宴见来电是晏路青放下手中的牌,走到窗口接通:“喂……”

“哥,证据已经找到了。”晏路青的声音很沉重,“老金没有撒谎,但证据不完整,现在怎么办?把证据交给警方吗?还是暂时先扣在咱们手里?”

秦时宴道:“先把证据扣下。”

第154章一个月

“那……你什么时候离开林家回来?我爸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你回来随时可以把楚秋明拉下马!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你说一个日期,车祸立马就能安排上。”

秦时宴转身看了眼还在玩儿的两个孩子,眉头微紧:“等我和林氏集团这边交接清楚,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不在这一时。”

和晏路青刚说完,苏尹尹便推门进来。

“不说了,先挂了。”秦时宴挂了电话,看到苏尹尹抱着睡衣进来,“徐妈给你准备的?”

“嗯!”苏尹尹笑着点头,“已经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

“爸爸不能和我们一起睡吗?”圆圆抬头,眼睫极为浓密的黑亮眼睛有些不明白地眨巴着眼,“我想和哥哥睡爸爸妈妈中间!”

“我不想!”西西伸出肉嘟嘟的小手,十分嫌弃戳了戳圆圆的小脸,“别忘了,在林家老宅,要叫林先生!”

圆圆有些委屈,揉了揉白嫩嫩肉呼呼的小脸:“好吧……”

“两个孩子好久没有见你,你陪他们早点休息。”秦时宴将手机装进口袋里,“我去书房看看林老先生。”

“好。”

见秦时宴离开,圆圆立刻跑过来抱住苏尹尹的腿:“妈咪妈咪!你可以不可以帮我和哥哥一个忙呀!”

“什么?”苏尹尹问。

“我们想给林老先生做长寿面,今天面已经和好了,也是我们俩和林美人一起搓了长长一条,本来林美人答应我们陪我们一起煮面的,可林美人今天下午就精神不好,早早就用了药睡了,面还在冰箱呢。”西西说。

虽然说已经这个时间了,可这是两个孩子的心意,苏尹尹放下手中睡衣,笑着蹲下身把两个孩子搂在怀中:“好!妈妈帮你们!”

书房内。

秦时宴坐在单人沙发位上,看着立在书桌后看着窗外的林老先生:“当初您要收养孩子一眼看中了我,警方为了保住我这个楚家血脉免受报复,说服了林教授承认我是他的侄子,让您领养我。所以……一个月后,我会安排场车祸,让秦时宴悄无声息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牵连林家。”

“谨舟啊,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只要你不说你和楚家的关系,谁知道你是楚家的孩子?你依旧可以是我林志国的养子!这些年你的确是把岁晚当做晚辈来照顾,我都看在眼里,为什么就不愿意留在林氏集团帮岁晚呢?”林志国走到书桌前坐下,从抽屉里拿出一份遗嘱,“这是我立下的遗嘱,我手中的股份,还有资产,分成三份……谨桦、你和岁晚一人一份,古董、字画还有国内外的一些房产,我还是分成三份,给你、岁晚还有两个孩子。”

“把原本给我的那一份都给岁晚,或者两个孩子吧。”秦时宴道。

看出秦时宴要离开的决心,林老先生闭眼长长呼出一口气:“真的……非走不可?”

秦时宴双手手肘搭在膝盖上,双手紧握,垂眸半晌后才缓声开口:“我忘不了父母死在我眼前的情景,我母亲明明也被安全带困住,却拼尽全力想要扯开我的安全带,可安全带是越是用力就越是紧……”

到现在,秦时宴一闭眼就是母亲和父亲拼命救他的样子。

他忘不了父母的仇。

“我懂了!”林老先生再次叹了一口气应声,“可是谨舟啊,我也是当父亲的,身为父亲……最大的希望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活着!而不是被仇恨所累!”

之前林老先生一直不知道秦时宴为什么非要离开林家,今天秦时宴找林志国坦白了身份,说明了他背负的仇恨,林志国才明白,为何秦时宴铁了心要走。

秦时宴打算复仇了,但却不想连累林家,所以打算用车祸让秦时宴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把林氏集团完完整整还给林家。

“我用这种方式,一来是不想连累林家,二来……只有秦时宴彻底消失,岁晚才能完全掌握林氏集团,否则……林氏集团怕是会分成两党,不利于拧成一股绳。”秦时宴说。

林志国单手撑着书桌,垂着头,叹气却又不知道该从何劝起。

“铛铛铛——”

听到敲门声,林志国抬头:“进。”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