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下一秒萧奕寒将她手中的瓷娃娃,直接踢翻在地。

紧接着,毫不留情的策马踏了上去——

“咔嚓!”

第3章

谢南姝眼睁睁看着,承载着自己和萧奕寒感情的东西,就这样成了碎片。

“萧奕寒!”

她喊着想质问,可抬头间只看到了萧奕寒漠然离去的背影。

很快,有侍卫上前,要将谢南姝拖走。

她躲避着,却仍要去抓那些瓷娃娃的碎片,哪怕被扎得鲜血淋漓。

却像是感受不到痛一样。

……

谢惜雾被关进了一间阴暗狭小的牢房中。

她不敢去想萧奕寒的绝情,低着头一点一点想将碎裂的瓷娃娃拼凑回原来的模样。

可却怎么都拼不圆全。

寂静中,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

萧奕寒来了,穿着白日那身喜服。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张总是结着冰霜的俊脸竟带着些温柔。

恍惚中,谢南姝好像看到了曾经爱她的萧奕寒。

但下一刻,瓷片扎破指腹的刺痛让她回神,也提醒着她现实。

谢南姝眼神悲痛:“为什么?”

谢南姝萧奕寒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谢南姝萧奕寒阅读无弹窗)谢南姝萧奕寒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谢南姝萧奕寒)

“奕寒,你还记得吗?你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谢南姝盯着男人的眼睛,将过去一件件道来。

“我说香酥鸭好吃,你便去向春意斋的厨子请教手艺,说要亲手做给我吃。”

“还有公主府树下,我们一起埋的那壶桃花酿。”

……

一件一件,谢南姝的声音越来越沙哑,微弱。

她几乎掏空了他们之间的所有美好回忆,萧奕寒却始终不为所动。

就在谢南姝心灰意冷时,萧奕寒却突然欺身而来——

她清楚的感觉到男人滚烫的掌心覆上了自己的腰间……

下一秒,萧奕寒陡然退离。

他眼神讥诮又不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谢夋的那些小心思吗?”

谢南姝脸色刷的惨白。

萧奕寒手上拿着的一把泛黑的软剑,赫然是谢夋给她用来刺杀他的武器。

上面淬了剧毒,沾之即死。

萧奕寒知道她是来杀他的!

“奕寒,我没有,我……”谢南姝想要解释。

萧奕寒却没给她机会。

他嫌脏似的将软剑扔开,幽幽开口:“你可知按照北国惯例,被俘的敌人会遭受什么?”

谢南姝呼吸一促。

北国对待战俘素来以残暴著称,若是男子,会被千刀万剐后将骨架挂在城墙。

女子则会被送至军中,沦为士兵们的玩物,至死方休。

“你觉得,你能熬多久?”

萧奕寒森寒的话语让谢南姝脸色惨白!

但她不信:“不,你不会如此对我!”

明明从前他们那么相爱,哪怕他依旧冷冰冰的,却也会送她礼物,给她承诺……

下一秒,萧奕寒的话打碎了谢南姝的所有希冀。

“来人。将她拖去军营,好好犒赏将士们!”

话落,北国的士兵们鱼贯而入,将谢南姝往外拖。

谢南姝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捂住了嘴。

只有一双眼,紧紧盯着萧奕寒,里面写满了绝望与恐惧!

“等等!”

萧奕寒忽又开了口。

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谢南姝眼底迸发出一抹光。

却听萧奕寒说:“就在这。”

谢南姝呼吸都停滞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重新被扔回到地上。

安静的夜里,布帛撕裂的声音格外清晰。

谢南姝清晰的感受到有好多只粗糙的手掌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她的驸马,最爱的男人萧奕寒就站在那里,冷眼旁观。

谢南姝看着身上的士兵,空洞眼里浮现一丝决然。

她紧攥着不知何时嵌进掌心的瓷娃娃碎片,倏地抬手,狠狠朝自己颈间扎了进去——

第4章

“当啷!”

千钧一发之际,谢南姝手里的瓷片被打落在地。

萧奕寒攥着谢南姝的手,神色幽深:“你想死?”

他身上的龙涎香在深夜里格外凛冽。

也刺激的谢南姝眼眶滚烫。

生不得,死不得。

谢南姝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才要受这样的折磨!

她不再隐忍,不再压抑:“是你们在逼我去死!”

谢南姝嘶喊着,眼泪从眼角滑落。

她躺在地上,被扯碎的衣衫零零散散的堪堪遮住她的胴体。

黑夜里,更像是一朵被泥土染污的雪莲。

看着这样的谢南姝,萧奕寒心里有一瞬间的烦躁。

他解下身上的大敞,扔盖在她身上:“一国公主,如今竟跟个疯子一般。”

“公主?”谢南姝苍白的脸上勾着嘲讽的笑,“你觉得除了做给世人看的那些公主威仪,我真的在被宠爱着吗?”

萧奕寒瞳孔微沉,沉默不语。

谢南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自顾开口,细数着自己的恶行。

“南国四十三年,我火烧和苑学堂,导致科举后延一年。”

“南国四十四年,我将大将军家的次子打到骨裂,再不能骑马上战场,远在边关的大将军闻讯败北,大将军府一朝破败萧条。”

“同年九月,大将军府被冠以叛国罪,满门流放,我却仍不放过,派出亲卫将他们一一斩杀!”

……

谢南姝回忆着这些,脑海里不禁涌起世间百姓对她的谩骂。

可又有谁知道,她做这一切,都是因为父皇授意!

火烧学堂,是因为他觉得朝堂上那些学子太固执。

大将军府则是因为他忌惮他们的威望!

世人皆知的南国最受宠爱的四公主谢南姝,不过是南国皇帝从众多儿女中选定的替罪羊而已。

但后来,她也庆幸被选中。

若非如此,她可能连嫁给萧奕寒的机会都没有。

可谢南姝没想过,唯一一次真心会是这样的结局。

谢南姝抬头看向萧奕寒,声音哑如沙粒:“萧奕寒,你对我……有过真心吗?”

萧奕寒没回答,只是凝视着她的双眼。

许久,他扔下一句:“刺杀之事我会传信给你父皇,南国回信之前,你死不成。”

谢南姝知道,他是想把自己当做跟南国皇帝谈判的筹码。

可惜,他注定要失望了。

……

谢南姝被重新关了起来。

四周一片阴冷黑暗,却不像是牢房。

出神间,听到外面传来看守侍卫的窃窃私语。

“听说屋里这人是南国公主,国君流落南国时与她成亲了,也是因为她国君才会中止大婚。”

另一个侍卫嗤声:“怎么可能,国君日日都同未来王后待在一起,恩爱有加。这女人都快死了,国君一次都没来看过……”

他们接着说了些什么,谢南姝已经全然听不清了。

身体里的血丹剧毒受情绪影响,开始发作。

一阵阵绞痛从心脏开始蔓延,仿佛有一双大手伸进她的身体,将五脏六腑狠狠捏碎了似的。

顷刻间,冷汗已将谢南姝浸透,整个人湿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因为没有解药,这疼一日复一日的折磨着。

几天下来,谢南姝消瘦了更多,来时合身的衣服,如今挂在身上松松垮垮。

这天,门突然开了,萧奕寒走了进来,脸色不虞。

谢南姝几乎一瞬间就猜到了,应该是南国的回信到了。

她率先开口问:“他说什么了?”

萧奕寒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了谢南姝很久。

久到谢南姝开始不安,开始害怕。

他才幽幽开口:“他说你的生死任我处置。”

“可我觉得让你就这样死了,太浪费了。你说若我拿你打头阵,攻打南国,有几成胜算?”

谢南姝早知道自己这一生都是为人棋子。

可当这话从深爱的萧奕寒口中说出来时,带来的痛苦,无异于将刚结好的痂生生撕开!

谢南姝看着认真思虑的萧奕寒,倏地笑了,笑中带泪——

“那我的好父皇有没有告诉你,我被他喂了血丹,只能活一年了?”

第5章

萧奕寒眼中闪过抹愕然。

他紧皱着眉,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谢南姝,叫来了太医。

“怎么样?”

太医撤回手:“回陛下,确实中了毒,没有解药,活不过一年。”

萧奕寒没想到谢南姝说的是真的,视线落在一直沉默的她身上。

自从太医来,谢南姝便没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像极了他们曾经还恩爱时,她使小性子不理人的怄气模样。

萧奕寒压下心绪,冷声问:“谢南姝,谢夋派你来刺杀我,你为何没动手?”

她破坏大婚那日,他们离的那么近。

若谢南姝动手,他不会死,但一定会伤。

闻言,谢南姝抬眸看向萧奕寒,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般。

萧奕寒早知道她对他的心意,如今又在明知故问什么?

谢南姝抬头直对上萧奕寒眼里不作伪的疑问,霎时恍然——

他……是真的不懂。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对自己也根本不曾有过真心?!

谢南姝心脏闷闷的疼,看向萧奕寒的眼睛里也带上了不甘和无力。

这样的视线让萧奕寒有些不适。

他微微拧眉,刚要开口。

有士兵匆匆跑来,伏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萧奕寒眉头越皱越紧:“看好她!”

冷冷地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谢南姝后来才知道,北国边境遭岚国侵扰,萧奕寒不得不御驾亲征。

……

谢南姝再见到萧奕寒已经是一月过后了。

这晚,她刚熬过血丹带来的痛苦,屋门就被破开。

萧奕寒穿着盔甲走进来,烛光照耀下,上面还染着血!

“你……”

“闭嘴!”

谢南姝的话没能出口,就被萧奕寒喝停。

紧接着,他扯着谢南姝就往外走,直到塞进布置的温暖华贵的马车里。

谢南姝看着眼前精美舒适的马车,铺着软衾,毛毯,里面还放了桌案,上面摆着新鲜的瓜果。

这一切和过往几天待着的阴暗囚笼,天差地别。

她心中涌上浓重的不安,但看着也坐在马车里,闭眼休息的萧奕寒,还是没有问出来。

很快,马车启程,一路朝西而去。

马车内一直安静。

直到车队停下休整,谢南姝下车时,眼前突然伸出一双修长的手。

她看着萧奕寒的眼睛,很确定其中没有丝毫情意。

谢南姝并不想握上去,萧奕寒却没给她拒绝的机会,自顾自便一把将她抱下了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