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在金钱面前,沈绾儿这个亲生女儿根本不值一提。

谁让他们沈家,从小便重男轻女?

什么样的家庭,就能养出一个什么样的女儿。

而梁敛行将昭家所有人都安顿好,破例都葬在了皇陵。

他这些年,做了皇帝,也感觉到自己好像离顾毓越来越远,可他却不得不防着昭家。

是,顾毓说的没错。

疑心重的,从来都是他自己。

顾毓站在原地未动,隐晦表明:“如今陛下与臣妾相隔的东西实在太多,已经无法回到从前了。”

而梁敛行没有开口回答,只是黯然说了一句:“昭昭,你太累了,先休息吧。”

沈绾儿一死,梁敛行就把尸体给了沈家。

怎料她爹娘丝毫不关心沈绾儿是怎么死的,只知道搜刮她身上值钱的东西。

连衣服都被搜刮了去。

尸体被扔到了回村的半路上,被野兽分食。

梁敛行近来闲来无事,便会到坤仪宫小坐。

就算两个人坐着什么也不说,梁敛行也乐此不疲。

甚至还拿着奏折到坤仪宫来,占用她的书案还理所应当。

怎么赶也赶不走。

顾毓就从未见过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今夜梁敛行还是没走,就这么宿在了坤仪宫。

顾毓向来睡眠很浅,对一些小动静都听在耳朵里,更何况是那种深夜钻被窝,动静又很大的人想要占便宜。

顾毓梁敛行精彩章节在线阅读-顾毓梁敛行美文欣赏

她一脚将梁敛行踹下去,什么也没说。

翌日看梁敛行灰头土脸、无精打采地坐在地上。

顾毓很是关切地询问道:“陛下,您昨夜是一直在批阅奏折吗?脸色很差。”

梁敛行是有苦说不出,闷闷不乐地起身:“无事,朕先去上朝了。”

今夜梁敛行回来时,还给顾毓带来了一个消息。

说是要梁敛行扩充六宫,生下皇子。

他用哀求地眼神看着顾毓,顾毓只是摇头,没有提自己葵水已经两月多没到的事。

毕竟这件事,梁敛行也知道。

她也不觉得自己像是有孕,或者就只是因为那些药导致的副作用。

“那臣妾便为陛下好好挑选几个妃子入宫。”

梁敛行也不说话,也不开口拒绝,只是定定地看着顾毓。

顾毓总觉得要是一直被梁敛行这么看下去,身上都要被他盯出一个窟窿来。

她刚想离开。

耳边就传来梁敛行沉闷的声音:“昭昭,你是真心的吗?”

第25章

“不然呢?”

顾毓转身就走,第二天就替梁敛行选了妃。

好巧不巧,那七八个妃子当中,居然有一个和她长的有几分相似之处。

她毫不犹豫就把那个妃子提为了贵人。

其他都是答应。

结果梁敛行那一整天都待在宣政殿里没有出来过。

似乎是在赌气她真的帮他选了妃子。

只是第二日,梁敛行也没有机会去她们其中一个的宫中看看。

就被边疆急报给分去了心神。

顾毓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次去主动找了梁敛行。

见到她来的时候,梁敛行并不觉得意外。

继续和程老将军商讨着对策。

程老将军:“北疆这一次是在河对面放炮炸营,有不少战士受了伤,不巧的是军医也在其中,现在,要立马派人去支援。”

“如果想要攻破北疆,就必须渡河。”

梁敛行沉默了一会,指了指地图上那条和北疆相隔的河流:“据朕所知,这条河的宽度和流速都不具备渡河的条件,只有这座山。”

程老将军紧皱着眉头:“但是陛下,这座山是一座死山,进这座山的没有人活着出来。”

“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顾毓走上前:“这座山,只是因为常年湿气重,再加上动物尸体的腐烂常年积累,从而产生了瘴气,进入山里的人会迷失方向,眼中的会产生幻觉,自然就永远被困在了山里。”

程老将军问出了梁敛行想要问的问题:“皇后娘娘,怎么这么了解?”

算不上了解,只是有一次偶然到过那座山的半山腰。

那时她陪着父亲和大哥在边疆军营里观战。

顾毓那个时候才十四岁,能跟着去军营已经是父亲最大的容忍度。

更别说是跟着一起去参战了。

所以她想着找一个视野宽阔的地方,好看的清楚些。

就选择上了那一座死山。

那个时候,她在进山前看着那一整片的迷雾,犹豫了一阵。

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那一次她虽然侥幸走了出来,但出来之后就病了好一阵子。

梁敛行一向很聪明:“十四岁那年,你因病养了半月,便是因为那座死山?”

顾毓早就料到梁敛行会猜到这件事,也没有打算要去隐瞒:“是。”

“不过没有走过去,我应该只是到了半山腰,就原路返回了。”

他却神情严肃地走到她的面前:“顾毓,你可知那种地方有多危险!稍有不慎……”

她平静地出声打断梁敛行的话:“陛下,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臣妾今日还活着站在这,便不必兴师问罪了吧?”

“兴师问罪?”梁敛行双眼通红,忽视还在身边站着的程老将军,将她逼至角落:“昭昭,我只是担心你。”

“你为何总是把朕往坏处想?”

顾毓对上梁敛行那双算得上真诚的眼睛,眸中有微亮的光闪过:“下意识反应。”

程老将军在后面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陛下,战事紧急……”

梁敛行缓过神,转头问了问程老将军:“如果是瘴气,那并不是什么大威胁,怕的,就是怕山里有别的什么东西。”

第26章

他派人去京城的药铺收购了一大批的金丝草,来做驱避瘴气的药丸。

顾毓害怕上辈子大哥和父亲战死的事情再一次重演,便向梁敛行申请自己也要跟着去战场。

军中鲜少有女子随军,更何况顾毓的身份还是一国之母。

但让梁敛行拒绝的理由,主要不是这个。

而是顾毓已有很多年都未曾动武了,战场上刀剑无眼,难免会有危险。

“昭昭……”

顾毓似有预感:“陛下,臣妾闲来无事便会舞刀弄枪的,手脚功夫一点也没落下。”

梁敛行一噎,再也找不到别的什么理由,只能应下顾毓的要求。

但他有一个条件,梁敛行也要跟着一起去。

梁敛行这个决定,让顾毓有些意外。

皇帝亲征,虽然可以鼓舞士气,但也很危险。

程老将军第一反应就是阻止:“陛下,亲征一事,还需斟酌。”

他一向性子比较倔,说出来的话基本上是不会再改变了。

无论是谁,都劝不动。

他们准备了三日,临走前,顾毓和梁敛行回了一趟将军府。

毕竟这一去不知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

而朝中之事有丞相代理,梁敛行也格外放心。

去边疆之路,紧赶慢赶也需要三日。

为了缩短路程,顾毓没让梁敛行准备马车,马车只会拖慢他们到边疆的时间。

梁敛行却总是担心她日夜兼程,身子会扛不住。

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议让她和他坐同一匹马,好好地睡一觉。

这个理由是不够充分的,顾毓也可以扛三天。

直到梁敛行提了一嘴要打仗就要养精蓄锐,休息好了才有力气上战场。

顾毓才勉强答应了梁敛行提的这个要求。

她牵着梁敛行的手上了他的马,坐在前头靠在他的胸口,闭着眼。

因为靠的近,顾毓能清楚地听到梁敛行的心跳,一下又一下。

比她的心跳要快。

谁知就这么听着听着,睡着了。

梁敛行贴着她额头,笑意温存。

他和顾毓已有很久没有哦这般亲近过了,特别是在重生以后。

至少在从前,顾毓对他还有温情在,现在……

梁敛行放慢了骑马的速度,走在军队的最后面。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顾毓见到旭日初升的太阳,有些愣神。

她知道自己的睡眠一向很浅,在马上睡觉的动静,比坤仪宫大的多。

可偏偏却睡的很沉。

是因为,梁敛行吗?

心里会下意识的觉得,梁敛行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才会下意识地放松自己紧绷着的弦。

顾毓从马上跳了下来,又赶了两天的路,才到了边疆的军营。

放眼望去,军营被炸毁了一大半,士兵几乎有一半的人身上都缠着绷带,还有一些比较严重的,还躺在担架上。

这样的惨状,还是在叛乱那一次,那次叛乱中因为是内战。

伤亡极其惨重。

梁敛行叫人上前,命令道:“去把药都分下去。”

顾毓在军营里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父亲。

她上前随便找了一个伤员问道:“昭将军人呢?”

第27章

“将军应该在河边。”

顾毓迅速起身跑去了河边,看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