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始我就不同意你把她娶进来,你偏不听,生出的孩子还是病秧子,也不知道造的什么孽……”

她话还没说完,陆宸枭就直接打断:“妈,我的孩子,我的妻子我自己会负责。”

谁料,他话音刚落,尖锐的呼叫器声从病房内传来。

伴随着孟清叶撕心裂肺的呼喊:“果果!果果!”

医生来的很快。

孟清叶站在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病房内的景象,心急如焚。

突然,肩上传来抹温暖。

孟清叶看过去,就瞧见陆宸枭正站在自己身后。

“别怕,我们的果果会没事的。”

男人的手落在她肩头,声音低沉有力。

这一刻,孟清叶好像感觉到了依靠,慢慢将头靠了过去。

不久,医生从病房里走出,看着两人摇了摇头:“家长过去和孩子说几句话吧。”

闻言,孟清叶腿一软,险些跌倒在地,还好陆宸枭及时扶住了她。

凉意从脚底蔓延到全身。

她在陆宸枭的搀扶下强撑着走进去。

“果果好冷啊,妈妈抱抱果果好不好?”果果一见她,吃力地抬起自己的手。

孟清叶忙将人抱进怀里,紧紧地,生怕一松手,她的果果就不见了!

果果也不喊疼,只是乖巧的靠在孟清叶怀里:“妈妈,果果是不是要死了?”

“别胡说,果果会一直一直陪着妈妈的。”孟清叶强忍着泪。

“果果也想一直一直陪着妈妈,看妈妈讲课……妈妈讲课的时候身上有光,我喜欢身上有光的妈妈。”

完整版小说(孟清叶陆宸枭)最新在线阅读-孟清叶陆宸枭小说(孟清叶陆宸枭)免费阅读全文

果果说着,小手紧紧攥住孟清叶的手指,“妈妈,果果想快点长大,然后当一个跟妈妈一样身上有光的……老师,去教那些没时间学习的哥哥姐姐们知识。”

“好,果果以后一定会成为一名好老师的。”孟清叶耐心回应着,声音沙哑。

果果笑着,可眼里的光却慢慢的散去:“果果好困啊,等果果醒过来,妈妈再教果果更多……更多的知识……”

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越来越小。

身体也越来越冷,攥着孟清叶手指的手也无力地垂落。

孟清叶慌忙反手去抓,却抓了个空……

那一瞬,孟清叶只觉得自己的心也空了。

她紧紧抱着果果,声音嘶哑:“果果好好睡,妈妈答应你,等你醒了……”

孟清叶说着,却再也说不下去。

她心里明白,她的果果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她们的陆宸枭走上前,将两个人抱进了怀里。

他心里也很难过,从进来到现在,果果没跟自己说过一句话。

寂静充斥着病房。

只有孟清叶低低的哭声一点点传出,然后慢慢放大……

深夜十一点十五分,果果走了。

第八章 离婚协议

孟清叶强撑着和陆宸枭一起处理好果果的后事。

葬礼上。

她看到多年没有联系的父母和弟弟,才知道是陆宸枭联系了他们。

当年和陆宸枭结婚,父母是极力反对的,甚至说如果自己和陆宸枭结婚,他们就和她断绝关系。

可那时候年轻气盛,自己还是不顾父母的话嫁给了陆宸枭,这么些年跟家里也没有联系。

却没想,时隔多年再见面竟然是在果果的葬礼上。

凌母看着孟清叶单薄的身形,心疼的将人抱住:“这么多年都没给家里打个电话,你还好吗?”

多年不曾拥有过的,独属于母亲的温暖包裹了全身。

孟清叶眼眶一热,哭出声来。

一旁的蒋母看见她哭,转头和亲戚嚼舌,边指责边将所有的错都推倒她身上。

孟清叶的爸妈和弟弟都听着,可他们也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不好多说。

这时,陆宸枭不悦开口:“妈!够了!我说了,果果的事不怪千雪。”

说完,他看向孟清叶:“对不起,这些年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你和果果。”

听到这,蒋母也不好再说什么。

而孟清叶听着他维护的话,哭得却更加厉害。

她忍不住想,如果他这些话是在果果没离开之前说出来,该有多好。

送果果入土后,孟清叶送父母和弟弟回酒店。

走廊里。

孟清叶的弟弟凌屿北看着要离开的她说:“姐,爸妈早就原谅你了,只是拉不下脸给你打电话,以有什么事就跟家里说,想回来随时都可以,别再一个人扛了。”

闻言,孟清叶眼睛一酸,点了点头。

“我知道爸妈不愿意待在这边,你好好照顾他们,我先回去了。”

开车回到家。

孟清叶一进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陆宸枭,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而陆宸枭看着她,开口却是问:“你真的没有教果果说那些话吗?”

孟清叶愣住,满目茫然。

她不明白,明明前一刻他还在亲戚面前维护自己,可现在却也像他们一样质问。

甚至推翻了他之前所有的话。

那一刻,孟清叶彻底心寒,也再没有不舍。

“谢谢你之前在亲戚面前帮我说话,我们离婚吧。”

说完,也不管陆宸枭反应,径直走向卧室。

陆宸枭闻言倏地站起身,拽住了她:“我就问一问,你又在闹什么?”

“我真的不想再跟你吵,果果已经不在了,我和你也就到这儿吧。”

孟清叶说着抽回了手,走进卧室关上了房门。

哀莫大于心死。

孟清叶默默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带着果果的遗照搬去了酒店。

酒店里。

她把自己和陆宸枭离婚的事跟父母和弟弟说了。

一家人陷入了沉默。

凌母看着满眼疲惫的她:“你长大了,爸妈能做的就是支持,无论如何,我们在你就永远有家。”

闻言,孟清叶眼眶一热。

这时,凌父开口问:“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孟清叶摸着果果的照片:“我想出去走一走,这地方有太多我和果果的回忆,我受不了。”

听到这儿,凌母心疼的抱住她,眼泪不断往下掉。

在一旁看着的凌屿北出声:“姐你放心去,我会照顾爸妈的,什么时候你想回来了,就回来!”

孟清叶点点头,目光落在果果的照片上,久久没有移开。

一天后。

孟清叶将凌父凌母和凌屿北送上回家的火车后,给陆宸枭打了电话:“我们见面聊聊吧。”

咖啡馆。

一男一女隔着张桌子相对而坐。

孟清叶将自己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推到陆宸枭面前:“签了吧。”

第九章 闹够了没有

白纸黑字真是刺眼。

陆宸枭面无表情地看着:“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孟清叶却只是说:“我的东西已经搬走了,你的东西我不要,果果的……我只带走了相簿,剩下的那些你不想要就寄给我。”

她的话将两人的所有都划分得清清楚楚,包括果果。

说完这些,孟清叶也不等回复,起身就走。

陆宸枭抓住她的手臂:“我知道果果的离开让你很难受,我也没比你好到哪去,果果也是我的女儿,直到最后我都没听到她喊我一声爸爸!”

“你觉得她叫的出口吗?你知道她刚打完针出来就看见你跟别的女人挽着手,是什么心情吗?你知道她问我的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吗!她是还小,但不是什么都不懂!”

孟清叶没能压住脾气。

陆宸枭一噎,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孟清叶甩开他的手:“是你把这条路堵死的,谁也走不下去。”

说完,就走出了咖啡馆。

陆宸枭愣在原地,看着她渐渐模糊的背影,怔怔出神了很久。

离开之后,孟清叶去了学校。

站在校门口,她想到校长刚刚和她说的话。

“果果是个好孩子,发生了这种事我们也很难过,不如这样,你也不用辞职,先好好修个长假,等到你想回来就回来,我们都等着你!”

阳光照耀下,锦湾小学这几个字熠熠生辉。

孟清叶看了很久,才收回目光回去酒店取了行李箱前往车站。

车站人声熙攘。

孟清叶站在人群中,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亲爱的旅客朋友们,去往临县的大巴马上就要发车了,还未上车的旅䧇璍客请尽快上车。”

听到广播里熟悉的地名,孟清叶想起了之前和果果去的那个希望小学,便买了张前往临县的车票。

刚到车上,手机铃声响起。

是陆宸枭发来的微信:“做出这个决定你别后悔。”

孟清叶粗略看了一眼,直接将他拉入了黑名单。

另一边。

陆宸枭一直都没收到回信,于是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才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他握着手机,想不通自己跟孟清叶怎么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鬼使神差地,陆宸枭走向卧室,看到里面空了一大半,如今只剩下他西装的衣柜,心里也空了一块。

像是逃避般,他转身去到果果的房间。

这间房还保留着最初的模样,陆宸枭一步步走过,最后在床边坐下。

他环顾着房间里的一切,拿过自己在果果生日时送的玩偶,耳边回响起那天在咖啡馆孟清叶的指责。

陆宸枭紧抱着那只玩偶,脑海里全都是果果笑着喊他‘爸爸’的画面,以及那天在病房里的无视。

画面交相辉映,心格外刺痛。

不知手碰到哪里,怀里的玩偶突然发出声响。

里面响起了孟清叶给果果唱的歌,还有果果的自言自语。

陆宸枭僵硬着手,一直听着。

“我好想爸爸呀,半个月了,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爸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antu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