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身下的床单都被她扯皱了,铁架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和粗重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也不知道外面经过的人会不会听见……

一晚上不知道换了多少姿势,也数不清究竟被他压着做了几次,最后姜兰枝实在受不住,累得几乎要昏迷过去。

失去意识之前,她听见钟泽川在她耳边含混地说:“老婆,媳妇,搬来跟我一起住,好不好……老公疼你……”

姜兰枝闭上眼,心里冷得厉害。

第二天一早,钟泽川自宿醉中醒过来,捂着胀痛的头坐起身,怔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昨晚都做了些什么!

他竟然将强行和姜兰枝发生了关系,明明都还没将人挽回过来,就又伤害了她一次!

钟泽川连忙扭过头,姜兰枝背对着他蜷缩在床角,露出的肩背一片暧昧痕迹,吻痕和指印交错,触目惊心。

第28章

“枝枝……”钟泽川声音低哑,满眼愧疚和心疼。

他翻身过去,要将人搂进怀里:“对不起,我……”

还没碰到,姜兰枝轻声开口:“别碰我。”

她的声音虚弱极了,却满是绝望过后的平静。

钟泽川的心里瞬间被恐慌占满。

那时姜兰枝要跟他提离婚时,也是这样心灰意冷的语气。

钟泽川懊悔至极,恨不得把自己给揍一顿。

他不敢靠近,低声说:“我、我昨天失去理智了,对不起……枝枝,你打我吧……”

姜兰枝背对着他,闭了闭眼,满是疲惫地说:“没有意义了。”

“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钟泽川被她这样的态度深深刺痛,他还想说什么,又怕让她更加反感。

钟泽川姜兰枝(钟泽川姜兰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钟泽川姜兰枝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今天他原本还有任务在身,犹豫了片刻,他实在不能再拖下去,就只好说:“枝枝,我还有任务,等我回来,我再好好向你赔罪。”

说完,钟泽川迅速穿好了衣服,临走前,他深深看了一眼床上一动不动的女人。

“等我回来。”他留下这样一句,转身大步离开。

姜兰枝睁开眼,红肿的眼中一片死寂。

“钟泽川,我早就说过,我不会再等你了。”

任务进行了两天。

钟泽川一连两天都有些心不在焉,只要一空闲下来,他的脑海和心脏就会被姜兰枝占满。

那一晚翻来覆去折腾了她那么久,那里估计都肿了,肯定很痛……

越想,钟泽川心里的愧疚就越发强烈。

任务一结束,钟泽川特意去药房买了药膏,在药房大姐们调笑的目光中红着脸出了门。

等回到训犬基地,却没在训练场看见姜兰枝。

犬舍、宿舍,到处都不见人影,连奔奔也不见了。

熟悉的心慌感又一次袭上来,让他呼吸不畅。

钟泽川拦住一个训导员,急切地问道:“姜兰枝去哪了?”

那个训导员惊讶地看向他,说:“钟营长,您不知道?姜同志昨天报了名,去驻守边疆,今天一早就启程了!”

这消息仿佛一道晴天霹雳,钟泽川的心像是被狠狠砸在了地上,支离破碎、鲜血淋漓。

他踉跄了一步,瞬间红了眼:“她……走了?”

姜兰枝又一次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她又抛下了他!

是不是……又被他伤透了心?

“她……她有没有留下什么话?”钟泽川艰难地开口问道。

那个训导员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忽然想起什么,说道:“她留下了一句话,说……叫你们别去找她。”

钟泽川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攥紧到极致,痛得快要爆炸。

一滴眼泪滑落,无声地砸在地上。

姜兰枝……她不愿意再见他了。

只要一想到这里,钟泽川就心痛不止,泪意止不住地上涌。

那训导员也是第一次见这位钟营长掉眼泪,心里不忍,摇着头说:“现在有组织支援边疆的报名,钟营长,你要是想去,可得抓紧哩。”

他顿了顿,有些为难地看了钟泽川一眼,继续说:“毕竟……梁亦谦也去了。”

第29章

钟泽川的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他怔了片刻,才抬起通红的双眼看向那个训导员。

“你……说什么?”

训导员抿了抿唇,点点头笃定地说:“姜同志是和梁同志一起去的。”

钟泽川心里的痛楚如潮水般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尖锐的怒火。

他的眼中重新覆盖了一层寒冰般的冷意。

原来,姜兰枝是和梁亦谦一起去的。

他在这边伤心痛苦的样子,显得多么可笑!

钟泽川脸色阴沉至极,转身大步离开。

经过垃圾桶时,钟泽川下意识就想将手里的药扔掉。

可犹豫了片刻之后,他反而将手收得更紧。

这药,以后还有用!

……

西部某边防营。

姜兰枝来到了祖国最西部,海拔四千米的高原。

这里常年冰雪覆盖,空气中的氧含量不足平原的一半,冬季长达六个月,人烟罕至。

姜兰枝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女兵,跟着她到来的奔奔却不是这里唯一一条军犬。

高原上的生活艰苦又枯燥,即使有姜兰枝和梁亦谦的加入,守在这里的人也依然很少。

不过好在,这里还有一位女兵,和姜兰枝一样是训导员,名叫张梦妮。

她带来了一条母黑背犬,名叫加美。

宿舍紧缺,张梦妮自然而然成为了她的室友。

这日,张梦妮和她准备去边境线上巡逻的时候,忽然提起:“我这条黑背是母的,你那条是公的,要不我们撮合一下?”

姜兰枝觉得好笑,说道:“好啊,等这里有了新生的小狗,我就让奔奔歇下,安享晚年。”

“晚年?奔奔明明才到中年。”张梦妮说。

姜兰枝幽幽叹了口气:“可能是我打心眼里特别心疼这只犬,总想让它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你说……这种想法是不是很像当妈的?”

张梦妮想了想,说道:“可能奔奔对你有特殊的意义。”

这话让姜兰枝瞬间眼睛湿润了。

她揉了揉奔奔的头,低声说:“是啊,奔奔,你对我很特殊,希望你能好好的……”

去巡逻的路上一路无话。

姜兰枝和张梦妮各牵着一条军犬,走在巡逻队伍的前面。

战士们需要踏着冰雪和满地碎石走过几座山头,再返回到边防基地。

这段路两边都是高耸的山头,姜兰枝他们刚要绕过一处大弯,忽然听见前面隐约传来一阵小孩子的哭声,还有人在说话。

他们说的是藏语,姜兰枝听不懂,但队伍里有少数民族的军人,名叫扎西。

扎西神情严肃,用不大标准的普通话说道:“前面有人想偷偷翻越国境线!”

这话一出,大家心头都是警铃大作。

孩子的哭声越发凄惨,梁亦谦当即拍板:“上前去看看!”

战士们小跑着上前,果然见到有几个村民打扮的人在试图偷偷翻越国境线出国。

其中一个妇女牵着一个小孩,手上拿着几十厘米长的大木棍,一下一下狠狠打在小女孩身上,每一下都下了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