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活着要面临不断的选择,要看着身边的同伴一个一个的死去。

活着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啊!

“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徐栀初把他套进了麻袋,用绳子缠绕了好几圈,打了几个死结。

饶是如此,余波还是来仔细地检查了。

徐栀初把麻袋拖到水边,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天,呼了一口气,将麻袋推了下去。

麻袋里面有人,还有两块二十几斤的混泥土,瞬间沉入了海底。

她转身对着赵麟道:“回吧。”

赵麟伸手勾着她的肩膀,“不着急,咱们在这里赏会月再回去。”

他抬头看着根本不存在的月亮。

徐栀初浑身一僵,那一丝丝生机的希望在她大脑里断裂。

是她太自大,太自作聪明,把别人都当成没有智商的傻子。

赵麟这样狡诈的男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她这点小把戏,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赵麟要在这里等半个小时,或则一个小时,或则更长的时间,确定不会有人来救凰弟。

他要把凰弟的生路堵死!

徐栀初本能的往海边冲过去,不假思索地跳了下去。

她潜下水,疯狂的寻找。

海水很冷,很黑,什么都看不见。

她能摸到的全是一片寒意。

海水好深好深……她怎么都碰不到底。

顾楚霖叶襄兰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顾楚霖叶襄兰)-完结版顾楚霖叶襄兰小说推荐

徐栀初不想放弃,放任身体往水底沉。

眼看就要窒息,突然被人一把抓住,拖出了水面。

徐栀初被赵麟丢在地面,她被海水呛得咳得缺氧,整个胸腔都跟着疼。

她抱着头,把身体卷缩成虾米状,她想要尖叫,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当初傅璟天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同伴一个个死去,是不是也这样痛苦。

可是他从来不说,也从来没表现出来。

她没有那样强大的内心,她很无能。

她想到傅璟天,就痛苦得快要死掉。

饶是如此,赵耀还不肯放过她。

“我去调查过了,你的那个男朋友,也是这种方式死的,如今你亲手杀了他的同事,你刚刚想死,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在另一个世界看见他,你怎么对他交代?”

杀人先诛心。

徐栀初想要死都不敢死。

是的,她没脸见傅璟天了。

傅璟天要是问她凰弟的事情,她怎么回答!

“不要说了。”她像是疯了一样,从地面爬起来,冲上去对着赵麟就打。

赵麟立马和她缠打起来。

人在情绪极度崩溃的时候,是没有理智可言。

徐栀初没有章法,没有战术,对着赵麟不要命的攻击。

哪知道赵麟动起手来,不比她差,再加上她失去理智,他是极致的冷静。

两相对比,徐栀初很快被赵麟死死地压制。

她用全身的力气反抗,他就用全身的力量压制。

“婉婉,冷静。”

徐栀初仿佛听见了傅璟天的声音,她趴在地面不动了,眼泪被冻住了一般,挂在睫毛上流不出来。

赵麟松开了对她的压制,伸手把她抱在怀里。

“好女孩,从今往后,你只有我了,依赖我一辈子,不是坏事。”

徐栀初闭上了眼睛,不想看这个比野兽还残忍,比狐狸还狡猾的男人,诈骗犯头子,缅北王。

这就是强者,他们想要的东西,不会弯曲他们的膝盖去得到。

而是靠智慧,逼的猎物只有他这一条路可以选择。

傅璟天,厉锦天,和眼前的男人,都是一类人。

厉锦天把她的人丢在了缅北,傅璟天把她的心丢在了缅北,眼前的男人,想要把她的人和心都留在缅北。

他们都极致的冷静,都步步为营,环环相扣。

唯独留下她在地狱挣扎,缅北不是地狱,地狱在她心底。

余波走来,“老板,一个小时到了。”

赵麟一把将徐栀初抱起来,上了车。

回到园区,他把她抱进房间,放了一浴缸热水。

他把她脱光了,放在浴缸里,亲自给她洗澡。

看着徐栀初雪白漂亮的身体,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全身的热度都集中在下腹。

赵麟执起徐栀初的手,像个仆人一样亲吻她的手背。

“婉婉,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生物,你是我的。”

徐栀初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不说话,也不给任何反应。

她哭红的眼睛像是上了眼影一样漂亮,鼻头红红的,唇瓣鲜红。

整个人死气沉沉,脆弱得宛若一朵被风雪摧残过的寒梅。

破碎美感在她身上发挥出极致的性感。

此刻,赵麟心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弄哭她,让她眼里染上欲望的色彩。

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画面,是让无数男人尽折腰的极致美感。

第133章求婚

赵麟给徐栀初洗澡,把她身体揉得红红的。

还低头亲她的手腕,胳膊上落下一朵朵漂亮的桃花。

徐栀初没有任何反抗,任由他折腾。

赵麟实在喜欢徐栀初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一头长着尖牙利齿的小兽,突然变乖了,实在是可爱得要命。

小羊羔已经到嘴边了,他不急着吃,等着她恢复元气。

他把徐栀初洗干净了,抱去她自己的宿舍放在床上。

“你睡吧,我看着你。”赵麟拿了一本书,坐在床边陪着她。

徐栀初转过身,背对着赵麟,“你出去。”

“好。”赵麟站起来,体贴地给她盖好被子,“心里难过,就找我。”

他轻轻地关上门,站在门口没有走。

听见里面许久都没有动静,才转身离开。

徐栀初睡了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凰弟离开的第三天了。

她很饿,需要扶着墙,才能站稳。

好不容易适应了饥饿,便下楼去吃饭。

今天早上很特别,所有人都在餐厅,却没人打饭。

她饿得厉害,没在意,自己拿了餐盘去打饭。

要了米汤包子,和几样点心。

她拿着包子,一边走向餐桌一边啃。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一直到她坐下,其他人才去打饭。

陈芙蓉来了,坐在她身旁。

“喂,徐栀初,以后咱们就是一伙的了,但是你也别太嚣张,我刚来的时候,老板可是宠了我整整三个月,你猜猜看,你能被老板宠多久?”

徐栀初没回答,端着碗喝了一口米汤,一口包子,吃得很香。

陈芙蓉最见不得徐栀初这副谁也不放在眼底的德行。

“你还是好好想想失宠后怎么做业绩吧,至于你的那个前男友的确是有钱,可是他再有钱,也是你前男友,不是你的老公,就算是老公,也舍不得为你花多少钱吧?”

徐栀初吃饱了,把最后一口米汤喝光,转头看着陈芙蓉。

“我那天心情不好,没有表达清楚,我现在再说一次,我的前男友是在世界富豪榜前二十,他公司有两个股东,一个是他,另外一个就是我。”

陈芙蓉闭嘴了。

不错,别人再有钱,都不如自己有钱。

徐栀初继续道:“而且我那个前男人,他是典型的工作狂,赚的钱多得花不完,我只要不把股票卖出去,我的钱就会越来越多,源源不绝。”

陈芙蓉嫉妒的眼眶都红了,“你前男友这么有钱,你来缅北干嘛?内卷吗?你还要不要我们活啊?”

“我被骗来的,难道你是自愿来的?”徐栀初没好气地问。

谁没事来缅北啊!

陈芙蓉被问得心虚,气鼓鼓回答,“我们这里面百分之二十的人都是自愿来的,你讽刺我一个算什么?有本事,去和所有人的对骂去?”

徐栀初傻眼了,“这么多人自愿来的?”

“嗯,在国内赚不到钱,为了更好的生活,只能来缅北了。”陈芙蓉说得很轻松,仿佛骗人钱财,是很平常的事情。

“什么在国内生活不下去?现在国内大环境这么好,你说生活不下去?”

果然,贪欲是永无止境的。

“国内几千块一个月,我拿什么去买名牌包包?名牌衣服?”

“和你说话,我都没心情吃饭了,我们还是打个赌,你多久失宠吧,我赌一百万,你最多两个月,老板就腻了,来我部门裸聊,很赚钱的。”

徐栀初知道陈芙蓉已经烂到骨子里了,抢救不回来了。

准备站起来离开,忽然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上,赵麟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我花了这么大的代价,才把婉婉留下,怎么可能腻!”

他挨着徐栀初坐下,看着她漂亮的面容,嘴角微微上扬,“一辈子也不够。”

徐栀初起来要走,被赵麟抓住手腕,“陪我吃完饭再走。”

她只能坐下,冷着脸不说话。

陈芙蓉嫉妒的不行,老板表面上看起来和蔼可亲,实际上最为狠毒。

一般人敢甩脸色给老板看,早就断手断脚了。

她不知道徐栀初恃宠而骄个什么劲儿。

现在越是得意,将来就死得越惨。

赵麟把碗里的鸡丝燕窝递给徐栀初,“给你炖的,你昨天一天没吃饭,补补。”

“不吃。”徐栀初别开脸拒绝。

“要我喂你?”赵麟端起碗,真要喂徐栀初,“你要是不配合,我就在餐厅吻你。”

徐栀初端起碗,囫囵地吃了,味道都没尝出来,就咽下肚了。

赵麟那她没办法,只能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