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杯神色认真地看向林璟柏:“你说,我和卫天宸离婚的几率有多大?”

林璟柏愕然:“什么?”

“我说——”她一把将他拉近,凑近他耳边提高声音,“我要和卫天宸离婚!”

酒吧里一瞬间雅雀无声。

蒋蓝溪沉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注意到周围的不对劲。

而林璟柏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突然神色一怔,然后朝她使了使眼色。

蒋蓝溪皱起眉:“你眼睛有病啊?”

林璟柏无奈扶额,别开了头。

蒋蓝溪这才发现酒吧里所有人都停下动作看着自己。

她没来由感觉到一股心慌,下意识转头看去。

只见斑驳灯光下,卫天宸眸光幽暗,脸色沉冷。

“蒋蓝溪,你刚刚说什么?”

第5章

整个酒吧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

蒋蓝溪对上卫天宸冷冽的眸,一怔,脱口而出:“你一个和尚能来这种地方?”

卫天宸清俊的脸肉眼可见的阴沉了一度。

他语气发冷:“我不是和尚。”

酒精开始上头,蒋蓝溪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有什么区别……”

林璟柏一把捂住她的嘴,微笑解释:“她喝多了。”

卫天宸蒋蓝溪知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卫天宸蒋蓝溪知乎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卫天宸凌厉的视线扫过他的手,林璟柏耸了下肩,撤回手。

没了支撑,蒋蓝溪倒在沙发上。

卫天宸抓住她的手臂将人拉起来,然后转身往外走。

身边有人凑近低声问:“清羽姐不会有事吧?”

“能有什么事。”林璟柏仰头将酒饮尽,掩在暗色中的眼眸闪了闪,“他们是夫妻,又不是宿敌。”

目送着两人走出酒吧,现场才重新恢复热闹。

酒吧外,卫天宸带着踉跄的蒋蓝溪上了车。

谢婂坐在副驾驶,不可置信那穿着皮衣浑身酒气的女人是自己的母亲

自她懂事,从没见过这样的蒋蓝溪。

父亲,母亲她……”

“没事。”卫天宸扶着蒋蓝溪不让她乱动,然后吩咐司机,“回别墅。”

车子行驶在安静的街道上,车内也只有呼吸声。

蒋蓝溪闭着眼睛整个人倒在卫天宸身上。

她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他的脖颈处,双臂像藤蔓一样缠着他。

卫天宸捏紧手里佛珠,定了定心神,漠然出声:“蒋蓝溪,起来。”

“别吵……”蒋蓝溪皱起眉,不仅没松手,反而还觉得不舒服扭了扭身子。

他拿她彻底没了办法,只能僵硬地维持着这个姿势。

回到别墅,蒋蓝溪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卫天宸弯腰打横抱起她回到卧室,将她放在床上。

蒋蓝溪身上混杂着尘土和烟酒的味道,他本该先喊她起来去洗澡。

可看着她的脸,他莫名就有些失神。

他jsg很久没有见过这样鲜活的蒋蓝溪了。

结婚八年,她一改从前的顽劣,非要把一些不属于她的形容词套在自己身上。

温柔、体贴、贤良淑德。

她假装的很好,可骨子里不是这样的人,怎样都能看出破绽。

是什么让她不再伪装了?

卫天宸不知道答案,收回视线转身离开,去隔壁的浴室洗澡。

再回来,就看到谢婂端着一碗汤站在他们卧室门口,神色犹豫不决。

他走过去:“怎么了?”

“父亲。”谢婂垂下眸,抿了抿唇,“我托宋阿姨给母亲熬了醒酒汤,但敲过门,母亲大概是睡了。”

卫天宸从她手里接过醒酒汤:“给我吧,你回去睡。”

谢婂点点头,转身离开。

卫天宸推开门走进卧室,偌大的双人床上却没有蒋蓝溪的身影。

他微凝起眉,听到衣帽间里传来布料窸窣的声音,把碗搁在桌上走过去。

下一秒,卫天宸的脚步顿住。

只见衣帽间的门敞开着,蒋蓝溪背对门口站在里面,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一件露背的长裙。

而在她白皙漂亮的脊背上,一朵妖冶的红色莲花赫然盛放绽开!

卫天宸眸色微沉。

而蒋蓝溪听到声音,回眸望来。

四目相对,她察觉到男人的异样,白皙的手指绕着佛珠打转:“我特意去纹的,怎么样?”

卫天宸这才发现她手里还拿着自己的佛珠。

他瞬间敛起眉,语气冷沉:“放下!”

可蒋蓝溪置若罔闻。

她走上前,拉过他的手抚上后背上的莲花,媚眼如丝:“卫天宸,我身上这朵莲,和你修禅时佛堂里的莲花,哪个更好看?”

第6章

“荒唐!”

卫天宸上前夺回自己的佛珠,抬步就要走。

蒋蓝溪却抓住他手腕,将他推摁到衣帽间的门上。

没给他一点反应的时间,她直接踮脚吻上他的唇。

唇齿相碰,房间里的气氛逐渐旖旎。

卫天宸很快拿回主动权。

他搂住她的腰,带着她走回卧室,压着她倒在床上。

蒋蓝溪眼眸迷离,伸手去接卫天宸衬衫的扣子。

然而刚碰到,男人却抓住她的手腕制止动作。

下一秒,他冷漠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蒋蓝溪,别装醉。”

他的掌心明明那么烫,蒋蓝溪却浑身冰冷。

她唇角的笑不见了,忍着被揭穿的难堪攥紧手,声音发哑:“你就这么讨厌我?那你为什么来找我?”

卫天宸没有回答。

他甚至没有再多看她一眼,就起身走出了卧室。

一楼的静室传来不轻不重的关门声。

蒋蓝溪咬住下唇,竭力想把浮在眼前的那层水雾逼回去。

后背的莲花纹身是飙车后找人加急纹出来的,现在还隐隐作痛。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只是想要卫天宸能多看自己一眼。

他那么忠于他的道,她偏偏就要亵渎他的道。

蒋蓝溪以为卫天宸会来找自己,多少还是在乎她的。

可现在看来,她赌输了,而且输的彻彻底底。

另一边,卫天宸同样心乱如麻。

他坐在蒲团上默念着清心咒,修长手指一圈圈捻过佛珠。

但那朵妖冶绽放的红莲却像长在他脑海里,怎么都挥散不去。

又想起佛珠被蒋蓝溪拿在手里绕玩,卫天宸动作一滞,佛珠从掌心掉落在地上。

卫天宸眸光微沉,这是他第一次失态。

半晌,他将佛珠拾起放在桌上,而后拿起另一串沉香手串坐了回去。

寂静的夜,两人都一夜无眠。

翌日早上。

蒋蓝溪起床下楼时,谢婂已经去上学。

见卫天宸还坐在餐桌前吃早餐,她脚步一顿,不是很想和他面对面相处。

她站在楼梯上,正想转身回房间。

男人清冷的嗓音响起:“再不吃就冷了。”

他怎么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蒋蓝溪心底腹诽,赌气般走到他对面坐下。

家里保姆宋阿姨端来一份三明治和牛奶。

卫天宸因为修禅戒了酒肉,所以只要他在家,餐桌上就见不到一点荤腥。

蒋蓝溪起了叛逆心,将餐盘推开:“宋阿姨,给我煎份牛排。”

话音刚落,卫天宸就抬头皱眉:“早上吃牛排?”

“怎么,我嫁给你就是为了荣华富贵,衣食无忧,吃份牛排你心疼?”蒋蓝溪毫不客气,把那天卫天宸说的话还给了他。

卫天宸薄唇紧抿,似乎想说什么。

但最后只丢下句“随你”,就起身离开。

他穿好西装外套,要出门时又想起什么,回过头看向蒋蓝溪:“别再去酒吧。”

蒋蓝溪刚想顶嘴质问凭什么。

卫天宸接着说:“我今晚有应酬,不用等我吃饭,想吃什么让宋阿姨给你做。”

说完就踏出别墅大门。

蒋蓝溪怔在原地,不敢相信卫天宸竟然跟自己报备行程。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摇摇头,觉得自己一定还在做梦。

宋阿姨将牛排放在蒋蓝溪面前,笑道:“少爷和夫人的感情变好了。”

蒋蓝溪没应声。

感情变好的前提是得有感情。

但卫天宸对她……

心口刺痛起来,蒋蓝溪嘴里发苦,没了胃口,起身上楼回了房间。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再醒来,蒋蓝溪是被楼下的声响吵醒的。

她皱着眉起身,刚走到楼梯边,就看见段汐月扶着明显喝醉的卫天宸走进客厅。

卫天宸不是不喝酒吗?

蒋蓝溪走下来,不善的看向段汐月:“这是怎么回事?”

段汐月把卫天宸扶到沙发上,才转向看她:“抱歉夫人,淮舟是为了帮我挡酒才……夫人不要怪他。”

这一抬头,蒋蓝溪清楚看到段汐月明显花掉的口红。

而段汐月也彷佛被人戳破什么,好似心虚一般的抬手遮盖。

“有夫人照顾,那我就先走了。”她微微颔首,说完就转身离开。

蒋蓝溪看着她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一点点攥紧,整个人都在极轻地发抖。

可比起愤怒,她其实更悲伤,更痛苦。

自己的丈夫为了别的女人破戒,这感觉比她被扇了两巴掌还要耻辱。

卫天宸会为她打破哪怕一点点底线吗?

蒋蓝溪自己给了自己答案——不会。

她让家里的保镖把他送回了卧室,而后独自一人坐在空荡的客厅,眼前蒙上一层泪意,瞳孔黯然无光。

不,不行,她不能在为卫天宸难过了。

蒋蓝溪擦去眼角的泪,想了想,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

卫天宸被楼下传来的音乐声给震醒,拧着眉睁开眼。

在确定自己是在家里,他的眉心皱得更紧。

他撑起身走出卧室,从二楼往下看——

只见别墅客厅里挤满了人,形形色色的男女全都在跟着音乐舞动身体。

而在人群中心,蒋蓝溪正拿着酒杯和一个小麦色皮肤学生模样的男人站在一处。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蒋蓝溪笑着倾斜身子,手状似无意的正好覆在了男人的腹肌上,向下滑去……

第7章

蒋蓝溪的动作没能继续下去。

别墅大门突然被推开,十几个黑衣保镖鱼贯而入。

为首的保镖上前关掉音响,木着脸开口:“很抱歉,谢先生请大家离开。”

蒋蓝溪退开一步,仰头看向二楼,正对上卫天宸冷冽的目光。

她毫不意外,抱着双臂倒坐在沙发上。

众人陆续走出大门,那个小麦色皮肤的男学生是最后走的。

离开前,他依依不舍的看了眼蒋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