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前几日,多谢你了。”

“你我不必客气,今日我来,是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赵瑾少见的严肃,让赵招摇有些不安。

“但说无妨。”

“父皇拟了圣旨,要……处死八贤王。”

第十四章

“什么?”赵招摇惊得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

因为起得太急,脑中一阵头晕目眩。

赵瑾眼疾手快的扶住她:“姐姐,你慢点,当心些你的身子。”

“你刚才的话,到底是何意?”赵招摇顾不得其他,抓住赵瑾的手,心急如焚的看着他。

赵瑾感受到手上微凉的触感,脸色有些不自然,动了动却还是没把手收回来。

“父皇已经拟好了圣旨,处死八贤王。只是还未昭告。不过应该就在这几日了。”

“怎么会?皇伯父不是说好了容后再议吗?为何……为何会突然下圣旨?”赵招摇怛然失色。

赵瑾担忧的看了她一眼,抿唇道:“是秦泊简。”

“秦泊简……”

“是,昨夜他从养心殿出来后,拿着圣旨出宫了。如今圣旨就在他的手中,不日便会昭告。”

赵招摇脑子一片空白,怔在原地。

忽然,她起身就要往外去。

赵瑾拉住她:“你要去哪儿?”

“我要进宫,我要面见皇上,我不信,我不信,父亲与皇伯父是同胞兄弟,皇伯父不会如此的,绝不会……”

赵招摇秦泊简(赵招摇秦泊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赵招摇秦泊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说着,她要挣开赵瑾的手

“姐姐,你冷静一些。”赵瑾微微用力,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你还不明白吗?父皇已经决定了,要杀了八贤王,他是不会见你的。”

赵瑾的话,最后打破了赵招摇的希望。

她抬头看着他,双眼泛红,无助和绝望溢满了她苍白的脸。

“为什么……为什么……”

赵招摇将头埋在赵瑾的肩头,低低的哭了起来。

赵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可那温热的泪水却似乎要将他的心烫伤。

不知过了多久,赵招摇终于抬起头。

“小瑾,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赵瑾看着她的样子,心有不忍,道:“你说,我定当尽力。”

天牢。

领班的的侍卫估摸了一下时间,起身走到最里面单独牢房的门口

他对几个守在门口的侍卫说道:“你们几个今日辛苦了,先去休息,这里我来守着。”

“这……”

几个侍卫相视一眼,有些犹豫。

“怎么?我的话都不听了?还是觉得我连个关在里面的犯人都看不好?”

“不是不是。”

“既然不是,那就快去吧。”

几位侍卫走后不久,赵瑾的身影出现在牢房。

他带着贴身内监走上前,将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子放在领班侍卫的手里:“麻烦了。”

“五皇子客气,我先去外面把风,您抓紧点时间。”

“嗯,去吧。”

最里面牢房的门已经被打开,里面坐着一位身穿囚衣的中年男子。

他闭着眼睛靠坐在墙边,身上有些狼狈,背脊却依旧笔直。

“爹爹!”

一直站在赵瑾身后的‘内监’,摘下了帽子。

牢房里的赵瑞猛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的赵招摇,有些不可置信:“摇儿?你怎么来了?”

“摇儿放心不下,来看看您。”赵招摇的声音带上一丝哽咽。

赵瑞却皱起了眉头:“你怎穿得这样单薄,这地方湿气重,你快些离开。我一切都好,你和你母亲都不要担心。”

“爹爹。”赵招摇的泪水抑制不住,留了下来,“你别担心我,我和母亲都很好,只是您……你……”

“摇儿不哭。”赵瑞抬手擦了擦她的泪水,叹息道,“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必伤心。”

“爹爹,我不明白,皇伯父为什么这么狠心,您可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啊!”赵招摇跪在地上,啜泣不已。

“傻孩子。”赵瑞摸了摸她的头,扯起一抹苦涩的笑,“先君臣,后手足。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赵瑞说到后面也带上哽意。

他的心中何尝不寒,只是为了百姓,为了王府,不得不认。

“可您是被冤枉的,您是……”

赵招摇话还未完,外面忽的传来一声高呼。

“秦阁老,您怎么来了?”

第十五章

牢房内的三人,闻言脸色俱是一变。

赵瑾眼疾手快,拉过赵招摇,飞速将牢房上锁,然后躲在不远处的转角。

一阵沉杂的脚步声传来。

灯火渐渐通明,烛火映在墙上,似张牙舞爪的恶鬼般森然。

秦泊简一身黑金绸服,面色严峻,领着一众人正往这边来。

他停在赵瑞的牢房前,领班的侍卫瞬间明白,忙不迭的上前将锁打开。

秦泊简刚一踏进去,就皱起了眉。

他视线不经意的略过四周,却忽的在那转角处停住。

隔着厚重的墙,赵招摇似乎仍然能感受到那道凌厉的视线。

她紧紧贴着墙面,冰冷的寒气让她忍不住颤了颤身子。

这时,一双温热的大手忽的将她拥入怀中,突来的暖意让赵招摇有些不适。

她抬头,却见赵瑾神色如常,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秦泊简的视线没有停留多久,便移开了。

“你们都先下去,我要跟八贤王单独说说话。”

“是。”一众人退下。

灯影幢幢,四周寂静。

秦泊简负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赵瑞:“王爷,当初可知会有今日?”

“生死有命,早晚之事,何以为惧。”赵瑞闭着眼,身姿笔直。

秦泊简闻言,微微勾唇:“王爷果然是久经沙场之人,此等魄力实在少见。”

赵瑞没有说话,依旧闭着眼睛。

秦泊简望着他,默了半晌之后,道:“陛下已经下旨了。”

赵瑞睁开眼,目视前方。

“圣旨不日便会送到王府,王爷好自为之。”

说完,秦泊简转身出去,视线不经意再次略过那个转角。

宫门外。

秦泊简坐着马车正要回府,刚走出数米,马车忽的就停下了。

马车内的男子闭着眼,仿若未察。

车帘被掀开,冬青进来:“大人,郡主拦住了马车。”

“那就请郡主进来吧。”秦泊简张开眼,似有预料。

不多时,车帘再次被掀开,换上常用服饰的赵招摇走了上来。

她上车后,自觉的坐到离他最远的位置。

秦泊简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对外吩咐道:“回府。”

赵招摇刚要拒绝,转瞬又想到,深夜的宫门,若孤零零的一辆马车久停不动,实在奇怪。

马车摇摇晃晃的走了起来。

宽敞的马车内,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味。

“郡主在天牢还没听清楚吗?还是有别的什么问题要请教?”

秦泊简的话,让赵招摇心中微惊。

他是如何得知自己刚才在天牢的?

“你身上的味道,我闻了八年。”秦泊简似察觉她的问题,面不改色道。

赵招摇一愣,很快如常:“秦泊简,我……”

“如果是八贤王之事,你就不必再开口了。”秦泊简无情打断她,“圣上已经裁决,圣旨明日一早便会送到府上,任何人都改变不了。”

赵招摇心底一痛,深吸口气:“你当真要如此吗?”

“这是皇上的旨意,我只是奉旨办事。”

“可是参奏诬陷我父亲的不是你吗?位高权重的秦阁老?”

赵招摇情绪一激,胸口泛起阵阵隐痛。

秦泊简没有回答,只目色深沉的看着她。

车内一时沉寂。

片刻之后,赵招摇出声打破了沉默。

“阿简……”她的声音带上一丝颤抖,“你到底唤了他八年父亲,为什么如此狠心?为什么……”

“算我求你好不好?救救我爹爹,他一生为国为民,从未有过任何私心,他不该落得如此下场啊……”

赵招摇说到最后,已然掩面泣不成声。

秦泊简拧着眉,依旧沉默着。

赵招摇却不知为何,忽的跌落在地,呼吸急促起来。

秦泊简神色一紧,毫不犹豫的起身上前。

可刚靠近,脖颈处就被一把匕首抵住。

赵招摇抬起头,苍白的脸色带上一丝狠厉:“带我去见陛下。”

第十六章

秦泊简未动,垂眸冷眼瞧着她:“这就是你今日来的真正目的?”

“不然秦阁老还以为我要跪着求你吗?”赵招摇嘴角勾起一抹讽意。

“你见了陛下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那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赵招摇握着匕首的手又近了一分,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