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里带着柳若水陌生的的狠厉,一箭射出去,冲在最前方的杀手立即毙命。

宋之凛拦手环住了飞奔过来的柳若水,他又换回之前的温和神色:“你没事吧?”

柳若水看着宋之凛,鼻尖骤然一酸,下一秒眼泪就掉了出来。

“宋之凛……我……”

她刚想继续说话,可是意识却越来越昏沉,身体一软,就这么昏倒在了宋之凛的怀中。

宋之凛脸色一变:“不好!”

他看见柳若水的肩头血色弥漫,他赶紧拉上来柳若水的手,确认脉象。

还好,箭上无毒。

他松了口气,撕下他衣服上的布条,简易的给柳若水包扎了一下之后,他将柳若水拦腰抱起。

他的脸上带着缓缓的肃杀之气:“留一个活口,亲自交给陛下去审。”

兵卫们饶是在战场上厮杀惯了的精英,此时此刻都不由得心里发憷:“是!”

宋之凛又看了看怀中的柳若水,他眼神又柔和了下来:“清菡,我带你回家。”

……

这边,已经全副武装的兵卫们,把打晕后的杀手丢到了封诏凌的面前。

封诏凌眼神一眯:“你们是谁的部下?”

兵卫们从兜里掏出一块骠骑大将军的令牌,待封诏凌看清之后,他眸色暗沉。

“你们小姐呢?”

他在问柳若水,她如今的身份至少还是将军府的小姐,不是旁人。

至少这些兵卫应该是知道她现在在哪的。

为首的兵卫统领开口道:“回陛下,小姐已经由剩下的兵卫团带回将军府治伤了。”

柳若水封诏凌已完结全集大结局小说-热门小说(柳若水封诏凌)最新章节阅读

这么快?一切都发生的太巧妙了。

巧妙地的让人们呢让人心生怀疑。

封诏凌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好,这一次你们骠骑大将军的兵卫护驾有功,待朕回去之后,全都重重有赏!”

“谢陛下!”

兵卫退了下去,封诏凌黑着脸:“来人,我现在就要回宫,这个人,带回去,朕亲自审!”

侍卫们忙不迭的重振旗鼓,封诏凌坐上了马车,心中疑虑更深。

为什么,骠骑大将军的兵卫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不过现在这件事可以暂时先忽略不计,待他回宫,就是清算沈家的开始。

暗算他没事,但是他弄伤了清菡。

要不是得审问主谋,他真的会一剑封喉。

封诏凌是在天黑之前会的宫,他一回宫,就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天牢里。

封诏凌看着眼前手脚被束ʝʂց缚动弹不得的杀手头领,他似笑非笑:“沈家指使的?”

首领没有说话,封诏凌也不着急,他一抬手,常公公就知趣的捧上一个药盒。

封诏凌轻轻笑了,只是声音透着刺骨的寒意:“你可以不说,但是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

一炷香的时间里,首领的闷不吭声逐渐变成了求饶,最后又变成了:“我说,我说……”

““陛下……沈家他想……””

封诏凌听着首领交代的情报,他漫不经心的转动手里的扳指,他笑容不达眼底:“你看,现在不就配合多了?”

他转身离去,只有常公公听见了封诏凌隐在风里的话:“给朕砍了他的手,双手都砍了。”

常公公垂头,连声称是。

一夜之间,沈家满门抄斩。

封诏凌亲自下的命令。

沈清棠人都傻了,他不敢相信沈家一夜之间就这么没了!

沈清棠状若疯癫:“这不可能!陛下才不会做出这种事!我要见陛下,我现在就要见陛下!”

捎话的小太监怜悯的望了沈清棠一眼:“圣旨就是这么说的,皇后娘娘,您不要让咱家为难啊。”

沈清棠痴痴笑了起来,她疯狂的朝着太和殿的方向磕头:“求陛下恕罪!沈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她的头都磕的破皮了,捎话的小太监无奈摇摇头,走了。

可是磕头磕再多也没有用,也无济于事。

太和殿没有任何反应。

“封诏凌……你没有心!封诏凌……你不得好死!”

她狞笑着把蜡烛推向了最容易着火燃烧起来的窗帘上:“你们全都……去死吧!”

冷宫里没一会就漫上熊熊大火。

宫人的声音由远至近传来:“来人啊!走水啦!”

第37章

沈清棠还是被救了下来。

其实火光燃烧的不是很快,只是烧起来的时候还是被人看见了。

但是封诏凌还是发了好大一通火,命人将罪后打入天牢。

封诏凌还不希望她死。

因为她的存在留着还有别的用处。

只是她侥幸活下来,精神也彻底失常了。

这些消息都都是柳若水从宋之凛嘴里听出来的,她不由得感到一阵唏嘘。

“沈家倒台的速度比我想象中快。”

宋之凛垂下眼睛,看似专心致志的搅拌着碗里的汤药,实际上他正在偷瞄柳若水的脸色。

“你会难过吗?”

柳若水怔愣了一下,突然就明白了宋之凛在说什么。

上一世她自己也姓沈,宋之凛是在问自己会不会因为沈家人被抄斩而感到难过。

怎么会难过呢?她高兴都来不及,除了早早逝世的母亲,沈家没有一个人对她好。

母亲死后,她就已经是个孤儿了。

她笑了笑:“于他们而言,沈家倒牌,在朝堂之上,他们只是会少一个竞争对手罢了。”

“我如今已经不是沈家小姐了,他们想怎么争都和我没关系。”

宋之凛吹吹汤勺里的药,感觉应该不烫了之后,随即递到柳若水嘴边:“喝药。”

柳若水接过宋之凛手中的碗,将药一饮而尽。

“只是……我还是很好奇一件事。”

柳若水慢慢开口:“骠骑大将军麾下兵卫,你是怎么调动的?”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宋之凛应该还有事瞒着她。

她忍不住回想起宋之凛救下她时,脸上浓浓的肃杀之气,那个神情……怎么就看都不想是一个大夫脸上会出现的表情。

宋之凛神色没有丝毫异常:“梁将军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调查沈家的腌臜事,在这个节骨眼上陛下带着你出宫,刚好撞在沈家想要谋反的枪口上,梁将军在天子脚下不方便动手,于是念你我之间情分,把兵卫队交付于我,所以我就带着人过来救驾了。”

这番说辞完美无缺,但是柳若水总觉得那里不太对。

宋之凛轻轻唤道:“清菡……”

她逐渐回过神来,却撞进了一双满含缱绻温柔的眸子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身后,保护你。”

柳若水怔怔看着他,她突然想做出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她不想管自己今后的下场是如何,至少现在,她想贪欢这一刻的温存。

上一世到死,封诏凌都没有真正爱上过她,这一世,她是有人爱着的,她一点都不孤独。

柳若水轻轻搁置了那个喝药的碗,抚上了宋之凛有些瘦削的脸庞。

她轻轻靠近宋之凛,在他愣神之际,她轻轻吻了吻他的唇瓣,宋之凛的唇瓣带着淡淡的药味,应该是刚刚帮她试过药的原因。

她回味了一下,然后偏头看向宋之凛,她故意坏笑着问:“就算是这样,你也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