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娇软知青回乡后,军家老公跪着哄( 苏韵韩凌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苏韵韩凌渊) 苏韵韩凌渊最新章节列表(娇软知青回乡后,军家老公跪着哄)


苏韵晃荡回韩家,已经是中午了。一进院门,就听到王桂花开骂,“你不上工,在家也不做饭,让我们吃什么,你居然还有脸到点回来吃饭。”

李招娣从中调解,“三弟妹,二弟妹身子还没恢复,你就别说她了。”李招娣没说的是,苏韵平时做出来的东西不能吃,浪费粮食,还不如不做呢,这年头粮食多精贵,也不知道城里的姑娘是不是跟苏韵一样,从小都不做饭的,做出来的食物连猪都嫌弃。

苏韵懒得跟王桂花计较,她这会还没好好消化自己今日个上午得来的那些消息呢,太受刺激了。

苏韵坐上桌吃饭,发现中午就两盆菜,一盆炒大白菜,另一盆是野菜,配得的窝窝头。听小雨说,韩家是整个生产队日子过得最滋润的人家了,这滋润到底在哪里?

她食不下咽,可还是硬着头皮吃下去,这日子的确难熬,她突然想通了也许原主就是受不了想随军的,至少军区食堂,伙食应该比这强吧?

还没等苏韵琢磨出来,发现桌上的大白菜已经被一扫而空了,这些人,吃饭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林美琴擦了擦嘴,宣布了一个大消息,“老二家的,我今天给老二拍了电报,也从村里给你开了介绍信了,你收拾收拾,明天就出发去老二那。”

今天拍的,明天就出发,林美琴这是明显的先斩后奏,不过桌上的人没有人发表意见,连王桂花都没有阴阳怪气了,她恨不得早点送走苏韵这尊瘟神,反正在家她干啥啥不行,吃啥最积极。

再说,她也没觉得苏韵去军区就是享福的,二弟多厌恶她,全家皆知。就王桂花而言,还不如在家里呢,至少婆婆这人虽然有些强势,但还是不难相处的,比二弟那个冷冰冰的好多了。

“二弟妹,你去哪里,你把碗筷洗了再去收拾也不迟。”

王桂花眼见苏韵起身要走,立刻抛下饭碗就溜,跟比赛谁溜得快似的。

反正在这个家也待不久了,苏韵懒得计较,二话不说收拾了起来。

王桂花溜走后,没多久返回打探情况,没想到苏韵还真在认真收拾,她都有些震惊了,出门差点撞到墙,回房后,不忘跟自家正准备午休的男人说,“苏韵居然真在洗碗,你说她是不是高兴坏了,跟变了个人似的。”

韩国华没好气地道,“她不积极你看不惯她,她积极了你又觉得她不正常,你到底想怎样?”

王桂花自个儿也想不通,觉得自己也有点不正常了。

苏韵收拾自己行李的时候,在柜子里发现了一本日历,日历显示今年是1977年。苏韵对于1977年唯一的印象,就是高考是在这一年年底恢复的。现在还是上半年,或许她努力努力,到时候考个大学试试。

虽然她对读书也没啥兴趣了,她之前都博士毕业了。可这个年代上大学还挺吃香的,毕业后能分配工作,还有补助。反正这里的一切她也没什么留恋的,去了军区可能要暂时在韩凌渊那饱受冷眼一阵子,等考上大学,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离开了。

苏韵突然对生活有了点期盼,有钱就是代表可以吃肉了,让她顿顿吃素她真的是扛不住,她是食肉动物,一天一顿不行,那两三天一顿总要的吧。

她莫名觉得好笑,在现代社会任何珍馐美味都吃厌了的苏博士,居然馋红烧肉了。以前红烧肉放她面前,她眼角的余光都不扫一下。

*

西北军区。

“韩团,你家里人来电报了,你五天后中午十二点去车站接一下你妻子。”

韩凌渊正从食堂出来,就被手下一个兵叫住了。

韩凌渊边上一个年纪比他大的男人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没听错吧,志军。”

“政委,你没听错,就是韩团家里的。”

崔方军确定后,又抬眼看韩凌渊,发现面上一贯没有多余表情的韩凌渊两道硬挺的剑眉难得打了结。

崔方军比较乐见其成,韩凌渊什么都好,就是没什么人气,难得有人能让他产生情绪化,挺好的,虽然只是负面情绪,那也让他身上多了点烟火气。

“既然你妻子都来了,那你回头给我递一份住房申请,以你的职位,早就可以申请住房了,你非要住单身宿舍。好的住房,都让那帮人挑光了,现在后悔了吧?”

崔方军走了,韩凌渊还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回宿舍。

到了下午,韩凌渊还是去递交了一份住房申请。虽然他厌恶苏韵,但不代表要给她拒之门外,人家真的来了,他也不能让她一直住招待所。

他妈明明知道他不想苏韵来,不知道为何改变了主意,或许是被她闹得不得消停妥协了。罢了罢了,与其让她在家祸害家里人,还不如来,反正也别想他有什么好态度。结婚才两个月,现在离婚影响不好,尤其是团里正准备让他接收野战团。一切,还是等苏韵过来再说,希望她别闹得他生活也一团混乱。

隔天,韩凌渊的住房申请就通过了。

这在整个军区,都引起了轰动。毕竟,韩凌渊这样正规军校毕业的年轻军官,在整个军区都是屈指可数的,他在年轻未婚姑娘群里最受欢迎,虽然他镇日冷冰冰的,可他那相貌英俊,身材挺拔,看看就赏心悦目。

崔方军的妻子就经常给他做媒,都被韩凌渊一口气回绝了,她介绍的,不少都是文工团的漂亮姑娘,军区医院不少医生护士也想嫁给他。可没有一个让他点头,崔方军都以为他这人近几年都没成家的可能了,没想到前两个月,韩凌渊回了一趟老家,就打了一份结婚申请,真的是震惊了一大帮人。

那些以前觊觎他的姑娘一个个都跑来跟自己打探消息,想要打探到底何方神圣拿下的人,谁知道,这人嘴巴比河蚌还严,对于新婚妻子只字不提。回来了,也没把人带回来。崔方军唯一知道的,也就是女方的身家背景调查。

他也好奇啊。

小说《娇软知青回乡后,军家老公跪着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 夏日染染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