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是深哥让我送过来的药……他让您,别再这么任性了。”

小吴走后,夏念湄看着那药,突然打开瓶盖,一颗一颗往嘴里塞。

和着眼泪。

她将那药咽下。

……

演唱会一场接一场。

最后一场在京市收官。

演唱会开始前,夏念湄被突然出现的沈母拦住。

沈母拉着夏念湄的手哀求道:“妤妤,你救救妈妈吧!那些人说再还不上钱就砍了我的手。”

“你帮妈妈这一次,我发誓再也不赌了!”

夏念湄心口一缩,眼眸闭了闭又睁开,最终还是抽出手。

“我入行那一年,你欠了八百万,我没日没夜拼命赚钱为你还了,你却第二天就去了澳岛。”

“我事业最好那一年,你欠了几千万后不知所踪,那些人天天堵在我公司拉横幅泼油漆,我还是给你还了。”

“你呢,转头就出现在赌场,说你女儿是大明星有的是钱,因为这件事,合作商觉得我形象不好跟我解约,公司也将我雪藏……”

夏念湄压住喉中的哽咽。

“妈,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话落,啪——!

一耳光突地抽在夏念湄脸上。

沈母原本可怜的神色瞬间扭曲。

她一边拿包打夏念湄,一边破口大骂。

夏念湄江延老书虫推荐小说 夏念湄江延热门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红了连亲妈都不认了是吗?要不是我把你养大,你不知道在哪里端盘子打工,能成这么体面光鲜的大明星!”

夏念湄抬手挡着,手臂被那包上尖利的饰物划伤。

然而身上的痛丝毫不及心中传来的痛。

夏念湄保镖连忙上来将两人拉开。

沈母只得忿忿住手,走前对夏念湄咒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一定会遭报应的!我诅咒你早晚死无全尸!”

母亲对女儿的狠毒诅咒让在场人都不寒而栗。

经纪人安森神色担忧,欲言又止:“阿妤,演唱会马上开始……”

夏念湄攥紧手,扯出一抹笑:“我没事,开始做妆发吧,我想有个完美收场。”

演唱会如期举行,巨大的场馆沸腾了两个多小时。

中场休息时,夏念湄看着满场的歌迷,突然有种冲动。

她拿起话筒:“今天是旧梦演唱会的最后一场。”

“旧梦结束代表着一切过去,不管好的,还是坏的,都可以重新开始。”

“在这样重要的时刻,我想跟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分享。”

这是打算在最后一场演唱会上官宣?!

场下海啸般的欢呼变成一片喧闹,又随着大荧幕上夏念湄打电话的动作逐渐止住。

偌大的场馆只有夏念湄手机中的嘟声传来。

万众瞩目中,那电话响了沈久。

直到变成忙音都没人接通。

夏念湄的眼眶红了。

她握着话筒,有些无措。

“阿妤,你还有我们!”

突然有粉丝的声音响起。

“阿妤,阿妤,阿妤……”

整个场馆里响起粉丝整齐而又巨大的呼喊声。

夏念湄又笑起来。

“我总是在电台安慰大家,其实我自己也不擅长处理感情,很想和一个人牵手一直走下去,但是却没办法控制一个人爱不爱我。”

“既然如此,我们只能……好好爱自己。”

“最后一首歌,送给你们。”

“说不清命运走失的下落,凝望也无能为力……”沙哑的歌声响起,伴随着升降台越升越高。

最后一句结束,夏念湄睁开眼。

明明是四周都坐满了人,她却觉得自己像是无垠大海中的一叶扁舟。

她与世界笼着一层雾,隔着一层难言的隔膜。

她闭上眼,从升降台上迈出一步。

全场的欢呼霎时变成尖叫。

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夏念湄从高处坠落。

第5章

夏念湄在演唱会上的事故引起了轩然大波。

“阿妤演唱会坠落,半身不遂,还能继续演艺事业吗?”

“因为情伤自杀?为你独家报道歌坛天后情史!”

“为你分析此次演唱会事件是否为早已策划好自杀……”

各种报道层出不穷,标题更是耸人听闻。

医院里。

啪的一声,经纪人安森关掉了正播放的电视。

他拉开窗帘看了一眼,那些围了几天几夜的记者没有丝毫散去的迹象。

他眉头紧皱:“这些垃圾!简直像见了血的鲨鱼。”

病床上,夏念湄一张脸苍白至极。

虽然掉下升降台,但她幸运的只是受了轻伤。

她笑意苦涩:“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安森摆手:“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现在是你……”

说到这里,他脸色凝重:“一定不能再不吃药”

从头到尾,他决口不提演唱会那个电话。

事情发生后,安森就打电话给了江延,但接电话的却是助理。

他说——江延现在在忙着拍戏。

阿妤的事闹这么大,他一句问候都没有,还有心思拍戏。

安森听了都觉得心冷。

他望向夏念湄,只见她长长的睫毛低垂,一直盯着手里的手机,不知在等谁的电话。

安森看着心都要碎了,心里骂了江延不知多少遍。

这件事直到一个月后,才热度稍褪。

因为之前就接下的工作,夏念湄不得不复工。

去参加一档时下最火的综jsg艺:当红男女明星扮演一日情侣。

到达节目录制现场,她看见了站在那里的江延。

从那天离开后,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夏念湄走过去,站定,轻声喊了句:“阿深。”

江延眼中闪过一抹复杂,语气却疏离:“沈老师。”

夏念湄怔然看着他,只觉舌根都在发苦。

背后有道懒洋洋的声音传来:“沈老师怎么直奔周老师就去了,我才是你今天的‘男朋友’吧?”

夏念湄回头一看,背后真是裴霄,眉眼张扬,恣意的少年气息扑面而来。

“我们……是一对?”夏念湄有些迟疑。

“怎么着?沈老师瞧不上我?”

夏念湄一哂。

裴霄今年才22,比她小了整整八岁。

这时,穿着短裙的叶卉儿也走了过来。

她径直冲江延打招呼:“哟,男朋友!”

夏念湄心猛地一颤,却见江延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

叶卉儿又看向她,笑容灿烂:“沈老师好,我特别喜欢您,我是听您的歌长大的!”

她比裴霄还小一岁。

那元气如小太阳一般没心没肺的模样像极了当年的夏念湄。

江延抬手轻敲一下她的头:“别闹!”

这动作刺痛了夏念湄的眼,像是重锤打在她的心上。

不远处,导演在叫他们去对节目流程,江延冲两人一颔首,带着叶卉儿先往那边走去。

裴霄见夏念湄一直盯着那两人背影,抱起了手,凉凉道。

“别看了,高冷影帝和元气少女,这才是节目组想要的噱头。”

夏念湄有些惶然的收回目光,笑问:“那我们呢?”

裴霄勾唇:“一复出就搅动风云的乐坛天后和腥风血雨的新晋顶流,现在观众爱看这个。”

两组假定情侣分开录制,自定约会流程。

录制间隙,裴少爷手一挥,请整个节目组一起吃冰淇淋。

他拿着一个递给正休息的夏念湄。

“吃吧,你不是喜欢吗?”

夏念湄一愣。

她是喜欢不假,可裴霄为何会知道?

对面裴霄不以为意地笑。

“这么幼稚的行为,怕你这30岁的女人不好意思,就让所有人陪着你一起吃咯!”

他当然不会说,自从那天演唱会后,他就补了夏念湄所有访谈。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