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秦立刻收回手,率先下了床,倒了杯水送到了她嘴边。

这是什么情况?

郁芷鸳愣愣地接过水杯。

这个人真的是祁念秦吗?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穿着白色的家居服,头发柔顺地搭在额前,睡眼惺忪。

显得格外温柔。

看到郁芷鸳呆呆的样子,祁念秦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话语中笑意明显:“怎么了?一大早就发呆。”

郁芷鸳低头喝水,敛眸盖住眼中情绪:“没事,做了个噩梦。”

这话应付住了祁念秦,他没再追问,转身走了出去。6

郁芷鸳这才有空好好打量周围环境,这里不是自己家,看这极简的装潢风格,这里应该是祁念秦的家。

她下床,走进卫生间。

情侣牙刷映入眼帘,郁芷鸳犹豫着拿起了粉色的那一支。

出来时,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

祁念秦一边摘下身上的围裙,一边往房间走去:“有急症患者,我先去医院,你自己慢慢吃了再来。”

他很快洗漱完换好了衣服,戴上了那副金丝眼镜,这幅样子才让郁芷鸳觉得,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的确是祁念秦本人。

门被轻轻关上。

房子里只剩了郁芷鸳一个人,她仍然有些恍惚。

郁芷鸳摸着刚刚被祁念秦轻轻亲过的脸颊,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脑海中空白的这一年,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现在的她和祁念秦,究竟是什么关系?

祁念秦郁芷鸳(祁念秦郁芷鸳)小说免费下载全本-祁念秦郁芷鸳(祁念秦郁芷鸳完整版)免费阅读无弹窗(祁念秦郁芷鸳)

郁芷鸳将脑子里的疑问暂且放下,收拾好情绪来到了医院。

她得找张笑笑问问。

医院里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见到她都热情地打着招呼。

“宋主任早。”

郁芷鸳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一一回复。

“早。”

办公室还是原来那个,她现在仍然是普外科的副主任。

习惯性地换好白大褂,就有小护士匆匆来找她去查房。

一通忙下来,她也把现在手上的病人情况了解得差不多。

终于得空,郁芷鸳打算去找张笑笑。

刚走到护士站就又看到护士台上摆了一堆点心,包装袋上印着【玉溪庄园】字样的logo。

“心心?你看什么呢?”

张笑笑刚教完新来的护士,回来就看到郁芷鸳站在护士台前面发怔。

她伸手在郁芷鸳眼前挥了挥。

后者终于回过神来,指着护士台上的点心问:“这是……谁送的?”

张笑笑一脸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她:“苏晓雪啊,她不是经常送吗?”

郁芷鸳捏了捏发汗的手心,犹豫开口:“她和祁念秦什么关系?”

张笑笑更震惊,恨不得立马把她拉去做一个脑部检查:“她是林主任未婚妻啊,心心你今天是怎么了?”

郁芷鸳脑中轰然一声,苏晓雪现在还是祁念秦的未婚妻,那她又算什么?

第12章

郁芷鸳把张笑笑拉到自己办公室。

“怎么了?今天奇奇怪怪的。”张笑笑一脸疑惑。

郁芷鸳神情严肃地看着她:“笑笑,我一年前坐的飞机失事,你还记得吗?”

张笑笑不明所以地点点头:“记得啊。”

“我失去了从那时候到现在,这中间一年的记忆。”

张笑笑也正色起来:“那你想起来飞机失事之前的事情了?”

郁芷鸳点点头。

张笑笑脸上的神情复杂,她慢慢开口:“一年前,航班出事后,你就被送回到了咱们医院,主治医生是林主任。”张笑笑顿了顿:“他花费了很多心力才让你苏醒过来,但你醒过来之后,失去了之前好几年的记忆,心理医生说你这是创伤后的选择性遗忘,你潜意识选择了忘记那些让你感到痛苦的事情。”

她没再接着说下去,只是眼神逐渐带了点怜惜。

郁芷鸳没有继续问,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祁念秦会是现在这样尴尬的关系,但她知道这种事情自己肯定说不出口。

张笑笑应该也不知道更多。

回办公室的路上,遇到祁念秦从对面走廊迎面而来。

郁芷鸳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可后者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就像是没看到她一样。

调转脚步,郁芷鸳从一旁的楼梯上了天台。9

天台空无一人,与记忆中的一样。

她站到墙边,朝远方眺望。

远处的山还是被云雾围绕,朦胧不清的样子。

郁芷鸳只觉得心里一团乱麻,怎么解都解不开。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她下意识回头,就看到祁念秦朝她走来,他仍旧是一身白大褂,戴着那副金丝眼镜,但神情要柔和许多。

郁芷鸳转回头,不再看他。

身后传来温热的触感,她感觉到自己被人从背后抱住。

男人身上的雪松香充斥着鼻腔,郁芷鸳用了点力气才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

祁念秦神情有些不解,低哄道:“生气了?不是你自己说在医院要装不熟的吗。”

她要求的?

郁芷鸳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身问道:“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祁念秦神色微变,正想开口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他接起电话,深深看了郁芷鸳一眼,来不及多说一句话,就匆匆离开了天台。

郁芷鸳看着他的背影在视线中慢慢消失。

夕阳渐渐下落,她眼中映出残阳的轮廓。

祁念秦有个紧急的手术,郁芷鸳独自回了她和祁念秦的“家”。

她将手指按到指纹识别区域。

“滴!已开锁。”

门咔嚓一声打开。

这给郁芷鸳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这真是两人的家似的。

但想到父亲、想到苏晓雪,郁芷鸳便无法安心再把这日子稀里糊涂地过下去。

她绕着屋子走了一圈,全都是与她相关,但她却毫无印象的痕迹。

屋内没开灯,郁芷鸳坐在客厅沙发上。

祁念秦做完手术,一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他换鞋的身形一顿,仿佛被吓了一跳。

接着他就听到郁芷鸳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祁念秦,我们到此为止吧。”

第13章

屋子里的气氛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郁芷鸳才听到祁念秦开口。

“为什么?”

他将灯打开,屋内明亮起来,终于看清楚郁芷鸳的脸。

她安静的坐在那里,神情有些淡漠。

让祁念秦心里没由来地有些发慌。

他长腿一跨,坐到沙发上,伸手想去触碰郁芷鸳。

后者身形微微一偏,避开了他的动作。

祁念秦的手就这样尴尬地悬在了半空。

郁芷鸳直直看进他的眼中,语气坚决:“因为我爸。”

男人黑眸中闪过一丝讶异,很快便恢复镇定:“你都想起来了?”

郁芷鸳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他神情有些无奈:“我跟你解释过……”

郁芷鸳情绪有些激动地站起身来,打断他。

“有什么好解释的?那可是我爸的命!都是因为你的见死不救我爸爸才会走的!”

她眼眶微红,眸中带着星星点点的恨意:“我不知道这一年间都发生了些什么,但你眼睁睁看着我爸不治身亡,还趁我失忆,哄骗着我当你和苏晓雪的小三,你的良心能安宁吗?”

祁念秦神情疲惫地揉了揉眉头。

郁芷鸳见他不再说话,转身朝玄关走去。2

开门时手被人从身后拉住:“去哪?”

“去没有你的地方。”

她嗓音沙哑。

男人用力将她拉回后,越过她去开门:“你在家,我走。”

祁念秦动作干净利落,郁芷鸳还没来得及反应,门就已经在眼前缓缓合了起来。

满室空寂。

她在玄关站了好一会,才转身去洗漱。

明天还得上班,日子还得过。

睡衣也是情侣款,郁芷鸳收拾好,躺到床上,枕头、被子上全都是祁念秦身上那股雪松香。

仿佛祁念秦就躺在旁边一样。

郁芷鸳辗转反侧,好一会才睡着。

第二天上班时,她在医院里刻意地避着祁念秦。

整整一天下来,俩人一次照面都没打过。

下班的时候,预约的搬家公司就提前给郁芷鸳打了电话。

还好今天医院没有特殊情况,可以准时下班。

郁芷鸳急匆匆换了衣服赶回祁念秦的公寓,将自己的物品收拾出来打包好。

东西很多,不一会就摆了半个客厅。

和祁念秦是情侣款的那些东西她都没拿。

搬家公司动作很迅速,很快就把她连人带行李打包送到了她的家。

这是爸爸给她买的房子,这里才是她真正的家。

郁芷鸳请了保洁提前来打扫,她躺倒在熟悉的沙发上,才觉得心里安宁了许多。

祁念秦这几天很忙,外科接连不断来了很多急诊。

他几乎一上手术台一站就是一整天。

“林主任,眼看宋主任这不是好得差不多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累死累活的,帮她揽下这些活?”

同事们把祁念秦对郁芷鸳的关照都看在了眼里。

祁念秦眸色未动,专注地进行着手上的动作,只敷衍地轻轻应了一声。

做完这台手术,他打算回家找郁芷鸳好好聊聊。

“缝合交给你了。”终于结束,祁念秦动了动僵硬的脖子,走出手术室。

他很快回办公室换好衣服,驱车回家。

一开门,整个屋子都是黑洞洞的。

祁念秦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寻常,他连鞋都来不及换,直接冲进卧室。

郁芷鸳不在,就连衣帽间里她的衣服也全部都消失。

他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郁芷鸳走了。

第14章

祁念秦掏出手机,拇指悬停在郁芷鸳的号码上,犹豫半晌,还是拨通。

“你在哪?”男人嗓音沙哑。

郁芷鸳语气冷漠:“跟你没关系。”

说完就立即挂断了电话。

祁念秦再打时,只能听到冷冰冰的机械女声。

“对不起,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他站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突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郁芷鸳按下红色的挂断键,坐在沙发上怔愣了许久。

“叮铃铃……”

手机铃声又响起。

郁芷鸳抬手就想挂掉,但定睛一看,发现不是祁念秦,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接通,手机那端传来一个中年女声:“宋小姐。”

这声音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