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谢初瑶手已经冰凉了,忽然,一股熟悉的气味袭来,一只手宣示主权的搭上了自己的肩上。

她错愕的抬头望去,宴非白面色不善的对男人沉声说:“格兰杰先生,不好意思,她是我的舞伴。”

金发男人脸色突然一变,怏怏不快的走了。

这时,一个长相很可爱的华人男生走了过来,疑惑的问道:“你就是谢初瑶?”

谢初瑶微微一怔,她不认识眼前的男人,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宴非白不自在的抿了抿唇,向她介绍:“他叫时允,是我的朋友。”

时允走到跟前,神神秘秘的说:“你是不是从宴非白那里收到了一个布朗熊?”

谢初瑶点点头,“剧团里的大家都收到了。”

“你那个才不一样哦,”时允伸出食指,摇了摇。

宴非白忽然急急的喊了一声男孩的名字,想要打断他的接下来要说的话。

可男孩丝毫没有收到影响,小嘴叭叭快速的说完了。

“那可是我辛辛苦苦排了八个小时才买到的限量款啊!”

谢初瑶愣住了,她茫然抬头看着脸上疑似有红晕的宴非白。

时允的怨念似乎很重,龇牙咧嘴的继续向她大吐苦水。

“宴非白那个家伙,半夜把我喊醒说一定要买到,我半夜就起床去排队啊!”

“答应我的事情却没有兑现,言而无信的家伙,你还是不要跟他在一起了……”

“时允,我这就回去把你的唱片掰了。”宴非白有些恼怒的威胁着。

叫时允的男孩吓得登时脖子一缩,结结巴巴的低吼:“我,我唱片都锁住了,你别想威胁我。”

“是吗?”宴非白顿了顿,突然朝时允身后打了一声招呼。“那……嗨,路易斯。”

谢初瑶看着时允听到这个名字,像只兔子一般迅速的往宴非白身后一窜。在看到原先站的地方身后空无一人时,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谢玹峥谢初瑶新上热文小说(谢玹峥谢初瑶)讲的是什么-谢玹峥谢初瑶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宴非白看着他这副模样,悠悠的说:“再不走,他可真的就来了。”

时允大步离开他的身边,像是躲什么洪水猛兽。警惕的巡视了四周后,才恼怒的说:“算你狠,下回我再找你算账。”

说完,飞快的消失在了人群里。

谢初瑶听着两人的对话,恍然回到了大学。那个时候的宴非白年少意气,和室友的经常也会这般说笑打趣。

“那只布朗熊是你特意给我买的?”谢初瑶望着宴非白,眼底亮晶晶的。

宴非白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仍然回答了。

“嗯,那时我决定离开再也不回来,想要给你留个念想,但又不想让你看出是特意给你留的,所以给剧团里的大家都买了一样的。”

谢初瑶静静的听着,心里柔软的不像话。

原来他们一直都在兜兜转转的错过,一直在爱意敛于心口。

所幸,虽然一直都在擦肩,但是在最后的回眸,你拉住了我的手。

宴会上人来人往,觥筹交错,可是她眼里只有这个人。

谢初瑶看着宴非白的眼睛,一句话忍不住脱口而出:“宴非白,我爱你。”

第三十八章 桃夭

参加完舞会,宴非白便迫不及待的带着谢初瑶回家。

不顾宴母的唉声叹气,执意离开。

宴家门口。

大家都在,不过几天,但是谢初瑶却感概万千。

老爷子是最不舍的,他看着板着脸的宴父,突然开始念起了诗。

还是《诗经》里的《桃夭》,宴父登时更不开心了。

倒是宴母掩嘴笑了笑。对着烧红了耳的谢初瑶说:“老爷子很喜欢你。”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茂盛的桃树啊,枝繁叶茂。善良的女子出嫁了,定使家人幸福美满。

宴非白听完,眉开眼笑。

宴父不知道为什么老爷子也突然对谢初瑶的好感直线上升,现在全家都站到了宴非白的一边。

他气急败坏的抱胸坐在一旁,独自生着闷气,但是无人在乎。

宴母拉着谢初瑶的手,笑眯眯的说:“下次再来玩,再来的话我希望你是以宴家儿媳的身份了。”

谢初瑶脸上一红,宴非白气恼的把人往身后一藏,瓮声瓮气的冲宴母道:“这件事不要你管。”

宴母没好气的嘟囔:“但凡你靠得住,也轮不到我着急啊。”

后面宴母还说了些什么,但是谢初瑶已经塞进了车里,听不清了。

回到家,谢初瑶又去了廖老师那里进行了测验。

这一次的结果十分的好,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谢初瑶便降到了轻度。

虽然不是完全好了,但是让大家看到了希望。

如此同时,宴非白的剧本也已经写好了。他先没有跟谢初瑶说,而是先联系的青木剧团的经理。

刘雨桐的事件众人早已经清楚,所以让谢初瑶回来经理是完全欢迎的。

但是宴非白没有将谢初瑶病症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因为他相信谢初瑶也不希望大家对待她时,永远都是小心翼翼的。

最后一件事,就是为剧本谱曲。

时允接到电话的时候,怪叫了一声:“见鬼了,你还是那个自负傲慢的宴非白么。”

他略带嘲讽的说:“你不应该说‘给你一个机会,给我写个曲子’么?”

宴非白脸黑了下来,好不容易积累的耐性瞬间消散。

他冷冷的说:“不想写就滚。”

时允嘻嘻笑了:“我当然要写,终于有个机会让你欠我人情,这种好事我怎么可以错过呢。”

直到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宴非白才向谢初瑶坦白。

时间已经到了三月,冬雪已经化了,花园里的茶花有些按捺不住春心,早早的冒出了头。

宴非白带着谢初瑶在路上走着,现在的谢初瑶已经大好,脸上扬着的不再是假笑,而是淡淡的发自内心的笑。

不知走了多久,宴非白突然说:“好了,我们到了。”

谢初瑶抬头一看,竟是到了青木剧院,现在是白天,没有营业,剧院里空无一人。

宴非白不知道哪来的钥匙,打开了门,拉着谢初瑶悄悄的溜了进去。

“经理发现了会生气的!”

谢初瑶小声的警告着,但是宴非白却冲她眨眨眼。

“放心,没人会知道的。”

谢初瑶无法,任他拉着,走上了舞台。

重新站上阔别已久的老地方,谢初瑶走了两步,便停了下来,带着怀念般的环视着整个舞台,还有观众席。

良久,宴非白才说:“想不想回到舞台?”

谢初瑶怔怔的看着他,心里一紧,开始下意识的自卑。喃喃的说:“现在的我,还能回到舞台吗?”

宴非白蹲在舞台边缘,扬起一个明媚的笑,朗声说:“只要你想,你就可以。”

谢初瑶看着他的笑,心底的紧张与自卑忽地消散,攥紧了手。

“我想。”

两个月之后。

青木剧院推出的原创舞剧吸引了无数的眼光,特别是主演——谢初瑶。

因为刘雨桐的事件,一些有心人将谢初瑶的大学时的经历都找了出来。

这才知道,原来她在大学时就参加过全国的舞蹈比赛,每次都名列前茅。

不仅如此,文化成绩也十分的好,如果不是因为追寻舞蹈梦是完全可以上清北。

人们就有一种慕强心理,和一种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

第一场演出,十秒售空,全场座无虚席。

谢初瑶走到幕布后候场,她手心又开始潮湿。

虽然排练的时候很顺畅,但是换上演出装正式出演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会退却。

这时,身后熟悉的味道笼罩了过来。

宴非白的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不要怕,我在。”

下一刻,音乐声骤起,谢初瑶如同一直翩迁的蝴蝶,向舞台中央飞去。

……

100分钟的舞剧,整个过程,观众鸦雀无声,都被舞台上不停跳跃飞腾的身影吸引。

一场落幕,谢初瑶的名字朝夕之间再次被大众熟知。只不过,这一次,是凭借着她自己的能力,获得的掌声与鲜花。

末场。

剧目结束,宴非白照例作为编剧上台讲话。

这一次,他说了不一样的。

“我们生于浩瀚的宇宙,每一次命中注定,可能都是经过几千万,甚至上亿次的擦肩才得到的偶然的回眸。”

“人生中可能会有无数次的错过,”

“最后,我还有一个问题。”

谢初瑶正疑惑结尾词不对时,旁边的宴非白忽然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的手掌里托着一个红色的绒盒,里面立着一枚华贵古韵的翡翠鎏金戒指。

而宴非白的眼若流星,在镁光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全场一片静谧,下一秒,骤然爆发喧天的欢呼。

谢初瑶听见宴非白说:“你愿意嫁给我吗?”

第三十九章 渐行渐远

五年后,伦敦大学。

讲台上,一个华人男性正在讲课。

他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岁月将他的棱角磨得更加锋利。一眼看去,是令人屏住呼吸的英俊。

莫瑞亚偷偷戳了戳同桌的好友,低声说:“待会记得帮我拦一下教授啊。”

好友没好气的说:“不会吧,你真的打算告白?你没看见教授手上的戒指吗?”

莫瑞亚抬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