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黎念妤未痛呼一声,几乎能听到自己咬紧的牙关打颤的声音。

她看向马车,却只看到车帘下,萧景渊那双冰冷的眼。

她的眼眶陡然湿润。

二十棍行完,黎念妤疼的几乎起不来身,可仍旧咬着牙,一步步爬到马车前。

“求……摄政王,派兵支援边境!”

萧景渊眼底血色顿起,他字字诛心。

“可以,只要你跪在这里告诉这些百姓将军府杀害本王王妃,本王就应允你!”

黎念妤僵住,喉间瞬间血气翻腾。

这时,一个身影跌跌撞撞扑跪在黎念妤身前。

看着吴明满身狼狈,黎念妤心底登时慌了。

“二姑娘,将军跟大姑娘,回来了!”

黎念妤紧绷的心一松,却没看见马车内萧景渊眼底的那抹暗色。

她忍着撕心的疼,用力抓住吴明的手站起身来。

“他们都还好吗?我的伤,千万不要让……”

不想回头,就见两樽黑沉的棺木迎面而来,当头写着大大的黎字——

第9章

长街之上,纸钱和雪花漫天飘扬。

两口黑棺并排而列,被身穿黑甲的黎家军紧紧围着。

那些兵士,站着的,断肢残臂,遍体鳞伤!躺着的,白布覆面,冰冷寂然!

(萧景渊黎念妤)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一面‘黎’字军旗,被人生生撕裂,只余半截,在半空飘扬!

目之所及,他们每个人脸上,是亲友离世的木然,是无声胜有声的哀切,是国未破家却已亡的悲恸!

黎念妤只觉眼前一黑,浑身血液寸寸凝结。

她忍着疼推开吴明的手,浑浑噩噩朝他们走去。

“我二哥和大姐……在哪?”

鸦雀无声。

可黎念妤分明看见那些铁骨铮铮汉子眼里的泪,一滴,一滴,砸落在雪地里!

她转头看向吴明:“你说!他们还在路上是不是?”

吴明哽咽一声,重重跪倒在地。

“二姑娘!他们已经回来了,请您接他们回府吧!”

黎念妤浑身一颤,却倔强的不肯回头。

直至,身后转来兵器零散的跪地声。

所有黎家军都跪了下去,悲声震天——

“请二姑娘,扶灵归家!”

黎念妤沉默了许久后,才走向棺柩。

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让她痛不欲生。

终于,她看清了灵枢内的两人。

她意气风发的二哥,银甲破碎,万箭穿心;

她英姿飒爽的大姐,红妆染血,长枪透胸。

黎念妤的泪仿佛再止不住,她颤手轻抚上黎雲清的脸,声如泣血。

“你不是说,姐夫会护着你吗?”

“你不是答应,我守着将军府就能等到你们平安归来吗!”

她气血翻涌,泣不成声的哭喊:“姐姐,你怎么骗我——”

蓦的,她吐出一口鲜血,直直跪在灵枢前,再无意识。

“二姑娘!”8

黎念妤再次醒来时,眼前是熟悉的摆设。

她惊坐起来,凄厉的哀乐骤然入耳。

她朝外看,丧幡飘扬,满目皆白。

黎念妤坐在那里,泪突然就滚落下来,她终究没求来他们的平安……

这时,门口响起一个沙哑的嗓音。

“二姐,你醒了!”

黎念妤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稚嫩少年通红着眼睛站在门口,手中端着汤药,双眼猩红。

她心一颤:“宁州?你不是在城外军营,怎么……”

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黎宁州回来,自然是为了奔丧。

他快步进门,将药汤勺起,喂到黎念妤嘴边:“二姐喝药,以后宁州会替二哥大姐照顾好你。”

闻言,黎念妤心口仿佛有刀在狠搅。

黎家兄弟姐妹,每个人都把她放在心尖尖上疼爱。

可要不是她和萧景渊的纠缠,他们又怎么会死?

她指尖攥入掌心,泪一滴滴砸在被子上:“宁州,黎家……只剩我们了……”

话音刚落,外面忽然传来吵闹声。

黎念妤神情一凛,忍着疼让宁州扶她起身。

一进灵大堂,那两口灵枢,就让她心底如同针扎。

她强忍悲痛,看向站在那里的顾之安,以及他身后的一双襁褓。

“你为何不管我姐姐?”

顾之安并没回答,而是高声宣告:“今日过后,我顾家的孩儿,与将军府再无瓜葛!”

黎念妤浑身一震,眼里满是难以置信。

她大姐黎雲清尸骨未寒,她的大姐夫竟然抱着孩子在灵堂前就要和黎家划清界限!

黎念妤死死抓住黎宁州的手腕,几乎要将他的腕骨捏碎。

她几乎从齿缝中挤出声音::“凭什么?他们也是我姐姐的孩子!”

顾之安静静的看着她,一字一顿:“因为我要他们活。”

他话里的意思,如当头一棒,让黎念妤头晕目眩。

等她回过神来,顾之安已经带着孩子走到了门口。

黎念妤突然出声:“顾大人,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大姐?”

顾之安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

许久,他的声音才响起:“顾之安此生,永不续弦。”

永不续弦又为什么不救大姐?

黎念妤没忍住,终是不顾伤势朝顾之安的背影追了出去。

不想刚到府门,就看见萧景渊站在不远处,顾之安躬身在汇报什么。

她猛然停下身形,萧景渊转眸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一个悲恸,一个漠然。

黎念妤陡然绷不住情绪,一步步走到萧景渊面前:“你有什么怨,都可以冲我来,黎家和那些边境的将士都是无辜的!”

“冲你?”萧景渊薄凉的凤眸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此战惨败,边境几乎失守,本王未追究将军府的过失,已是仁慈!”

“难道黎家连几个人都牺牲不了吗!?”

黎念妤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心底最软的那处,仿佛被人生生掏空。

她眼神一点点寂灭下去:“我早该明白的……你早就不是我的萧景渊了。”

闻言,萧景渊心脏猛然抽痛,像是有什么在胸腔里啃噬。

他捂住胸口,面露痛色。

黎念妤已被泪水覆了满脸,声声嘶哑。

“摄政王说的没错,将军府的使命,历来便是忠君报国,护佑万民。”

“我的爹爹,我的兄长,黎家的祖祖辈辈们,从不敢忘。”

她直直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

“可我大姐说过,黎家人,可以死在战场上,但绝不能死在肮脏的手段下!”

萧景渊一怔,却见黎念妤拔下头上玉簪,一头青丝,瞬间披落。

他眼神瞬间变了。

黎念妤惨然一笑:“看来摄政王还记得这是陛下给我们赐婚的信物。”

萧景渊猛然上前一步,然而,‘啪’的一声脆响!

那玉簪,一截落在地上摔的粉碎,一截在黎念妤手里,沾染鲜血!

风,吹起黎念妤的发,她满脸决绝,字字泣血。

“自今日起,我与摄政王,前缘尽消,日后再见,只论君臣,再无其他!”

第10章

‘只论君臣’四个字如利刃刺入萧景渊心口。

他头疼难忍,又肝心欲裂。

恍惚之间,和黎念妤的过往飞快从脑子里掠过。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