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顾忘川眸色一暗,只淡淡接话:“该是我的,我绝不会放手。”

第十六章 我在

深夜,十二点半。

顾忘川站在南城最高的大厦建筑上,俯视着全城的车水马龙。

偌大的透色玻璃前,他手上拿着助理刚交上来的资料,翻开一页又一页。

“稚之水,年龄25岁,23岁前一直在瑞士调养身体,这两年在国外进修钢琴,今年五月才回南城,两年前和沈家的长子定下婚约。”

这份资料详细的非常完美,可和他认识的稚之水却是活生生两个人,一点相连的关系都没有。

可越是这么完美,他越觉得不对劲。

合上资料后,顾忘川沉思了片刻,而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给了北城的总部。

“南城这边的项目我亲自接手,另外,和宁家的合作我亲自谈。”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望向脚下南城的目光渐渐变的深幽。

订婚了又如何?

她上辈子是他的,这辈子也只能是他的!

同时,南城宁宅。

稚之水躺在蕾丝床上,额间布满了冷汗,睫毛上挂满了泪珠。

梦里,她一袭冰湖蓝色锦裙,手中拿着一柄长剑直直对着眼前看不清面容的男人。

放声撕厉:“是你害死了宁氏一族,你该死!”

虽然她声声嘶吼,但心却疼得宛如被人生刨。

“阿莹,若杀了本王能让你好受些,那你不必手软。”

男人的话带着无尽的温柔与眷恋,更像是一把刀插在了她的心窝。

稚之水顾忘川(忘川之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忘川之水(稚之水顾忘川无弹窗)_笔趣阁

“你以为我当真不敢吗?”她又哭又笑的拿剑指着男人的心口,像是魔怔一般。

男人丝毫不惧,不但不跑,还步步走近,让剑尖划破衣裳直接刺入了血肉:“阿莹,杀了我。”

看着殷红的血染红了男人的白衣,稚之水猛地松开了手上的剑,身形颤颤巍巍的向后退去。

“为什么?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为何还会狠下心来血洗我全家?”她嘶哑着嗓子质问着眼前的男人,心如刀割。

男人低沉的声音苦苦一笑:“阿莹,你既知道本王爱你,为何不相信我说的话?”

话落,男人再次找她逼近。

而她的身后是万丈悬崖!

稚之水忽然梦中惊醒!

这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纱帘也照在了房里,她捂着狂跳不止的心跳,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梦里的情节她什么都记不清,唯有那揪心的感觉却迟迟没有散去。

直到戴上了玉佛珠,她不安的心才稍稍平静了一些。

可恍惚间,稚之水脑海莫名浮现了顾忘川的脸,心再次隐隐作痛。

回想起哥哥的话,她又将这感觉压了下去。

反正,顾忘川不过是不认识的无关紧要的人。

中午,沈初俞来探望,越她去看电影。稚之水想着两人的婚约,便同意了。

但一路上,她都是闭着眼没有说话。

沈初俞见状,关切的问出声:“是不是不舒服?”

闻声,稚之水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扯出一抹歉意的笑:“抱歉,昨晚没休息好。”

沈初俞表示理解:“你好好休息,到了我再叫你。”

……

一小时后,电影院。

稚之水却怎么也看不进电影,中途就退出了放映厅,来到走廊喘口气。

不料,她刚来到走廊,这边的灯光“啪”的一下全部熄灭!

稚之水骤然慌乱,她感觉到有只大手像掐住了脖子,让她呼吸困难。

她想求救,可却怎么也喊不出话,有一个名字到了嘴边,可她却怎么也记不起来?

自己怎么了?

她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事情……

身体很快无力的靠着冰冷的墙面倒下,就在稚之水快要窒息昏过去时,黑暗中有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拥住。

一道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将黑暗划破:“别怕,我在。”

第十七章 白色的花

不知怎的,稚之水的窒息感慢慢降了下来,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塞进了车里。

“喝口冰美式缓缓。”说着,顾忘川将咖啡杯放到了稚之水的怀中。

望了眼加了牛奶的冰美式,稚之水眼底闪过轻微的诧色,这个喜好她谁都没说过。

甚至连哥哥都不知道。

正当她心生疑惑时,顾忘川拿出一个白色小药瓶,将药片倒出两片。

“这是你经常吃的安定,你含两片心里会好受些。”

看着他这一系列的动作,稚之水心底的疑惑越发浓烈。

明明不过才和他见过一面,可他对自己怎么会这么了解?

将安定吃下去后,稚之水的心情才平复了下来,将心里的疑问问出了口:“你对每个女人都这么关心吗?还是说,就因为我这脸和你的故人很像?”

话落,顾忘川眸光一沉,没有回答。

稚之水见他默认,心里也就清楚他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关心,全是因为那故人的关系。

两人都默契的不语,顾忘川都深陷在艰难的抉择泥潭中。

私心而论他是希望她能记起过往爱过的一切,但另一方面他又害怕她想起在娱乐圈时,他的冷漠,从而再次离开他。

这时,稚之水方才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拿出手机看到是沈初俞后,她接听了电话。

“喂,初俞怎么了?”

顾忘川手微微收紧,他记得,沈初俞就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

“刚刚电影院电线短路,我担心你,你现在哪里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我过来找你。”

说完,稚之水就按断了电话,转过看向顾忘川神色冷淡的告别:“楚先生,那我先走了,谢谢你的冰美式和安定。”

话落,稚之水直接开门下了车,朝不远处的电影院走去。

而顾忘川望着稚之水离开的方向,修长好看的双手捏紧方向盘,目色一点点变得深沉。

良久,顾忘川失力的松开了手,靠在了车的椅背上。

不能急……

他贸然上前,只怕会吓着她。

他再也不要犯上辈子的错误重蹈覆辙。

回到电影院后,稚之水就看到沈初俞抱着新鲜的百合递了过来。

“宁哥说你最喜欢百合。”

稚之水闻言先是一怔,看了眼百合后却是一点触动都没有。

周围所有的一切人和事物都在告诉她,她最喜欢的是百合,甚至在房间里还就要四处看见百合。

可奇怪的是,她心里却对这花没有半点喜意。

哥哥说,她大病了一场,忘了很多事,这些都是正常的,反正人的喜好也会变。

但她总有种说不上来的奇怪。

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稚之水抱着沈初俞送的百合回到家。

一走到客厅,就看到佣人捧着另外一种白色的花送了上来:“小姐,这是今天下午的时候有人指明送给你的。”

一簇簇的花瓣,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稚之水一看,就喜欢上了。

“知道是谁送的吗?”

佣人摇了摇头:“这是匿名送的,所以不知道送花人是谁。”

稚之水凝着不知名的花,心跳不知道为什么跳的有点快。

她正接过花,这时宁子昂推门而入,看到她手中的花时,霎时,脸色大变!

第十八章 一个模样

宁子昂嫌恶的看了眼花,一时间生气的没有控制好语气。

“把这不吉利的东西扔出去!”

当看到稚之水微微泛白的脸色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语气过重了。

于是又温下声解释:“这花存活时间短,只开一刹,说不定是有谁见不得你好,所以送这个话来诅咒你。”

稚之水看着哥哥眼里的愤怒,有些不解,不过就是简单的一束花,哥哥的情绪波动怎么会这么大?

但一想到哥哥一心都是为自己好,她也就顺着话接了下去:“好,我知道了哥。”

宁子昂的怒气这才消失不见,变回了一贯的温和:“好了,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说完,他上前将花收起带出了房间。

一下楼,宁子昂便冷脸将佣人召集在一起吩咐:“以后再有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不要往小姐面前送。”

晚上,稚之水又做梦了,梦见了大片的花田。

这些花,赫然就是白天被哥哥厌恶的花。

大片白色的花海中又出现了上次梦见的那个男人,只不过依旧看不清面容。

她好像是旁观者,又好像身临其境,跟男人琴箫合奏。

哪怕知道是梦,她也忍不住沉迷,这个人很懂她的琴音,他到底是谁?

就这样想着,一曲终了。

男人将她揽入怀中,轻声细语:“玥莹,我心悦你。”

话音刚落,稚之水便猛地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梦里的悸动让她现实里的心也止不住砰砰直跳,久久都缓和不下去。

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嗡”的一声,收到了一条陌生的匿名信息。

稚之水拿起手机划开一看,就看到短短几个字——“花还喜欢吗?”

刹那间,稚之水呼吸一窒,飞快在输入法里几个字发了过去:“你是谁?”

信息发出去后,她都紧盯着屏幕,不一会儿就看到消息弹出来了,但依旧还是重复的那句——“花还喜欢吗?”

稚之水直接按下了那个号码,打了过去,但打了三遍都还是无人接听。

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她仿佛的想着梦里的画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